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14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点酒其实并不上头,倒是白玉娴,才喝了不到一杯就已是双颊酡红。

“我送你回去吧?”郭诚见她不胜酒力,便有些担心。

“好,你送我。”白玉娴面带绯色,莞尔一笑。

踏着恬静的月色,二人并排走着,往白玉娴的公寓走去。

路上的行人已渐渐减少,走至公寓楼下的弄堂里,更是阒无一人,只有一轮明月在空中高悬着。

“到了。”郭诚把她的女士小包递还给她。

“送我上去,好吗?”

此时的白玉娴双眼迷离,好像天上的圆月被笼上了一层薄薄的云雾。

郭诚看她有些吃醉的模样,也不大放心,于是搀着她,上了楼。

走到门口,白玉娴便让他开了自己的包,让他找出钥匙。

郭诚拿出钥匙,去问她是哪一把,可她愣是不说。他只好一把一把地挨个儿试着。

待他将最后一把钥匙插入锁眼时,白玉娴突然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

淡淡的酒气混着她唇上香甜的口脂,让人心神荡漾。

白玉娴的唇瓣刚一离开,郭诚就揽过她的腰肢,再次覆唇上去。

不同她的吻那般轻描淡写,温柔多情,郭诚的吻霸道而热烈,叫她心跳如雷。

揽在她腰间的手,越箍越紧,隔着一层旗袍,她都能感觉出他手心的热汗。

她伸出手去摸门上的钥匙。

锁芯转动,门被打开。

不知是酒壮怂人胆,还是真的动了情。此时的郭诚,与他平日不敢越雷池半步的那般模样大相径庭。

他抱起白玉娴就往卧室里去。

也顾不上开灯,摸瞎似的乱闯,“乒零嗙啷”的,也不知在黑魆魆的闺房里撞倒了什么……

PS:

季沅汐:嫂子依旧是我嫂子!

季沅昊:实名羡慕我诚哥!

季沅晟:不得了不得了,各个的胳膊肘往外拐!

PPS:

明天依旧是诚哥白姐姐,因为我们的诚哥就要吃上ròu咯!~(≧▽≦)/~

珍珠投起来呀宝贝们,诚哥番外之后,下次番外我们三爷咯!
小番外⑤越雷池脚上的高跟鞋也被白玉娴踢到了地上,炙热的吻直到她被扔到床上,这才算告一段落。

郭诚俯下身正欲继续吻她,白玉娴却伸手挡在了两人的唇瓣之间。

“诚哥,若只是一时冲动,我也能接受,只是怕你过后会有心理负担。”白玉娴很怕他只是酒后乱性、一时贪欢,她是心悦他的,她可以坦然地将身子给他,却怕他酒醒过后后悔自己的行为,为此徒增烦恼。

郭诚拿开她的手,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没有醉,我在做什么我很清楚,接下来说的话也不是胡话——我喜欢你,我想对你负责,从今晚开始,负责一辈子。”

白玉娴的眼眶一下就湿润了,失败的婚姻并没有将她打倒,相反却给她带来了真正的爱情。对于老天的这种安排,她不怨恨,只有感激。

藕荷色的旗袍被他脱下,透过窗外的月光,只见雪白的酥胸被白色的胸衣束缚着,露出半个浑圆的诱人形态。

郭诚的喉结上下滚动,声音暗哑地说道:“这个……我不会解……”

白玉娴捂嘴轻笑一声:“我教你……”

她起身,拉过郭诚的手,负到身后,寻着胸衣上的暗扣,一颗一颗地去解。

刚头还半遮半掩的玉rǔ登时便毫无阻碍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郭诚的额上沁出了些细汗,白玉娴看他如此拘谨,不免好笑。

她拿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上。

柔软而细腻的触感落在他的手心里,让郭诚浑身像过电了一般酥麻。他忍不住去揉捏,却又唯恐弄疼了她,于是手上的力道温柔而又缓慢,让白玉娴情不自禁地发出阵阵嘤咛。

女子娇弱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让他再也克制不住体内的欲火。

他以极快地速度,解开长衫上的盘口,还是第一次觉得长衫如此麻烦,要不然还能再节约些时间,他心中腹诽,怪不得如今的男子都爱穿西式的男装。

一时气恼,便将身上所有的衣物脱了个干净。

看着床上还在微喘的白玉娴,突然又觉得自己好像个“禽兽”,故而裸着身子站在床边迟迟不敢上前。

见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白玉娴还以为他可能又后悔了,便轻声问道:“诚哥,你怎么了?”

“我……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衣冠禽兽’?”

白玉娴闻言,只觉得这人真是耿直得一塌糊涂。

“怎么会?你我互为倾心,这是情动,怎么会有‘禽兽’之说?”

白玉娴说着,醉眼朦胧地从床上起来,跪坐在他面前。她一手按在他的肩上,一手摸到了他身下勃起的阳物。

“它比你更了解……”

她温暖柔软的手握着他坚挺的性器,让他最后的一丝理智都烟消云散了。

将她按到床上,含住她的唇瓣,开始厮磨。

白玉娴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私处上放。火热的大掌覆在毛茸茸的地带,便不由自主地想要深入进去。

一根中指试着分开两片肥嫩的ròu唇,碰到了里头的软ròu,轻轻地在里头画圈抚弄,便有蜜液分泌而出。

湿湿滑滑的,引人作乱。

俩人的身子都滚热的厉害,各自的喘息也都紊乱不堪。

郭诚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去握那根肿胀的阳物,试了几回,却也没找准穴口。

心中有些烦躁,喘息便更加厉害。

“慢慢来……”白玉娴柔声劝慰着,而后伸手握着他的阳物放在自己湿滑的穴口处轻蹭了两下,旋即将它塞进了自己的ròu穴中。

舒爽的感觉顿时在他脑中像烟花般绽开,仅是轻轻地抽动,便能感觉到快感不断在袭来。

“诚哥,别拘着,再快些……”白玉娴娇喘着引导他。

郭诚闻言,便从她身上起来,跪坐在她的腿间,白玉娴的两条腿顺势就被他搭在了肩上。

腰间一挺,阳物便被送至她的最深处,ròu棒的顶端触到她柔软的宫底,俩人同时愉悦地哼出了声。

郭诚卯足了劲儿让阳物在她泥泞的花穴中肆意冲贯,突然ròu壁猛地一阵收缩,绞得他的ròu棒不听使唤的泄了出来……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