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28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梅小萍思忖了一会儿便回答道,“有的有的!”

而后她给季沅汐取来了平日写通知所用的笔墨纸砚。

季沅汐谢过她,便开始准备研墨。

“夫人需要我帮忙吗?”梅小萍问道。

“那你帮我研墨。”季沅汐笑着冲她招招手。

可是梅小萍才磨了一点儿,季沅汐便直接开始润笔了。

“夫人,我回避一下,您写。”见她要动笔,梅小萍便想着避开。

“不用,几个大字而已。”季沅汐说着便用毛笔在纸上写着——

“戒烟”。

“戒酒”。

“戒……”

后头的字没写完,季沅汐便停下了。

她拿着这几个字,交给梅小萍,对她说:“这最后的几个字,你让你们乔部长回头亲自向我讨要。”

季沅汐娇俏可爱的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梅小萍不禁讶然。

这夫人看着年纪不大,性子和软,却已是一副驭夫有术的模样,难不成刚刚自己还同情错人了?
PS:

梅小萍:他们的世界我不懂……

孟德的小公主:你是凭实力单身!

梅小萍:嘤嘤嘤……扎心了!

PPS:

Hello,久违的ròu章~来庆祝700珠!今天还有一更小甜番,敬请期待哈!

另外,Po从下午就打不开,连挂vpn都不行,换了n个浏览器才上来……

谁能告诉我,回头要是彻底上不去了,该怎么办?发在微博上,会被抓吗?

哭唧唧……(ToT)/~~~小番外⑦夜游金陵宋家庄上的日子,比想象中的还要悠闲。每日只需想出花样来让自己不空虚,便是一天里最需要操心的事儿。

而这些事,自有宋逸文来安排。乔景禹只管把浑身的精力都用在这些打发时间的玩乐上即可。

于是,狩猎,他猎得最多。夜钓,他钓得最肥。打靶,他发发必中。划船,他划得最快。骑马,他差点没把马累死。最后,连上地里锄草,他都快要把整亩地给包了……

几天下来,宋逸文对他只有一个看法。

这人是要疯吧?!

饶是这般精疲力竭的折腾,乔景禹等到夜里躺到床上,还是清除不去脑海里那抹娇小的倩影。

逃避,并不是办法,唯有时间才能消磨一切。他想。

于是,他在宋家庄园待了三天之后,还是决定回城了。

临别时,宋逸文玩笑道:“下回,你别来了,让阿进自己来。”

“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家的长工都得感谢我把草都除干净了!”乔景禹说罢,便拍了拍前头的汽车座椅。

车子便蹿了出去。

不出半个小时,车子便进了南京城里。

乔景禹抬手看了眼表,五点二十分。还有十分钟马上就是“育德女中”放学的时间,自己好像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再绕道经过这个学校了。

于是阖上眼,闭目养神,并没有像从前一样,吩咐阿进改道。

“三爷,还好我开得快,您看,正好下课了。”坐在驾驶位上的何进停下车,一脸得意地向后座上的乔景禹邀功。

乔景禹睁开眼,揉了揉眉心,心情复杂道:“你……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会来事儿了?”

“嘿嘿,往后我会更加努力的三爷!”这何进,完全就没听懂好赖话,还傻乐地以为被人表扬了一番。

“算了,走吧!”乔景禹刚吩咐完,便从车窗外看到章府的大少爷章启云拉着一位女学生的手,亲亲热热地上了一辆黄包车。

“停下,先别走。”乔景禹当下便改了主意。

当拉着章启云和女学生的那辆黄包车走后,他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身影。她望着那辆远去的黄包车,在原地站了许久。直至季府来接她的汽车,按了几下喇叭,她才回过神来。

乔景禹见她走上前去,不知和车里的司机说了什么,那车便开走了。而她,却往季府的反方向走去。

“阿进,你先回去。”乔景禹说罢,便迅速下了车。

对于刚才那番情景,季沅汐有些恍惚。难道是自己误解了?那章府寿宴那日,表哥那般对她是何缘故?她原以为自己情窦初开了,却没想过只可能是自作多情。

虽谈不上什么绝望,但那种失落感,也是不曾有过的。

她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个小时,觉得有些饿了,便随便找了家小馆坐下。

要了碗鸭血粉丝汤,叮嘱店家多放辣。不一会儿,冒着热气的粉丝端了上来,第一下季沅汐便闻见了呛鼻的辣椒味儿。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筷子边吹,边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

好吃吗?她没尝出来,只觉得被辣得眼泪直流……

一碗吃下来,季沅汐浑身冒汗,泪流满面,连刚刚那种失落感都仿佛一并从身体里被排了出来。现下只想赶紧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于是,她用帕子捂着被辣红的双眼,小跑了出去。

“喂!么的给钱啊!”

操着一口南京方言的店老板刚想冲出去逮人,就被人用一张票子震慑住了。

“够不够?”乔景禹将钱拍在小店的账桌上。

“够够够!”都够把这芝麻小店盘下来的了!店老板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将钱塞进围裙里。

乔景禹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

街边的路灯已一盏盏的亮起,前头的小丫头却还没有回家的意思。

这是乔景禹第二回见她哭,原本已经打算收拾好的那颗心,现下又被搅乱了……

怕她走得累,乔景禹偷偷包了两辆黄包车远远跟在他后头。于是被付了一晚上定钱的车夫,就这样陪着两人夜游南京城。

不知不觉中,季沅汐就从北城走到了东城。常来的那家“三言书局”便是位于东城的书店街中。她径直走了进去,从书架上挑了本爱情小说,又寻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翻看起来。

“三少……”

“三言书局”的老板郑谦刚想同乔景禹打招呼,就被乔景禹的手势打断了。

“郑叔,我坐会儿就走。”乔景禹悄声说罢,便也随手拿了本书,在与她相隔了三个位子的地方坐下。

乔景禹装模作样地翻看着,还时不时地去留意她的状态。

书里的爱情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