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37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昊在黄埔军校就学时,同乔景禹一起去过罗家,见过这位娇生惯养的主儿。先不说这十足的小姐脾气让人受不了,他可是亲眼见过她对乔景禹那副撒娇使性的模样,真真是叫他又嫌弃又气恼。

故而,今日乔景禹让他来陪罗婷婷时,他当下的第一反应便是拒绝,但转而又想到了自家三姐,他是宁愿自己受折磨,也不愿他三姐受委屈,于是二话不说,便赶来了乔公馆。

“罗小姐,你好。”季沅昊起身,伸出手去,想同她握个手。

罗婷婷斜睨了一眼他那张还沾着蛋液的嘴,嫌弃地皱了皱眉,也不理会他还停在半空中的手,便径自坐到了椅子上。

“……”

季沅昊缓缓放下那只尴尬的手,压制住心中的怒气,冷冷道:“罗小姐,用完早餐,由我带你出去转转。”

“你们都聋了?我刚才的问题没有人回答吗?”罗婷婷只关心乔景禹的去向,对别的事并没有兴趣。

“应该是的。”季沅汐回答道。

“身为他的妻子,你不劝劝他吗?刀枪无眼,你知道吗?”罗婷婷的语气带着斥责的意味。

见罗婷婷突然把矛头指向季沅汐,季沅昊便不乐意了,他冷哼一声,故意激她:“没准你搬出去,我姐夫也就不去了。”

罗婷婷腾地站起身来,指着他,气汹汹地说:“你算什么人?凭什么让我搬出去?这是我三哥的房子,我爱住多久住多久!”

季沅昊吊儿郎当地反讽道:“呦,瞧这脸皮可真大,我三哥我三哥的,你不知道你三哥结婚了啊?赖在人家这儿,你觉得合适吗?”
罗婷婷两手叉腰,瞥了一眼一旁坐着的季沅汐,“合不合适用你说?我从小就跟三哥住一处,感情可比‘包办’出来的妻子还要深!”

“罗婷婷!你这话可越说越不要脸了啊!”季沅昊怒怼道。

哪知,这罗婷婷一听立刻暴跳如雷,粉白的小脸气的胀红起来,“你说谁不要脸!你说谁不要脸!”

季沅汐叹了口气,扶额说道:“诶诶,你俩能不能都少说两句?不能的话麻烦出去吵去!在这儿吵得我脑仁儿疼……”

罗婷婷一听她说话,气性更大了,“你也好意思说,一晚上折腾我三哥几回?每天那么忙,晚上回来还要同你玩闹,你怎么就不心疼心疼他?”

“……”

季沅汐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尴尬又羞赧……

这罗婷婷,年纪虽比她还大些,这说话可真是口无遮拦,不经大脑,让人无奈。

季沅汐半晌都没说出话来,连一旁的季沅昊都不禁有些脸红。为了解除三姐的窘境,季沅昊拎起罗婷婷就往外走。

“你要干嘛!放开我!”罗婷婷边挣扎边叫嚷。

“闭嘴!带你吃好吃的去!看看堵不堵得上你这张没羞没臊的嘴!”

罗婷婷被带走后,乔公馆又恢复了的宁静,季沅汐便也有了闲暇,一个人忙活了一天,做了好多的汤团。然而,却一直也等不到乔景禹回来。

直至她刚要上床休息,才听到走廊的电话响起。她也来不及穿鞋,就飞奔出去。

“喂——”她拿起电话,心跳飞快。

“是我。”乔景禹在电话那头,都听到了她气喘吁吁的声音,显然她是急着跑来接的这个电话。

“以后接电话别跑,我会一直等到你来接,懂吗?”乔景禹的声音略显严厉。

“嗯,我记住了。”她两手紧紧握着话筒,虽然他看不到,她还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像个听话的好孩子。

乔景禹闻言,仿佛看到了那个乖巧的小丫头就在眼前,他微笑了一下,继而又严肃起来,“汐儿,你听好,最近我可能回不去了。广东的局势很紧张,我需要南下一趟,去多久不好说,但是方便的时候我尽量每天给你电话。”

季沅汐心里一沉,想起沅昊早上的话来,“是要打仗了吗?”

“嗯。”

想要叮嘱他小心,却又觉得这话空洞苍白,于是她说:“你要想着我在等你。”

“我知道,我会好好回来的。”乔景禹看了眼手表,皱了皱眉,接着道:“还有会要开,先这样吧!”

“我会……”

她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叫“乔部”,而后便是一阵“嘟嘟嘟……”的收线音,可她还没对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啊……

回屋以后,她翻来覆去地如何也入不了睡。

不行,她必须亲口告诉他,她会想他的。

否则,之后他不在的日子,她恐怕都会因为这句未说出口的话而耿耿于怀的。

于是,她都顾不上换衣服,直接在睡衣外头披了件外套,下楼叫了严伯,立刻开车送她去军政部。

天色已晚,军政部门口当值的卫兵,见了季沅汐,先是错愕,而后才向她敬了个军礼,随即放行。

季沅汐还未走到乔景禹的办公室,原先接待过她的那位女军官梅小萍便迎了上来。

梅小萍现下对这位乔夫人可是又敬佩又喜爱,于是见着她来,脸上的笑容便十分灿烂。

“夫人!”梅小萍笑着对她敬了个礼。

季沅汐也宴宴笑着道:“梅长官,你好。”

“夫人叫我小梅就好。乔部还在开会,我领您去办公室。”梅小萍说着便将她领进了乔景禹的办公室。

梅小萍把她安顿好后,便要离开。

“诶,小梅,别告诉他我来了。”季沅汐悄声叮嘱道。

“夫人,我懂!”梅小萍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便笑着离开了。

夜里两点,乔景禹才从会议室里出来,几名军官也跟着他,走到他的办公室。

对于是否“联共”的问题,始终有一小部分人持反对意见,尽管此事已经定下,他们却还是有些不死心。

又是讨论争执了半个小时,乔景禹明显不耐烦起来,他一拍桌子,揉着眉心,沉声道:“我累了,都给我出去!”

这些刚刚还争得面红耳赤的军官,现下一个个便如见了猫的老鼠,互相使了个眼色,便丧眉搭眼的,讪讪而出……

乔景禹仰头坐在办公椅上,平复了片刻,而后起身,脱了军服外套,便往沙发那处走去。

“汐儿?”乔景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裹着毯子缩在沙发里小丫头……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