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09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饶你一回!”

乔景禹伸手握住她的腰肢,将她臀部拉到自己的眼前。分开白晃晃的双腿,拨开两片稚嫩的ròu唇,用舌尖在她极为敏感的小ròu核上打转。

“啊——”季沅汐抑制不住地大叫出声。

乔景禹嘴里吃着她流出的蜜液,言语轻佻道:“汐儿,这便是你常说的‘男女平等’。”

“你……你惯会欺负我……嗯唔……”他的舌苔轻轻刮过她的ròu壁,叫她又是一阵吟哦。

如此这般,哪叫平等?哪叫公平?她自是不甘示弱,便握住那根已是津液满柱的ròu棒,继而低下头含住一半。一边用手上下套弄,一边用嘴含吮舔吸……

身下的ròu穴还在被他舔弄着,嘴里还含着巨大的ròu棒,时不时地顶上她细小的嗓子眼,连娇吟声都只能从她的喉间艰难地发出。

下面是入骨的酥麻,上面又是顶喉的酸胀。她突然想快点结束这个漫长的过程,于是小手更加快速地上下套动,嘴里也更加卖力地舔吮。

但她的速度越快,乔景禹也愈加卖力,身下的ròu穴已经被他舔弄得湿淋不堪,随着他最后一次吸吮ròu核,她开始浑身筋挛,高声呻吟。

“汐儿,坚持一会儿……”

乔景禹将臀部一抬,把阳物又插进了她的嘴里,一掌按住她的头,腰部用劲,不断往她嘴里冲撞。

最终,浓稠的液体喷射而出,微咸略苦的味道在她的口腔中弥漫开来……

都顾不上歇息,她转过身来,故意要将嘴里的东西喂给他。

乔景禹吓得赶紧起身就跑。

季沅汐见他这般抱头鼠窜的样子,差点没将嘴里的东西给喷出来。

她赶紧寻了他办公桌上的烟灰缸,将口里的东西吐出来。

“哈哈哈哈……三爷跑什么?”她站在原地,笑的前仰后合。

“你,你,太淘气了!”乔景禹又气又没辙。

还是第一次见他说话打磕巴的样子,季沅汐笑的愈发开心了。

乔景禹几步跑过去,将她扛了起来。

她惊呼一声。

乔景禹拍了一下她雪白浑圆的小屁股:“叫你淘气!换个地方再收拾你!”

被他扛在肩上,从书房来到了卧室。

乔景禹把人往床上一放,便用上臂钳制住她高举在头顶上的双手。

“还淘气么?”乔景禹挑眉道。

“我错了我错了……”季沅汐一副哀求的眼神望着他。

“可惜,今日的道歉不好使!”

乔景禹说罢便抬起她的一条腿,将阳物送进她还依旧湿滑的xiao xue中去。

“啊——”高潮还未褪去,他却又要再来一次,季沅汐咬着牙,嗔了他一句:“你真记仇!”

乔景禹邪魅一笑,并不否认。

二次征战的阳物,显然比刚头那次更要勇猛,也不顾她是不是又已经高潮,自顾自地在她的ròu体内横冲直撞了百来下,方才泻了力。

她虚软的像一滩水,浑身没了筋骨,躺在床上大口地呼吸。

乔景禹伏下身看她,汗水滴答滴答的顺着他的发丝流下,与她身上的香汗融在了一处……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在她耳边低声呢喃:“你真好看,宝贝儿……”

季沅汐旋即勾住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唇,舌尖顶开他的牙关,在他的檀口中转了一圈。

“你也尝尝味儿!”她得意地笑着。

乔景禹大惊失色:“你这丫头!竟也记仇起来!”




第七十二章荷花灯
一夜鏖战,季沅汐手脚绵软,昏昏欲睡,浑身上下如散了架似的酸疼无力。最后瘫在床上,由着乔景禹替她擦洗。

乔景禹唇角带着笑,给这小丫头清理身子,心里是说不出的得意。

他喜欢同她斗嘴,喜欢同她逗趣,有时候也喜欢在言语上假装输给她。但对于夫妻间的“床第之战”,他是怎么也不肯认输的,毕竟兹事有关男人的尊严!

替她擦拭干净,又给她盖好被子,却发现她已经睡得香甜。乔景禹笑笑,在她头上落下一吻。

已是凌晨四点,乔景禹兀自洗过后,靠在床头眯了一会儿便起来了。待收拾妥当,悄悄开门出去,看到何进已经在楼梯处候着了。

乔景禹招手让他过来,二人便一起进了书房。

当何进一进门看到散落一地的衣服时,顿时面红耳赤,他倒吸了口凉气,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抬头会对上三爷的脸,低头更尴尬……

乔景禹一时慌乱,一件一件地拣起地上的衬衫、裤子、睡衣、底裤……男士的,女士的,都被他团在一起,扔到昨晚“征战”过的沙发上。

“这汐儿,脏衣服怎么随地乱丢呢?许是又看到什么书给忘了。”乔景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是,是,少奶奶真是极爱看书!”何进红着脸附和道。

“咳咳……”乔景禹坐到办公桌前,清了清嗓子,敛下面上尴尬的表情,正色道:“你亲自去一趟,把吕太太送过来的两箱东西送回去。同她说,只要她儿子老实交代这件事的始末,还有这件事的所有牵涉人员,我乔景禹做主保他一命。但往后,也请他别再踏足军界。”

“要是吕太太执意不收回呢?”毕竟吕部长的职位摆在那,何进的态度自然也不好太过强硬。

乔景禹点了支烟,搁在嘴里吸了一口。

“告诉她,乔夫人不喜欢。”

“是!”何进严肃应道。

乔景禹拿着烟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掉落,漂在rǔ白色的液体上……

乔景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想起昨夜小丫头那古灵精怪的模样,恨不得现在再去要她一回!

“三……三爷?要没事的话,我先……”何进看他望着烟灰缸一脸痴迷的笑着,也不知是否还有要事交代。

乔景禹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抬头对他说:“对了,今天是中秋,回部里让大伙今日早些下班,都回去吃个团圆饭吧!”

这几日大伙都忙的焦头烂额,难得乔景禹今日大发慈悲,连何进都觉得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还有,今日晚饭去温泉别墅,让何叔多做几个菜。”乔景禹顿了顿,复又道:“你把穗儿带上。”

何进闻言一愣,“啊?我带?”

“怎么?不乐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