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01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說你這小腦袋瓜子天天都想些什麼呢?我這起早貪黑,早出晚歸的,哪兒有功夫做那等醃臢之事!再說了,我這剛到駐地不出一天,你就來了,你覺得我有時間嗎?」

「這屈彥章,仗沒打幾回,溜須拍馬倒是挺來勁兒!來之前我就聽說了,凡有重要軍官將領來軍營,他必會安排軍妓陪侍。果不其然!我這就去把他叫來,讓他親自與你解釋!」

喬景禹憤憤說完,便要出門。

「別去!鬧大了還以為我特地來捉奸的呢!」季沅汐趕緊起身,拉住他。

「什麼‘捉奸’!我到底要如何你才信我?」喬景禹急了起來。

她轉過身去,垂眸不語。

喬景禹見狀,心便軟了下來。

這小丫頭,如今連吃醋都能讓他心疼。

剛剛還想著把屈彥章叫來痛斥一頓,現下卻覺得安撫好她才是正事。

於是,斂下心中的怒氣,走到她面前,用手勾起她的下巴,柔聲道:「好不容易才見到你,你怎麼就不信我?我對你如何,你到現在還不清楚?」

對上他那雙清冷深邃的墨眸,季沅汐的心中突然安定下來。

也怪自己沒有冷靜一些看待這件事,那女人看樣子就是剛來沒一會兒,整間屋子里除了那個瓷杯上的唇印,並沒有其他蛛絲馬跡。

連眼前這張床都整潔得出奇,連一根發絲也不曾見到。再看他這風塵僕僕的樣子,確實是在外頭奔波了一天。而且剛剛他看到自己而表現出的那種欣喜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心虛或是驚惶。

自知已是錯怪了他,但還是想從他口中得到更確切的答案。

「好吧,我信你。可我要不來呢?你會不會順勢就……」

他伸手將她摟進懷裡,低下頭親吻著她的頭頂,不讓她再胡思亂想下去。

「不會。這一輩子,只有你才是我的,並且也只能是我的。」

這句強勢又霸道的承諾落在她耳朵里,就像是顆甜蜜的定心丸。

她杏眼一彎,也伸手環住他的腰。

「嗯。那你也只能是我的……」

她臉上笑著,心裡滿足的在他懷裡蹭了蹭。




第六十七章痴心

刚才还怒目圆睁的,现下在他怀里却又乖的像只猫崽。

乔景禹的心软的一塌糊涂,一下下顺着她的背,无奈的笑道:“你呀——”

除了宠着,又能怎么办呢?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

“我来,你高兴么?”

“那是自然!不然,你觉得那晚,我在生什么闷气?”从一进门看见她的那刻起,便什么气都消了。

“可是我在这儿不会影响你办正事儿吗?”她也知道他来驻地一定很忙,怕自己打扰到他。

“你来了,那些还算正事儿么?”乔景禹的手在她白嫩的小耳垂上摩挲着。

“哎呀,你怎么老这么油嘴滑舌的!”这人平日比谁都要冷漠,可私下对着她,却总是冷不丁地说出些不正经的话来。

她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红了脸。

“我可都是认真的。既然来了,那就留下陪我,嗯?”他也知道她的性子,只要他再多缠磨一会儿,她便会妥协。只不过有时候不愿勉强她罢了,但现下他就是想要她留下。

季沅汐歪着头,思虑了片刻。

“呣……要不我多留两天?我陪你查查‘军妓’的事儿?”

“怎么?职业病犯了?”乔景禹唇角一勾,手指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
百度闪.爵小.说 s h a n .j u e · m e 看最新各类小说。
这丫头原来还是有目的的妥协!

“嗯,我总得有个理由留在这儿吧?这样我也好假公济私一下呀!”她倒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想了解,可以。但,关于能不能见报,你得听我的。”这事儿事关国军的声誉,他可不会由着她的性子胡来。

季沅汐想了想,点点头道:“行,听你的!”

“哎……”乔景禹轻叹一声,坐到床上。

她也走过去,坐到他身边。

“怎么?后悔答应我啦?”

“我这个丈夫是不是也太失败了些?重要程度竟还不及小小的‘军妓’?”乔景禹一脸的委屈。

她双手交叉环在胸前,仰着颌反问道:“你可不失败,都有人为你挡刀了,你还不知足?”

“怎的刚吃完醋,现在又吃上了?”他伸手在她腰间一托,便把人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她想起身,腰却被他箍着,动弹不了。

“人家清婉可说了,只要我同意,她就跟着你,为你做什么都愿意。”

“那你呢?同意么?”他的手紧紧搂着她,把头埋在她的颈肩,阖着眼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你们的事问我做什么?我同她说了,你同意就行。”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不让他靠近。

“什么你们他们的?”乔景禹嗤笑道,“你不觉得荒唐吗?她替我挡刀,我便要收她?那还不如她再给我一刀算了!”他觉得这个荒谬的逻辑实在是可笑。

“人家说了,她可是为了报恩。”

“报恩?我连她的一张影券都没买过,又不是她的‘衣食父母’,报什么恩?”乔景禹觉得这分明就是清婉随口说出来唬她的,结果她还真的放在了心上。

“谁说影券的事儿了?”差点被他这奇怪的脑洞逗笑,她忍不住嗔了他一句。

“那报的什么恩?”乔景禹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当年一个无心的施舍,会让清婉痴痴念念到现在。

“我也不知。”她皱皱眉,突然也有些不确定起来,这清婉说的“报恩”,该不会真是诓她的吧?

“随她吧!既然她说报恩,那她替我挨了一刀,多少的恩也报完了,还想做什么呢?”那日,看在清婉替自己挨了一刀的份上才顺她的意,将她抱上车,又派人送她去医院。现下人都没事了,若还想作妖的话,他可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哎……”季沅汐叹了口气,“可怜她,一片痴心竟错付了……”

“你呢?对我有痴心吗?”乔景禹眯着眼低声问道。

“你猜……”她勾唇浅笑,投进他怀里。

“不猜……让我好好瞧瞧便知道了……”说着,他便带着人滚到了床上。

“别闹别闹,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