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00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她脸上笑着,心里满足的在他怀里蹭了蹭。

PS:

季沅昊:好害怕,要不要过去劝架?

屈彦章:我才害怕!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孟德的小公主:对不起……救不了你了……

屈彦章:暴风哭泣(ToT)/~~~

PPS:

再来定个小目标吧!

珍珠:400加更!(^з^)

南京城區離一O三師駐地車程近7個小時,季沅汐同季沅昊次日吃過午飯後,才從喬公館啓程。

當二人風塵僕僕地抵達駐地時,已是天色將晚。

站崗的哨兵,得知來人是喬夫人,便立時與師長屈彥章通報。

少傾,屈彥章帶著兩名軍官一同出來相迎。

「喬夫人大駕光臨,屈某來遲,真是有失遠迎!」屈彥章滿臉堆笑,熱情非常。

「哪裡哪裡,是我沒有事先打招呼,就自作主張地過來了。軍營重地,本也不是我該來的,但今日確是有要事需要與我先生商量,所以只能冒昧打擾了。若有不便,我就在此處同他說上兩句,便回去了。」

季沅汐本以為出來的人是喬景禹,哪知卻是一O三師的師長屈彥章,當下便覺得自己的造訪有些唐突。

屈彥章見這喬夫人打扮低調,卻姿色不凡,嬌俏可愛又不落俗套,看著年紀雖小,卻已是風韻天成。心中不由感慨,喬景禹不僅這性子冷清,連這眼光也是個刁的!

「夫人哪裡的話!夫人屈尊來此,我等高興都來不及,只是軍營簡陋,唯恐怠慢了夫人,還請夫人海涵。」

這屈彥章雖比喬景禹年長,軍銜卻在喬景禹之下,見他如此客套,季沅汐便有些不好意思。

「不礙事,我也沒那麼多的講究,您不用太客氣了。」

「夫人不嫌棄便好。二位舟車勞頓,不如先請隨我去用飯吧?」

「不麻煩了屈師長,我們在路上隨意用了一些。我想問問我先生現在何處?」han暄了半天,卻還不知喬景禹在哪兒,她心裡有些著急。

「喬部長啊!一早便出去了,估摸著一會兒也該回來了吧?」屈彥章說著便抬手看了看表。

「那就勞煩您先帶我去他住的地方吧,我在那等他便好。」季沅汐微笑著說道,並不想太過麻煩別人。

「這……」屈彥章猶豫了片刻,又同身後的一名軍官耳語了幾句。待那軍官走後,他復才恢復了笑臉,開口道:「夫人,請隨我來。」

於是,季沅汐與季沅昊便跟著他往軍營宿舍走去。

待屈彥章將她領到喬景禹的住所後,又帶著季沅昊去了隔壁安頓。之後,他也不便多做打擾,暗暗松了口氣,這才離開。

此時,季沅汐便一人呆在這個面積不大的宿舍里。

這屋子只有一張床,是個單人間,顯然是為軍營里的高級將領單獨配備的。

她一眼掃去,便可以把這間屋子的所有擺設都納入眼裡。一張木床,一張桌子,一條椅子,便是這屋子里的所有家私。

最讓她驚嘆的,還是這床上的綠軍被,被疊成豆腐塊狀,四四方方、刀切似的稜角分明,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桌上除了洗漱用品,還有一個茶盤,裡頭有四個白瓷小杯,均被碼放的整整齊齊。

桌子一旁的地上有個暖壺,還有喬景禹的帶來的那個藤箱。

屋內整潔乾淨,也沒什麼需要她重新歸置的。

她坐到椅子上,隨手拿起一個杯子,想要倒口水喝。

余光一瞥,卻猛地發現其中一個杯子的杯沿上有個紅色的唇印!

握著杯子的手不由地攥緊。

驀地想到起先在走廊上,無意間看到的那個的背影。

婀娜的身姿,被那軍官護著,匆匆忙忙的離開,原本她以為也是軍屬,現在看來,倒是自己想錯了……

再想起屈彥章剛頭那副緊張的模樣,當下便已瞭然。

心中莫名一窒!

她把杯子放回原處,坐到椅子上,斂氣凝神,等著那人回來。

不出半刻鐘,屋外便傳來了熟悉的軍靴聲。

當喬景禹推開門時,便看到季沅汐半闔著眼坐在椅子上。

「汐兒!」

從外面回駐地後,他便直接來了住所,還沒有人告訴他季沅汐已經來駐地的消息。

於是,此時心中除了驚訝,更多的便是驚喜。

「你怎麼來了?」喬景禹摘下軍帽,三兩步上前蹲在她面前,拉過她的手,一臉的驚喜。

「怎麼?壞你的好事兒了?」她嘴角一牽,冷笑一聲。

「怎麼會?那日不是還讓你來嗎?是你自己不想來的。你忘了?」喬景禹心中略有不安,覺得她說話怎麼有些陰陽怪氣的。

「所以,你就如此耐不住寂寞了?」她語氣不好,就像在逼供刑犯。

喬景禹一頭霧水。

「不是你耐不住寂寞才來找我,如何成了我耐不住寂寞了?」

「喬景禹!」她杏眼圓睜,粉面含威,似是將要咬人的小野兔。

她拿起那個沾了唇印的白瓷杯,「啪」地一聲往桌上一放。

「我看你如何解釋!」

喬景禹拿起杯子,定睛一看,心裡的火騰一下就冒了起來!

「狗娘養的屈彥章!當我喬景禹什麼人了!」

鮮少見他爆粗口,這下連季沅汐都被他嚇了一跳。

「你自己做的事,如何還怪得了別人?」

「這就是他們一貫的手段!今日我查的就是這事!逼良為娼,強搶民女的勾當,居然輪到我們國軍來乾了!好一個屈彥章,這次居然還算到我的頭上來了!」

「咱們能不能先就事論事啊?」聽著他不停地斥罵,她還是沒懂那個唇印的來源。

喬景禹脫下身上的軍服,松了松衣領,強制壓下心中的怒火,低聲問道:「汐兒,你知道這唇印是什麼人的嗎?」

「知道的話,我還聽你解釋嗎?」她沒好氣的白他一眼。

「軍妓!」喬景禹一拍桌子,剛壓下去的火又躥了上來。

「軍妓?」季沅汐聞言皺了皺眉,「屈彥章給你找的?」

「難不成我會自己去找嗎?」喬景禹生氣地反問道。

「那也不好說……」季沅汐垂著眸,心裡有些發虛。

「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