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17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为情了起来,“您要这么说,我便走了!”

“好啊,你走吧,我不拦着。”乔老太太说着便要开车门下去。

“诶?我说笑呢,我陪您,陪您!”乔景禹赶紧下车,替乔老太太拉开车门,又搀着她下来。

“三爷!真不去啦?”何进坐在车上问道,也不着急熄火。

“不去了。”乔景禹搀着老太太往前走,头也不回地应道。

此刻,何进的心中极度苦闷。他本就对自己上次狩猎的成果有所不满,原还想着今日能一雪前耻,却没想到三爷怎的临时变了卦?

饶是再想去,这会儿他也只能恹恹地下了车,跟着主子们去参加枯燥乏味的寿宴……

寿宴开始,宾客入席。

与乔景禹不同,季沅汐是作为章府的亲人,同季府的一干人等都被安排在了单独的厢房内用餐。

而乔景禹从一开始便四处地搜寻她的身影,一顿饭吃下来,食不知味,连身边的乔老太太都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

“珩儿,找什么呢?”乔老太太故意问道。

“哦,没找什么,我是觉得这菜不错。”乔景禹说着便埋头吃了起来。

“是吗?这绿油油的上海青竟这般特别?”乔老太太看他明明光吃面前的青菜,却还假装美味的模样,实在是她从未见过的,心中又好笑,又感慨。

孙大不中留啊!

乔景禹讪讪笑笑,给祖母也搛了一筷子上海青……

酒酣宴罢,便是唱堂会。乔景禹嫌吵,便说要随处走走。乔老太太应允后,他便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在章府里晃荡。

绕着章府的花园走了一圈,也不见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

有些乏,也有些失望。

他绕过花园中叠嶂的假山,沿着石阶往高处的亭子里去。登上以后,他站在亭子里眺望。

这亭子还真是建的巧妙,站在此处竟可将这花园里的美景全都收入眼底。

也包括从远处走来的一男一女……

章府的大少爷章启云带着季沅汐向假山那处走来,乔景禹也顾不上跑,只好躲到了亭子的橼柱后头。

索性他们没有要登亭子的意思,乔景禹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躲在橼柱后头的乔景禹,虽说听不清他们在交谈什么,却能看到他们的动作……

章启云从兜里掏出一串珍珠手链,塞到季沅汐的手里。

也不知说了一番什么话,这章启云便向前一步,在他身后的季沅汐便退到了假山之后,正好落在了乔景禹的视线以外。

乔景禹看不着她,有些心急,又不敢明目张胆地走出来往那处去看,只好屏气凝神地呆在原处。

只见这章启云的半个身子向前倾着,那姿势不用想都知道在做什么……

乔景禹的心头猛地一窒!莫名的酸涩朝着五脏六腑汩汩袭来……

也不怕被正在“私会”的男女发现,他不管不顾地便沿着石阶向下跑去。

季沅汐的手还停在章启云的脸上,听到好像有人的动静,她一把就将章启云推开了。

章启云被她这使劲一推,撞在了嶙峋的假山怪石上,疼得呲牙咧嘴的。

“对,对不起大表哥……下次请你别再这样了。还有,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季沅汐红着脸说罢,便把手里的珍珠手链塞还给了章启云。

而后慌乱地跑开了。

这一跑,她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自从她在火车站拿了那把伞,她便时常梦见的那个背影……

她想叫,却又觉得唐突。况且自己刚刚与章启云的那桩容易惹人妄议的公案,定是叫他给瞧见了。

除了丢脸,她也不知还能如何……

乔景禹大步走着,心中是说不出的压抑。对这种事,他没有过经验,却在今日叫他尝到了这种万般酸楚的滋味,不好受,也不想受。

走了好远,那种憋闷的情绪依旧挥散不去,他站住了脚,大口的呼吸,却也是无济于事。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作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暗恋者”,他的喜怒哀乐、悲欢忧愁,她根本无从知晓,一切不过是他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既然她已有了心仪之人,自己也没有理由再对她有所牵挂。今日之事,正好可以他让认清事实,不再为此羁绊。

“三爷!”

何进气喘吁吁地跑来,打断了他复杂的思绪。

“老太太说她有些乏了,若您还想玩便晚些再回,她先回去了。”

“走吧!没多大意思!”乔景禹恹恹说罢,便不再留恋地离开此地。

一路上乔景禹沉默不语,情绪低落。乔老太太也觉察出了他的不对劲。

于是,回了乔府后,她便把闷闷不乐的孙儿单独叫到跟前。

“珩儿,今日在章府可有看中的小姐?”老太太说话也不拐弯抹角。

乔景禹微微一愣,摇了摇头,“祖母,我是有婚约的人,往后这种话您就别再提了。”

这是怎么了?从前对这婚约他便一贯是抵触的态度,今日如何还主动提及?

乔老太太不知缘由,便想要试探一番。

“难得你提到婚约,前些日子,你父亲来电,说是西北那边有了定亲的意思,让我先来问问你的意见。”

“我没有意见,但凭祖母、父亲做主。”乔景禹一脸的冷漠,这语气哪像是要长辈做主的态度?

这孩子,乔老太太愈发搞不懂他的心思了。

还未等她细问,乔景禹又说道:“祖母,左右我也没什么事,一会儿我还是去宋家庄园上小住两日好了。”
“天色都晚了,明日再去也不迟啊……”乔老太太面有虑色的担忧道。

“祖母,我还是想现在就去。”乔景禹现下只想赶紧换个心情。

“哎……也罢,你去散散心吧!回来之后,你再重新告诉我,你对西北那门亲事的想法。”乔老太太见他如此,便也不再阻拦。

乔景禹表情木讷地向乔老太太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今夜的月色很好,乔景禹抬头看了一眼,却觉得这月亮比平日还要清冷上许多……




第七十六章称谓
乔景禹被她这视死如归的语气给逗笑了。

“你怎么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我……我这不是着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