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78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董则卿握着她的手,笑着同她玩笑,“快进去吧,我都等不及要当干爹了!”

两三分钟一次的宫缩阵痛,让季沅汐已经笑不出来,她脑子里想的都是最坏的打算。一阵痛感刚过去,她缓了口气,对他说:“交你一个任务。请你务必答应。”

董则卿点点头,替她理了理额前被汗水濡湿的碎发。

“他们要是让你签字,你一定要说清楚千万保小再签下!”刚硬挺着说完这些,圆球一样的肚子便开始持续发紧,痛感更甚之前。季沅汐紧紧抓着他的手,等他应下。

董则卿这时才有了紧张感,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他没有资格去承担这些,但私心绝对不是她所要求的那样。

顾润开还算冷静,她俯下身去对季沅汐说:“给你接生的是全美数一数二的产科大夫,只要你放松听着大夫的话去做,就没有什么万一!今早的新闻说了,国内马上就要取得胜利,乔部长很快就会来了!你不要再想许多,专心生下孩子!”

一提到乔景禹,她就绷不住了,伴着剧烈的痛感,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突然觉得好恨他,不是说好了陪着她生,现在为什么要她一个人承受这般痛苦?

产房内的产床好高,被护士搀着她爬了几次才上去。两腿分开,把私处暴露在外面,任人施为。她一边哭,一边因为太痛而叫嚷。

脾气不好的洋大夫操着英语凶了她两句,委屈的眼泪便越流越多,不敢再大声叫,死死的抓住床边的把手。

他们让她深呼吸,她便不敢再屏气,紧抿的双唇都咬出了血珠,下腹的痛感却越来越强烈。

腹内似有千斤的铁球,在她的五脏六腑碾压,虚弱的身体感觉即将就要被这强烈的剧痛撕成两半。

而她仍在听话的坚持使劲,想要把这铁球从腹内排出。但只要她一用力,宫口就是一阵火辣辣的撕裂感。

她忍不住又叫出声,与此同时,接生的洋大夫也在大声地叫着:“Head!Head!Baby’shead!”

腹中的胎儿正在努力挤出产道。季沅汐像是看到了希望,她憋了一口气,用了浑身的力气在下腹,身体如同绷紧的弦,仿佛随时都会被折断。

“呃啊——”灼热的剧痛感在下体达到了顶峰,季沅汐痛呼出声!胎儿终于脱离了母体,一声清亮的啼哭响彻产房……

泪水又一次从眼里涌出,身体的气力也渐渐衰微下去,她忍不住阖上眼,模模糊糊地听到那些人在用英语说着什么。很快下腹的坠痛感再一次席卷而来,她这才突然意识到,这一切还没结束。

“乔景禹!你个混蛋!”她鼓足了劲儿大声骂道,下体又被惨烈地撕碎一次……

产房外的众人,接连听到了两次婴儿的哭声,这才兴奋地雀跃起来。

虽说这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但董则卿还是激动得像是自己当了父亲,他情不自禁地抱了抱身边的顾润开,开心地自言自语道:“真好……真好……”

直至身边的随侍跑过来叫了他一声,他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有什么事?”他放开顾润开,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那随侍。

“先生!日本已经投降了!”随侍激动地跑上前握住他的手。

产房外的众人闻言,全都兴奋地围了上来。

“真的?”董则卿亦是激动不已。他虽有一半日本的血统,但对于日本发动不义之战却是十分不齿。

随侍眼含热泪的拼命点头,“是真的!广播里听到的!”

众人皆是激动垂泪,拍手叫好。

董则卿笑着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这下小汐可以一家团聚了。”

季沅汐被推出产房,身边一左一右地躺着刚出世的小束心、小维舟。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围着她,告诉她刚才的好消息。

她虚弱地笑笑,觉得刚才并不应该骂他……
10月25日这天,乔景禹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把收音机调到了最大音量,却还是没能亲耳听见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




第116章相遇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爸爸的手臂永远保护你……”

两个小家伙伴着母亲轻柔的歌声渐渐入睡。歌里的宝贝,有爸爸的保护。可她的宝贝,从出生就没见过他们的爸爸。

三个月前,抗战就已经取得了胜利,她在报上,也看到了他的消息,又升了军衔,功勋也是记了一长串。却唯独不见他给这里送个消息。

他不主动联系,她也沉住气,不把孩子的事告诉他,两个人分隔万里,竟然好像在暗暗较劲。

前些时候,顾绍开来了封电报,要顾润开带着顾烨赶紧回国。战争总是让人对亲人的思念变得愈发深重,哪怕是顾绍开这样的铁骨汉子,也难免会有柔情的一面。

董则卿也是一样,国内刚经历过战争,他在中国的众多生意还等着他回去亲自料理,

就连好几年都没回国的郑翌展,此番也要回国看看。郑叔和王婶如果知道了,大概是要笑的合不拢嘴了。

一时间,大伙儿全都在准备着回国的事情,惹得季沅汐也坐不住了。可乔景禹却一直没有动静,董则卿也曾让人去查探他的消息,但收到的回复基本和报上所说的没什么出入。

“我必须要回国。”季沅汐对董则卿说。

“孩子呢?”董则卿一早就知道她一定会按捺不住,但顾忌到两个孩子,她才一直没能做出决定。

“带回去。既然战争胜利了,我们也没什么理由留在异国他乡。”季沅汐顿了顿,声音有些哽咽,“如果他真的要假戏真做,孩子我会自己带大。”

“哎,瞎想些什么!指不定他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处理。”董则卿拍了拍她的肩,点头道:“这样也好,跟着我们回去,一路上也有个照应,不然你一个人留在这儿,我也是不放心。”

于是她怀揣着不安的心绪,带着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在海上飘飘荡荡了一个月,终于回到了阔别一年多的祖国。

轮船在上海靠岸,同行的几人一到达上海便买了当天的火车票回南京。但考虑到两个孩子,季沅汐和董则卿不得不在上海多停留两天。

董则卿在上海也有几处房产,他挑了一处周边环境较为安谧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