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6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就算他躲,逮也得逮住!

“就耽误你五分钟,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季沅汐跟着他进了书房,便找了沙发坐下。

“何事?”

乔景禹一进门就走到了书房的窗前,他抬手将靠近自己的那扇窗户打开。

清晨的草地混着露水的清甜味道扑面而来。让他不由地想起,那晚他们在玻璃花房里的情动、痴缠……

他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滚动。

“我想复学。”

季沅汐坐在沙发里,等着乔景禹的反应。然而,无论他会作何回应,她都想好了对策。并且这几日,她已将这些说辞在心里默背过无数次了,现下很是镇定。

乔景禹闻言,略微一怔,并无马上回应。

他转过身,笔挺的军装衬着他的身型更加挺拔高挑。初升的朝阳没有太过刺眼的光芒,映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将他脸上一贯的淡漠慢慢褪去,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暖意。

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俊却不失英武,清朗却不失刚毅。

他的眼眸总像一汪深潭,冷峻时,每一眼都能叫人不han而栗。深情时,却又能让人甘愿沉溺。

季沅汐此刻不想被冰封,更不想沉溺。

于是她低下头,躲过了他的眼神,假装很认真的在看手里帕子的花样。

“如今结了婚还能继续学业的女子也不是没有。我想你也是开明的。

但当初结婚,家里就给我办了退学,对此我一直有些遗憾。但凭借我自己的力量,校方应该不会这么轻易通融。

所以,只能劳烦你,替我到学校办个复学手续,想必校方定不会为此为难于你。”

季沅汐低着头,将这些烂熟于心的说辞一股脑地都说了出来,然而站在对面的乔景禹依然一言不发。

“不知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我对你说过,我不会阻止你迎谁入门,但你也该给予我同等的自由。”

季沅汐抬头看着他,说这些话时还使劲揪着手里的帕子,她有些急了。

“哪天晚上?我怎么不记得了?”

乔景禹嘴角噙笑,言语间尽显风流。

“乔景禹,你别给我装失忆!”

季沅汐见他言语轻佻,便有些气恼。

乔景禹见她如此,觉得甚是可爱,越想逗弄一番。

“唔,最近记性确实不太好,不如夫人先帮为夫回忆回忆?”

乔景禹说着便走到了她跟前。双手撑在沙发靠背上,把她整个人都环在了中间。

季沅汐看他这般作态,实在像是不怀好意,便下意识地用手挡在自己身前,不停地往后缩着。

“你别……”

话还未出口,便被他温热的双唇堵住了。

她柔软的唇被他的嘴唇碾压了片刻,藏在唇后的银牙贝齿便被他的舌轻易攻入,肆意攫取。

她就这样被迫承受着他霸道而又漫长的深吻。

她有心拒绝,却又感到酥麻无力,原本紧紧握拳放在他胸前的手,也开始渐渐放松。

四下无声,惟有二人越来越重的喘息声交缠在一起。

他修长而有力的五指牢牢地箍住她的头,不让她有丝毫躲闪的机会。另一只手还在孳孳不倦地解着她领口处的盘扣。

这小巧的扣子实在不如以往的睡裙来的方便。

乔景禹烦躁地想着,心里更加不耐烦了,便使劲去扯那些讨人厌的扣子。

两三颗精致的旗袍盘扣在他的暴力下终于妥协了。

他索性倾身上去,将人放倒在沙发上,迫不及待地将手探入她上身斜开着的衣领中。

他修长的手手指熟练地钻进了她的蕾丝胸衣中,随即便触到了一团温暖软绵的酥胸。

她发育良好的胸部,在蕾丝胸衣的包裹中更显得浑圆饱满。

“我想你……”

乔景禹贴着她的唇丝毫未有放松,从二人紧贴着的双唇中透出的声音低沉暗哑,极具诱惑的语气里却带着些许委屈。

季沅汐的脑中一片混沌。

当她听到乔景禹的声音,差点再度沦陷时,她突然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那个物什开始变得愈发粗壮。

季沅汐深吸一口气,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身上的乔景禹。

被她这么猛地一推,乔景禹的唇便暂时离开了她的唇,正在褪下她丝袜的手也停留在了她细腻光滑的大腿上。

“我不想。”

季沅汐的胸口还在起伏不定,声音也因呼吸不匀有些颤抖。

然而,乔景禹似乎没想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他宽大的手掌按住她弱小的双肩,灼热的吻当头落下。

这次的吻又急又狠,季沅汐甚至还未来得及锁紧牙关,就已经被他的舌长驱直入。

她被他的强势的攻占搅得近乎窒息。只听到唇齿交缠间传来她断断续续的呜呜咽咽声……

“嘶~”

乔景禹吃痛地一叫。

季沅汐见自己反抗不过,便发了狠,一口咬在乔景禹的唇上。

“乔景禹!”

季沅汐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乔景禹。

乔景禹却没有生气,他的嘴角还渗着血,一贯清冷的眼神,这会儿有些迷离,看起来有点狼狈。

“叫子珩。”

乔景禹的声音温柔似哄,他想伸手去擦季沅汐唇上那点自己刚才染上去的血。

季沅汐撇过头,不让乔景禹再碰自己。

乔景禹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从季沅汐的身上起来。走到窗前,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掏出一支,叼在嘴里。

只是叼着,没有点燃。

季沅汐低着头,想系好领口的扣子,却发现扣子在刚才的交缠中都让乔景禹给拽掉了。

她只能一手掩着领口,一手努力去拉被褪下一半的丝袜。

“复学的事,不劳你费心,我自己想办法。”

季沅汐扔下一句话,便匆匆开门离去。

不知从何时开始,就一直笔挺地等在书房门外、脸红的就像关二爷似的何进,看到夺门而出的季沅汐,一时间不知所措,直愣愣地冲她敬了个礼。

季沅汐捂着衣领,被这门外人吓了一跳,咬了咬唇头也不回地冲进对门的卧房里。

“砰”的一声,卧房门被季沅汐重重地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