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3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已。

乔景禹抬起夹着香烟的手点了点沙发,示意她坐下。

“如何?志文有消息了吗?”

沈佑君没有照他的意思坐下,而是紧走两步到了他的身边。

乔景禹走到书桌旁,拿起了那封信,递给沈佑君。

沈佑君有些颤抖地打开信。

“子珩吾弟,

见信如晤。

自与弟婚礼上一别,已有月余。此时弟若见信,恐志文已遇不测。然事已至此,志文无悔于心。

唯有一事托于珩。

佑君于我,是同志更是爱人。志文在时,未能予她幸福。志文将去,亦不能护她周全。纵下黄泉,余亦有不安。

望珩念往日情谊,助佑君此番化险为夷,志文感激不尽。

若劫后佑君仍坚持初心,珩亦不必阻拦。

革命之于吾等,必重于生命。

往后余生,弟自珍重!

——兄志文顿首”

沈佑君的眼前模糊一片,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重心般跌靠在了身后的墙上,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封信。

“佑君!”

乔景禹上前一步,将沈佑君的胳膊托住,把人一步步挪到沙发里。

“你冷静一些。”

乔景禹看着瘫倒在沙发上的人,也有些不忍心,声音不由的压低了几分。

“你叫我如何冷静?他一定是走投无路了,才会这样着急的为我安排出路。”

豆大的泪珠从沈佑君惨白的脸上簌簌落下,眼底里尽是藏不住的哀伤和懊恼。

她在南京的医院里呆了整整七日,若不是自己不慎受伤,她的任务失败,也不至于连累崔志文去替自己传递信息,他现下也不会陷入绝境。

越是这般想着,她的心里就如同有千万只毒虫在不断啃噬,叫她痛心疾首,近乎窒息。

乔景禹见她如此,也不知该如何劝慰。

他与崔志文在西点军校时,有着过命的交情。崔志文是他上一届的学长,在一次实战演练中,崔志文替乔景禹挨过一枪。

若没有当初崔志文的挺身而出,恐怕早已没有如今的乔景禹。索性那一枪没有要了崔志文的命,却也在日后成为旧疾,时不时折磨一下他。

尽管乔景禹现下仍然不明白,被他们奉为神邸一般的“革命”,为什么值得他们用生命来守护。

但心里对他总是亏欠的,如今他深陷困境,无论他提何种要求,乔景禹都是毫无二话的。

“先同我回南京吧。志文兄的消息我会让人继续打探。若有线索,拼尽全力我也会救他出来!”

乔景禹若有所思地拍了拍沈佑君的肩膀。此刻惟有及时撤离北平,才能让她暂时脱离危险。

南京乔公馆里,季沅汐躺在温暖的锦被里,透过指尖的缝隙,眯着眼窥探着这倾泻进来的阳光。纤细的手指,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越显皙白透明。

乔景禹已离开十日。在这短短十日里,季沅汐偶尔拾弄花草,偶尔还会收到“三言书局”派人送来的新书,想必一定是乔景禹的主意。

因而,每每收到新书,季沅汐心里便会泛起一丝甜意。想着乔景禹对她如此体贴,自己也想送他点什么来略表心意。

于是,在乔景禹离开的第四天里,当她支支吾吾地对穗儿说自己想学打毛衣时,穗儿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了。

自家小姐,从小就爱各种稀奇古怪的书,但对于女红,可谓是一窍不通。

三姨太太过世得早,没有了生母教导,即便有着陈妈的看顾,自家小姐在这方面也是疏于教导的。

何况每每陈妈想要教授,季沅汐总是找各种借口开溜,气的陈妈差点打她的手板,却又心疼,最后也只能无疾而终。

这十几年来,她哪儿见过小姐拿起过针线?

不过转念一想,这打毛衣是个近两年才兴起的时髦玩意,也许小姐也就是一时兴起。

“小姐,您让我教您绣绣花还行,打毛衣这种新鲜玩意儿,我恐怕也不在行呢。”

“你看看,我这儿有本《毛线编织法》,有图有文,以你的刺绣功底,加上我的理解能力,定能学会。咱们就从最简单的学起,就……就打条围巾好了。”

季沅汐说着,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来。她边给穗儿念,边指着图让穗儿看。

“小姐,那待会儿咱们上街挑点毛线,再买两副毛线针。”穗儿听着听着,也对这打毛衣起了点兴致。

主仆二人兴致匆匆地从南京百货大楼里淘到了她们所需的东西回到了公馆。

“咦,小姐,为什么要挑个黑色的毛线?”穗儿拿起这乌黑的羊毛线端详着。

“哦,给乔景禹的。”季沅汐若无其事的翻着手里的《毛线编织法》。

“原来如此,我说我家从不拿针线的小姐,怎会突然兴起想着打起毛衣来?”

穗儿咯咯笑着,拿着这黑毛线不怀好意的在季沅汐眼前晃了晃。

季沅汐红着脸夺过她手里的毛线道:“我不过是觉得他总让人给我送书,我也没什么好送他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罢了。”

“小姐,您这主意真是极好的。咱姑爷啊……什么也不缺,小姐现下就开始打,等到了秋天啊,姑爷就能日日将围巾戴着,如此一来便也能日日想着小姐了。”

穗儿说着便拿着针和毛线开始起了头。

就这样,季沅汐每晚吃罢晚饭,便上楼窝在床上,打起了毛线。

因她这方面着实没什么天分,总是会漏掉几针或是多了几针,便又拆拆织织的。六天下来,大概也就织了两个手掌的长度。

季沅汐侧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这短短的半截围巾。

这黑色看着真是像极了乔景禹墨色的眼眸,却比他冷清的眼神里要多出许多温暖。然则,他面皮生的白净,只有这黑色既稳重又能衬他。

季沅汐嘴角噙笑,轻抚着手里的黑色围巾,仿佛眼前就是他已经戴上的样子。

正沉浸在幻想中的季沅汐,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声。

她掀开被子,光着白嫩的小脚三两步跑到了窗边。只见乔景禹的车子正驶入大门。

她眼角带笑,贝齿轻咬着下唇,忙不迭地跑到衣柜前找到那件昨日新买的豆绿长袖连衣裙。

绿色的裙子衬得她肌肤似雪,两颊微红隐隐透着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