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44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此行的真正目的,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她有时也会想,是不是对方也是对自己有所隐瞒。

不过又有什么要紧,这段旅途结束后,二人应该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只需要在当下做一对聊得来的朋友即可。

但顾大夫多次提及她长得像自己的一位故人,对于此,季沅汐倒是相信的,只不过伊人已逝的故事,还是有些令人悲伤。

不管怎样,有人陪伴度过这漫长的海上旅途,总比一个人孑身于此要来的强。七日的时间,除了还偶犯晕船的毛病外,其余的时光倒也安逸,只不过仍旧不能抵消她对他的思念。

轮船在香港的铜锣湾休整半日后继续前行,终于,季沅汐花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才从南京辗转南下到了广州。

她迫不及待地下船,委婉地拒绝了顾大夫送她的好意,便登上了一辆黄包车往罗婷婷所给的那处地址去。

顾润开坐在弟弟派来接她的汽车上,望着那个形色匆忙的女孩儿,摇头轻叹。

不是说来探亲的?坐着头等舱来探亲却没有人来接送吗?何况广州正有战乱。并且,从这几日的聊天中,顾润开也能隐隐觉察出她小女儿的忧思,大概又是痴情的大家千金偷溜出来相会穷小子的故事吧!

可惜了这么个可爱的姑娘!

这是季沅汐第二次来到广州,上次来时,乔景禹还在身边。坐在车内,她打量着这个城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似乎战争没给这座城带来丝毫影响。

黄包车走街串巷的,好像跑了大半个广州城才到达她要找的那条街巷。

付钱下了车,她拿着手中的地址去对门上的门牌号。这巷中的房子,比起刚才城中那些新派的建筑要老旧许多,周边也并不十分热闹。

踏着青石板路,她走到了一扇木门前,未刷漆的木门还露着白茬,她又看了眼手中的地址,确认无疑后,才伸手轻叩木门。

“救命!救命!放开我!”

还未等到里头的人来开门,季沅汐便看到巷子那头来了两个蒙面的壮汉,拖着一个大口袋往这处快步跑来。那口袋鼓鼓囊囊的,不停地发出孩童的求救声。

毫无疑问,这一定是起绑架案!

可此时这条偏僻的巷子里,除了她,并无其他人。她又急切地敲了敲门,仍旧无人应答。她抵在门上,心内无比紧张地看着那些人拖着口袋越来越近。

呼救声不断,她内心更是挣扎。当那些绑匪从她面前经过时,斜觑了她一眼,便加紧脚步继续往前走,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她本可以当作没看到一般,但那孩童的呼救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弱,让她实在无法视若无睹。

她从小包中掏出手枪,冲着那绑匪的背影大声怒喝:“你们快把人放了!否则我开枪了!”

绑匪闻言,当即转过头来,其中一名戏谑地笑道:“呦!这妞不赖!放她一马还不行,非得上赶着给我们当压寨夫人去啊!”

“砰”地一声,季沅汐毫不留情地一枪打在了那人的左腿上!

伴着一声惨叫,那名同伙以迅雷之势跑上前来踹飞了她手中的枪,并要将她一并强行掳走。

只见后头冲来几名地方军打扮的士兵,那绑匪见状,直接一把将正在挣扎的季沅汐推倒在地,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第九十四章佳人

“少爷!少爷!”几名士兵跑上前去打开麻袋,将里头的孩子解救出来。

“救……救她……”那孩子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虚弱地抬手指着倒在地上的季沅汐。

“小姐,小姐,没事吧?”一名士兵蹲下身询问季沅汐。

只见她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脸色煞白,额上细汗涔涔,紧咬着唇,连应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要带她回家!”那孩子缓过劲儿来,大声命令道。

于是来了两名士兵,合力将季沅汐抬上了汽车,与此同时,那个还躺在地上疼得呲哇乱叫的绑匪,也被押着上了后头那辆车。

季沅汐腹痛难忍,无法反抗,只能同着这被解救出来的小少爷,离开此地……

当沈佑君提着两大兜的水果和菜回来时,看到了那辆绝尘而去的顾府汽车,以及地上的两摊血迹,心头一紧,手中的东西“哗”地掉落了一地……

罗婷婷在几天前早就打电话告知她,季沅汐要来的消息,她虽不知季沅汐与沈佑君早已认识,但沈佑君却知道罗家与乔家的关系。当沈佑君听到季沅汐要来的消息时,既是欣喜,同时也有些担心。

一大早的,她便去菜场买了水果、蔬菜、鱼、ròu各种,本想好好款待她一番,结果却发生了如此意外而严重的事件。

沈佑君冷静下来,回到住所。抬起床垫,从床下拿出一台电报机,用战时国共互通消息的方式,将刚头看到的一切,打成密电,发给了乔景禹……

顾帅府内。

顾润开、顾绍开姐弟二人站在客房内,望着床上昏睡不醒的人,低声交谈。

“仲平,既已决定易帜,往后收敛些,可别再动不动与人结仇。你看,这回烨儿差点就让明丰山的那帮土匪给绑走!要是真出点儿什么事儿,我看你后悔都来不及!”

顾润开深知,弟妹当年因为难产而死,顾绍开重情,一直不肯续弦,顾家眼下只有顾烨这么个独苗儿,这孩子之于自己弟弟的重要性,众所周知。

而顾绍开一直以来割据一方,行事作风十分不羁,因此开罪了不少乡绅土豪,甚至连明丰山上的那帮土匪也对他深恶痛绝。这次的绑架事件,就是明丰山上那帮人干的。

顾润开还未嫁人,一直拿顾烨当自己的孩子来看,这次回广州便是想带着顾烨去南京玩玩,谁曾想竟发生了这种可怕的事,现在想来她都能惊出一身汗。

站在一旁的顾绍开,听着姐姐顾润开的教训,眼睛却是一刻也不离床上躺着的那位女子。

实在是像极了,连闭着眼的模样都与他那早逝的妻子一般无二。睡梦中的女子时不时眉心微蹙,好比那病弱的西子,更加惹人怜爱。

“像吗?”顾润开用手肘杵了杵一旁傻眼的顾绍开。

“像。”甚至还要再柔美上几分,顾绍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床上安睡中的季沅汐,“怪不得刚才烨儿拿着他妈妈的照片反复地看,非说是妈妈回来了。”

“多亏了人家,烨儿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