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181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都撒得出,“乔景禹,我们离婚了,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你不找我,我也无话可说。”

乔景禹心烦意乱,她说的什么,他真的听不太清。

“你看到了,我也有了新男友,法国人。还请你们不要太为难他。”

“什么男友?什么法国人?”乔景禹上前两步,伸手握住她的枪身,往自己的额头上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要你跟我回家,否则,你就开枪,我便不再缠着你。”

季沅汐轻笑,渐渐松了握枪的手:“你还是这么霸道。算了,枪还你,我们也算彼此放过彼此……”

“你舍得?”乔景禹问道。

“总会有舍得的时候。”季沅汐含泪笑着,转身离去。

乔景禹站在原地自言自语地低声说:“罚我吧,罚够了,我再带你回来……”




第118章共舞

熙洋路23号的别墅里,最近总是欢声笑语不断。董则卿只要忙完生意上的事,一定第一时间赶回来,陪着那两个小家伙,什么应酬交际都推了一大半,简直比亲生父亲还要称职许多。

而季沅汐,反倒比他还要忙的样子,白天忙于原先报社的工作,晚上还经常出门约会交际,导致现在两个孩子与董则卿的关系更加亲密。

董则卿倒不是反对她出门交际,但实在是好奇她为什么有如此的转变,难得她今日没有约会,闲在家中,便想着好好盘问盘问。

小束心正被干爹托在手里忽上忽下地做着大飞机,咯咯乐个不停。一旁的小维舟被妈妈抱在手中,咿咿呀呀地张着小胳膊,不安分地扭动着小身子,也想让干爹来抱。

“下一个咯!”董则卿笑着把手里的束心放回小床上,又从季沅汐的手里接过焦急等待的弟弟维舟。

“你就惯着他们吧,每天回来都给带礼物不说,还得陪着他们耗体力耗时间,我看你的那些女朋友要知道了,一定恨不得把我们母子都赶出去。”季沅汐打趣道,“回头你别真成老光棍了!”

“来,去和姐姐一起玩吧!”董则卿举完了维舟,气喘吁吁地把他放到束心身边,笑着对季沅汐道:“我光棍不怕,倒是你,不是回来找孩子父亲吗?怎么倒和个法国人打得火热?崇洋媚外了?”

“你不懂。”季沅汐收起脸上的笑容,没好气道:“就许你们男子广交女友,我们女子竟没有交友的权利了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董则卿拿过桌上的茶水,呷了一口,“你和乔三爷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也不打算对我说了吗?”

“离婚了呀,各过各的。”季沅汐拿起一个摇铃,在逗两个孩子。

董则卿见她还是不愿意说的样子,也不再勉强,只装作没正形地说道:“那你也不能舍近求远地找个法国人。嫁了我得了,束心和维舟都省的改口了,亲上加亲!”

“想得美!”季沅汐拿眼梢瞄了瞄他,故意为难道:“润开姐和玉姝呢?你到底决定了没有?”

“啧!”董则卿屈指在她脑门上轻弹了一下,“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季沅汐呵呵笑着,占了言语上的便宜,总能令她格外开心。

董则卿尴尬咳了咳,当即转移了话题:“晚上有个慈善舞会,我缺个伴儿,你去不去?”

“去啊!”季沅汐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孩子亲爹可在,你确定要去?”董则卿坏笑,这回可轮到他看她犯窘了。

季沅汐眉头一皱,很快便应道:“去!干嘛不去!”

董则卿不禁拍手,“好!你还真是豁得出去!”

富丽堂皇的舞会大厅上,繁复精巧的西洋水晶吊灯折射出柔和的金色光线,珠光宝气的金陵名媛们,都在一群绅士们的搂抱下,酣歌曼舞着。

乔景禹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季沅汐被不同的男人拥在怀里跳着今晚的第三支舞曲……舞步轻盈,却一下下都践踏在他的心上,沉闷地击打着他,他的耳朵刚恢复些听力,听到的却全是令人烦躁的鼓点。忍受不了,于是转身离开。

他从侍者的托盘中取了一杯红酒,正想饮一口,却被清婉伸手覆住杯口,“三爷,鲍尔医生叮嘱过,您现在不宜饮酒。”

乔景禹按捺住内心的焦躁,顺从地把酒递给她。

季沅汐眼风往那处一扫,心中冷笑。

清婉低头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不经意间注意到了她投来的眼神,笑着对乔景禹说:“季小姐的舞跳的真好,不妨一会儿您去邀她一邀?”

“我?”乔景禹愣了一下,觉得自己似乎没什么勇气,不如说更怕被她拒绝吧!

清婉看穿了他的心绪,指了指周围那些对着季沅汐虎视眈眈的男人们,故意刺激道:“三爷退缩了?”

乔景禹心内打鼓,但更看不得别人用这样轻佻的眼神盯着她看,咬了咬牙,还未等一曲彻底结束,就已经大跨步地走向舞池。

季沅汐被他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还未回过神,只听他客气道:“季小姐,可否赏光陪乔某舞一曲?”

季沅汐身边的男伴对乔景禹颔首,只一松手,乔景禹的手就已经揽上了她的腰。

“乔先生竟是这般没有礼貌吗?”季沅汐想挣脱,却被他死死控在怀里。

“法国人就有礼貌?”乔景禹目光阴鸷,看了一眼舞池外与人谈笑风生的法国男人。

季沅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他紧紧抓在她腰间的手,怒目切齿道:“至少是位懂得怜香惜玉的优雅绅士!”

乔景禹的舌尖在抵在口腔侧壁一转,轻笑道:“嗯,我就是这样粗鲁。难道又想拿枪崩我?”

季沅汐看不惯他这副刁痞的模样,撩起眼皮横了他一眼。

他低下头,对她耳语道:“对了,那把勃朗宁还在我那儿。不过碰过女人下体的枪,我一般不再用来对着别人。”

“你!”季沅汐满脸通红,又气又羞,刚一扬手,就被他抓在手里。

“嘘……开始了。”音乐声响起,乔景禹把她的手扳到与肩同高的位置上,放在她腰间的手用力收紧,带着她旋转到舞池中央。

黑色的深V长礼服,把她的肤色衬托得更加白皙盈透,婀娜贴身的剪裁设计,让他握在腰间的手仿佛都能感触到她肌肤的细腻。胸前的两团隆起,似乎比从前更要丰满,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原本就清秀水灵的脸庞,今日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