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71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生气再把清婉给说出来,乔公馆人多嘴杂,今晚的事绝对会有人去通风报信。于是,他抄起桌上的花瓶就砸到墙上!

这时,乔公馆的下人全都扒在墙角隔岸观火,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三爷对少奶奶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都停了手里的活儿出来看热闹。

“不要和我转移话题!你以为我不知道董则卿对你什么心思吗?他要对你没非分之想,会巴巴地送钱给你们季家?你呢?恐怕这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以身相许’了吧?”

“啪!”的一声,一记巴掌重重地打在乔景禹的脸上。

“乔景禹,请你放尊重一些!”季沅汐浑身都在颤抖,悬在半空中的那只手火辣辣的疼。

乔景禹微微皱眉,冷笑一声,“算了,以后你再与谁来往,我也管不着了。”

季沅汐心中的委屈瞬间就变成了眼泪,立时夺眶而出……

她走上前去,用隐隐作痛的手摸着他脸上的那片红肿,声音哽咽着嗫嚅道:“至于吗?至于吗子珩?”

乔景禹低着头,默然不语,心中却是摧心剖肝的痛……

“上去睡了好不好?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季沅汐的语气软了下来,同他好言商量。

“我睡沙发。”乔景禹说着便踉踉跄跄地歪倒在了沙发上。

季沅汐在原地呆呆地立着,脸上的泪怎么也擦不干。最后还是穗儿和妮子一起搀着她,把她送上楼去。

这天夜里,乔公馆的马婶鬼鬼祟祟地溜进一楼的会客间里,悄悄地打了个电话。

乔景华叼着一支雪茄,细细地将电话里来的消息揣度了一番,暗笑着自言自语道:“做戏给谁看呢!”

父亲竟然偏心如此,把自己的身家都尽数给了三弟,自己又何必再顾念什么骨ròu亲情?

贪念和欲望已经在他心中无限放大。势力、金钱他都要,如果与日本人合作便能轻而易举的达到自己的目的,何乐而不为?

他叫了贴身的副官进来,吩咐道:“你亲自去一趟,务必让山田中佐快些行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托付
乔景禹在沙发上和衣而卧,天还未亮时便已起身。没有惊动任何人,独自离开了公馆。他走到街角,轻咳了一声,惊醒了一位正眯眼睡回笼觉的人力车夫。

“爷,坐车吗?”车夫揉揉眼,迷迷瞪瞪地说道。

乔景禹长腿一迈坐了上去,“去熙洋路23号。”

车夫一听,这是接近城郊的别墅,路途遥远,可小赚一笔,但回程却拉不着什么客,于是客气地问道:“爷,回来可还用得着小的?”

“只管拉你的,回程等着我便是。”乔景禹说着便给他扔了两块现大洋。

“好嘞!爷您可坐稳咯!”车夫见这阔绰的手笔,眼睛都亮了,浑身便有了使不完的劲儿。

趁着天还未大亮,车就已经到了地方。

乔景禹下了车,看了眼雨花石墙面上的门牌号,按响了旁边的电铃。

门房的人拉开窗户,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先生哪位?”

“劳驾通报一声,免贵姓乔,有要事找董先生相谈。”乔景禹站在门外答道。

“您稍等。”门房应着,把窗户又关上了。

一会儿的功夫,别墅里头便有听差的走出来,“乔先生您请,我们先生在里头候着。”

“有劳。”乔景禹说着便由人领了进去。

董则卿只披了件睡袍,立在书房的窗前等着来人。门没有关,听差上前敲了两下,董则卿便转过身,急忙迎上前来。

“乔部长,出了什么事吗?”从睡梦中被下人叫醒,到听闻乔景禹前来造访,董则卿的心就一直悬着。

“惊扰了董先生,还望见谅。”乔景禹对他拱了拱手。

乔景禹对他极少如此客气,董则卿的心愈发不安起来。

“不碍事,乔部长请坐下说话。”董则卿引他在沙发上坐下。

“有一事烦请董先生帮忙。”乔景禹说着便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

董则卿接过纸来一看,登时惊愕失色,“离婚启事?乔部长,这是什么意思!”

“拜托董先生把这则启事登于报上。然后,带着汐儿尽快离开中国。”乔景禹说这话时,神色哀伤,却又异常坚定。

董则卿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你做出这种决定?”

乔景禹看了眼窗外,天色已经开始由漆黑转为深蓝,不多会儿天色就该大亮。尽管时间紧迫,但他知道这些话一旦说出口,就一定要按预想的方向发展,否则就是功亏一篑。

他缓了缓复杂的心绪,才将清婉昨日找他的经过,详述给董则卿。

“山田这个渣滓!”董则卿听完忍不住骂了一句,“是哪个想出的阴招?山田绝对在你身边安插了眼线!”

乔景禹自嘲地笑笑,“不错,这件事应该是家兄的主意。”

董则卿闻言一怔,愤愤道:“不论是谁,想用什么样的手段来伤害小汐,我都不依!”

“我知道,所以这事我来托你。”他清楚董则卿对汐儿的情意,在自己不能保护她的时候,他不得不找到一个对她全心全意的人,来替他守护。

“希望董先生可以和伊藤大佐先通个气,就说……”乔景禹垂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就说这个女人因为你离了婚,你希望可以带她走。”这样一来,想必山田就不会横加阻拦……

“小汐知道这事儿吗?”董则卿问道。

“还不能告诉她。”乔景禹想到她昨日那般伤心的样子,心就颤了一下,“我一个人在戏里就好,她越难过,那些人才会越信,你们也能走得更顺利些。”

董则卿了解他此时的心情,但他又实在不知该如何劝慰,也许小汐的安全现下就是他最大的安慰了。

“你放心,小汐我一定会安全带离中国,等离开后我会告诉她真相。”

“拜托了。”乔景禹起身,正了正军帽,对他敬了个军礼。

因为昨晚的不愉快,季沅汐几乎一晚没睡,浮肿的双眼用毛巾敷了好久也没消下去。随意挑了件衣服套上,就下楼来。

沙发上没有乔景禹的身影,只有一封信。

她原想,大概是这人后悔了昨晚的举动,又不好意思开口道歉,所以写了这么个东西给她。于是,当下心中还有些高兴。

信未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