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73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去医院吗?”梅小萍把她搀起来,关切地问道。

季沅汐一手扶着墙,一边被梅小萍搀着。她边往前艰难地迈着步,边笑着摇头,“不是什么夫人了,小梅,以后叫我沅汐吧……”

“这……这是什么意思?”梅小萍怔住了,她以为就是普通的夫妻拌嘴,难道竟发展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吗?

别说她不明白,就连作为当事人的季沅汐都不明白。一夜之间,什么少年感情,心尖宝贝儿,全都化为无可追溯的泡影。从此陌路,就是他们的结局。

“就是一别两宽的意思。”季沅汐冲她微笑了一下,握了握她的手,“希望以后还可以在别的地方见到你,谢谢你,小梅。”

因为这个地方,她应该是不会再来了……
当天下午,季沅汐就从乔公馆搬了出来,除了一些衣服首饰,她并没有像离婚协议书写的那样,带走他的财产。那把他曾经亲手交给她的银行钥匙,她也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既然选择了分开,那就不要在这些无谓的俗事上还有所牵连。

穗儿哭着要和她一起离开,她没有同意,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婚姻,而去影响他们的感情,穗儿也该有自己的生活,阿进是个不错的托付。

她陪白驹最后玩了一次球,她把它抱在怀里,她说,他们没有孩子,权当给他留个念想。她也有一只,从他旧宅里拿来的羊脂白玉狗她还留着。她说白驹,想你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

妮子是要和她一起走的,她也觉得自己有责任要把这个孩子带在身边。董则卿在黄昏的时候,开了车来接她,她笑笑说,“我才是净身出户吧?最后连陪嫁丫鬟都搭了进去。”

董则卿没有同她说这些,他只告诉她,日本人已经炸毁了东北的一段铁路。而这则消息正好和他们的离婚启事登在了一个版面上。

有钱有权的人家都在纷纷往外跑,中国大部分地区很快就会被战火覆盖。

他已经打点好了一切,英国是不能去的了,因为需要穿过满洲里,而日本人正在那里叫嚣。他们需要去美国,夜里的火车先去上海,没有时间让她多做考虑。

她说,听他的安排。季家的事已经有了转圜,父亲和母亲也会带着家人暂避新加坡,她在这里已经没有了牵挂,就算不是避难,出去看看也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

嘴上说着没有牵挂,却在离开之前,把衣柜里的军装都拿了出来,在里侧都缝上了她求来的“平安符”。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也开始信了这些,他要知道的话,看到别扭的针脚,应该会嫌弃的笑她吧?

夜里11点的火车,他们走得很隐蔽,她总觉得他会来送她,一直望着窗外……




第一百一十三章太平洋的风

巨大的美尼亚号在太平洋海面上平稳地行驶着,海上的气候要比陆地上还要更冷一些,但季沅汐依旧觉得,吹一些海风,才能让身体舒服一些。

“怎么不多穿些?”董则卿拿了一件自己的灰格羊绒大衣披在她身上。

“没感觉出冷来。”季沅汐对他微微一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但她还是觉得这两日来,身子越发燥得慌。

“我看你也是与众不同,都说女子畏han,你却别具一格,整日的在这吹冷风。”董则卿打趣道。

季沅汐摇头笑笑:“也不全是,从前还真是怕冷,大约是这太平洋的风格外和煦吧……”

“哈?和煦?看来你的心情倒是不错,能把这么凛冽的han风说成和煦?”董则卿确实觉得她这几日有些奇怪,本以为上了船,她会因为离婚的事感怀神伤,但却发现她好像对这事已经释了怀,虽说偶有晕船不适,但饮食起居一切正常,甚至有时候还要了加餐。

“有吗?我觉得这风还挺舒服的。”季沅汐把身上的羊绒大衣脱下来,往他肩上一挂,“所以,这个还是你自己留着穿吧!”

“那不行!我可答应了乔……”董则卿心一跳,差点说漏了嘴,“瞧一瞧,这风太大了,担心着凉!”

季沅汐轻笑,“你就没什么要对我坦白的吗?”

董则卿低头摸了摸鼻子,有些窘迫,“坦白什么?”

季沅汐从衣兜里掏出一封电报,在他眼前晃了晃,板着脸,佯怒道:“你自己看。”

董则卿不明就里地接过电报,展开来看:

三少爷,

电报收悉。哈德逊西岸的房产已打点妥当,至于雇佣问题,黑人、墨西哥人以及华人帮佣皆挑选了一些,一切还等少奶奶来了再做定夺。

愿少爷、少奶奶康健常安。

——翌展叩上

董则卿怔愣住了,乔景禹在美国安排好的一切显然已经被她知晓,一时也不知自己还要如何坦白,只能对她尴尬一笑,“乔部长,竟也有疏漏的时候……”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们果然串通一气在演戏……”要不是她在缝平安符的时候,发现乔景禹衣兜里的信,她恐怕现在还蒙在鼓里。

“你家这位先生,也是为你好。”董则卿轻叹一声,“哎……你俩这死去活来的样子,我看着都难受!本来想等到了美国,安顿好了我再慢慢和你解释,没想到你自己倒抓到了他的马脚。”

听他这么说,她才知道,原来难受的人不止她一个。还好,他不是真的对自己绝情。季沅汐欣慰,可当她想到清婉时,却又有些高兴不起来。

“清婉呢?和你们一起演戏?”季沅汐的语气里,依旧透着一股酸意。

“清婉?我只知道是她通风报信。”董则卿回想了一下那天乔景禹说的话,对她说道:“日本人想抓了你,来威胁乔部长。所以他演了这出戏,那些人才能打消这个念头,趁着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必须把你安全送出国,乔部长才能安心地与他们抗衡。现在,你总不会再怪他了吧?”

自己一路的猜测,终于得到了印证。他没有不要她,他也没有与别的女人有所牵连,季沅汐的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脸上露出久违的甜笑。

“妈妈!”七岁的顾烨张着小手臂从甲板另一端跑了过来。

“慢些跑!小心滑!”季沅汐蹲下身去,把这个小家伙迎进了怀中。

后面的顾润开笑着也跟了上来,“沅汐!咱们又见面了!”

“润开姐,你们也是去美国吗?”季沅汐起身,伸出一只手去。

顾润开同她握了握手,表情有些无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