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53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头。

都记不清已经多久没有吃过她的rǔ,此刻他像不愿断奶的婴儿,贪婪地吮舔着她馨香的绵rǔ。

夕阳已经渐渐地西坠,她微喘着看着残阳渐渐落在海平面上,只余一些微光洒在他的肩头。她的双手揽着他的头,让他尽情地去吃自己的rǔ。脸颊已如同这落日的余晖一般染上了醉红。

乔景禹起身在她面上亲吻了一下,而后把手探入她的裙底,将里头的内裤往下褪。她抬抬脚,内裤便从纤细的脚腕上滑了下来,掉在了软软的沙子上。

他温热的大手包裹住她柔软的私处,手指分开,浅浅探入一指尖的宽度,便轻易的将那ròu穴的洞口打开了。

里头的湿滑、柔软无一不在点燃他体内的欲火。他解开裤子上的拉锁,将肿胀不堪的ròu棒斜掏了出来,在她已经滑润的穴口上下磨蹭。

“想要了吗宝贝儿?”他哑着嗓音在她耳边轻问。

“嗯……好想……”身下的蜜液越流越多,她的xiao xue也越来越空虚,好想他快点进来,好想再与他缠绵欢爱……

乔景禹脱下外套铺上在沙滩上,她便很顺从地就躺到了上面。

他躺在她上方,抚了抚她烫热的脸颊,有些担忧道:“要是不舒服了,就告诉我……”

她点点头,便勾住他的脖颈,亲吻起来。

她的吻炙热而痴迷,柔软的唇瓣碾磨着他的薄唇,她的手上又用了几分力,将他再拉近一些,一只手解开几粒他的衬衣衣扣,顺着敞开的衣领钻进了他结实的胸膛。

乔景禹的呼吸都被她搅乱了。

“小色女,爷要宠你了……”他粗喘着唤了一句,便分开她的双腿,握着坚硬的ròu棒一寸寸地挤入她的xiao xue里……




第九十九章美餐


她忍不住娇哼了一声,便用手环住他的脊背,双腿屈起,一双小巧白嫩的裸足陷进绵软的沙子里,就像她的身子陷进他的爱欲里,无法自拔,愈发沉迷……

男女的性器不留一丝缝隙地紧密结合在一起,两人相拥着,满足地发出阵阵欢爱的呻吟。

海浪轻拍,海风轻拂,舒适得叫他不忍太过用力去抽插身下娇柔的女子。轻抽慢插间,他已是汗流浃背,粗喘不断。

她轻扭腰胯,有节奏地迎合着他身下的动作。

他漆黑的眼眸里,映出她娇小的身影,媚眼如丝,面含春色。看着她为自己掀起的爱欲,他心神荡漾,不知不觉间已加重了挺送的力道。

太久没感受这xiao xue中的滋味,他觉得她比从前还要紧致温暖,柔软的ròu壁因他的撞击更加用力地在吸附,ròu棒被那突然开始收缩的嫩穴紧绞着,曼妙的快感正在入骨入髓的侵噬着他。

“汐儿……汐儿……”

他发了狠在插她,在不断唤她。一波一波如浪的激情让她感到阵阵窒息般的眩晕……

她紧紧搂住他的腰身,不想让那ròu棒有任何溜走的可能。

可事与愿违,乔景禹猛地将那忍耐许久的阳物抽出,射在了外头,融进了沙子里……

她身体虚软,喘息未平,仍还不忘质问道:“为什么不给我?”

乔景禹没有说话,只是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便开始替她穿衣系扣。

她还要追问,他便指着远处归来的渔船,说道:“走吧,让人看见了不好。”

与刚头的欢情愉悦相比,季沅汐现下有些心情不快,她起身随意掸掸身上的沙子,便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乔景禹紧一边跟着,一边拍拍她身上还沾着的沙子。

季沅汐回过头,瞪了他一眼。

乔景禹愣了一下,笑着道:“脏,帮你拍拍。”

她不理会,便接着往别墅那处走去。他只得在后头亦步亦趋地跟着。

这别墅,真是足够大,比乔公馆还要大上几倍。还未进门,光看这别墅的外观就能想象出内里亦是奢华。

原本以为这处空着的别墅也就只有几个看守的仆人而已,却没想到夫妻二人自管事领进大门,便有大几十号的佣人齐齐垂首立于主楼前。

听管事说,这些佣人自别墅盖完,便被雇佣了进来,但顾绍开却一次也没来过。若不是前些日子得知这别墅易主的消息,恐怕这些人也不知还要等上几年才能见到别墅的主人。

季沅汐不免又暗自腹诽了一番这顾绍开奢侈无度的军阀作风。

乔景禹知她不喜被一堆人簇拥着,便只叫管家派了一名老实用心的丫鬟陪着她上楼换洗。

又让管家叫来后厨的厨子,询问晚餐的菜式。这厨子,也是在这平白耗了许多日子,因而今日准备起菜肴来便是格外用心。

因靠着海,各式鲜活的海鲜自不在话下,为保证鲜度,厨子特意禀明了需现吃现做才能保全其美。

乔景禹了然。又去后厨看了那些活蹦乱跳的海货,一时技痒,竟使了这厨子做帮厨,自己大显身手了一番。

季沅汐挑了间面海的卧房,冲了个澡,正微阖着眼躺在松软的大床上。

最近一段时间的休养,她表面上看起来已经不再为之前流产的事郁郁寡欢,但心底始终不能释怀。曾几何时,她有多不想要孩子,现下便有多想挽留住那个仅在她腹中停留不到三月的脆弱生命。

当听到顾烨喊她“妈妈”的时候,她总是情不自禁地会幻想出她与乔景禹带着孩子,一家三口嬉闹玩耍的画面。

思之,更觉得痛心……

她觉得心中有愧,对孩子,对他,更是对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提过一句怨怪她的话,相反,他总是刻意在回避这个话题。

难道他不想与她再有个孩子吗?这不是他一直以来所期盼的吗?

“想什么呢?”

正想得出神,也没注意到乔景禹已经悄悄爬上床,贴在了自己的身后。

“怎么一股油烟味儿?”她扭头看他,嫌弃地皱了皱鼻头。

“狗鼻子!”乔景禹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快起来吃饭!”

“不饿。”她又转回去,拢了拢被子。

“这顿饭,非吃不可!”他说着,便掀了她的被子,将人从床上捞起。

“你干嘛乔景禹!我不吃!”她挣扎着,直用手捶他。

乔景禹不管不顾地便把人扛到了顶楼的大露台上。

咸咸的海风携裹着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