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21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季沅汐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了书包,正准备起身离开教室。

坐在她前桌的叶晓玲转了过来。

“沅汐,昨日听说周先生对你的文章很是赞赏,我也想拜读一下,可以吗?”

叶晓玲和季沅汐同样都穿着“育德女中”的校服,但衣服的颜色却已经不那么鲜艳了,显然是经常穿的缘故。

但叶晓玲的个子高,面容姣好,与季沅汐那种通透水灵的容貌比起来,她是另一种略显妖冶的美。尽管她身上的衣服都有些发白,也挡不住骨子里散发出的千般柔媚。

“啊?我那篇文章实在还拙劣得很,不值一提。”

季沅汐有些纳闷,当时讨论文章时,不过只有周先生、白玉姝和自己三人而已。

这叶晓玲还挺神通广大,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不过对于别人欣赏自己的文章,她还是很高兴的。

“你别谦虚啦,就让我也当当你的读者,说不定还能给你些建议呢,怎么样?”

叶晓玲也收拾好了书包,她站起来挎着季沅汐的胳膊。

“那好吧,明日我把那篇文章带来。”

季沅汐看着这位突然对自己热络起来的同学,不知如何拒绝。

“不如我跟着你回去拿吧,反正放了学我也没什么事。”

季沅汐想着一会儿还得和乔景禹在外面吃饭呢,但又不能和这半生不熟的同学明说,便有些为难。

“我一会儿不回家,我在外面吃了饭再回。”

“那正好,我知道有家新开的西餐厅,不如我请你吧!”

叶晓玲拉着季沅汐的胳膊就往外走。

坐在季沅汐后桌的白玉姝拎着书包走到她俩前头,对着叶晓玲没好气地说:“看不出别人是在委婉的拒绝你吗?”

叶晓玲放开季沅汐的胳膊,皱了皱她如柳叶似的细眉,说到:“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沅汐见她们有些剑拔弩张的样子,便赶忙走到二人中间。

“不是的,叶晓玲你别误会,我只是约了人没好意思和你说,不过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吃吧,玉姝你也来吧?”

季沅汐一手拉着叶晓玲,一手拉着白玉姝。

“不了,我向来不喜欢凑热闹。”

白玉姝说罢,便抽出季沅汐握着的胳膊,扬长而去。

“你……你什么意思?”

叶晓玲话刚出口,白玉姝早就不见了人影。叶晓玲委屈得一双桃花眼里噙着泪花,任谁见了都不能不为之动容。

“你别难过了,她只是开玩笑罢了。走吧,不是说带我去那家新餐厅吗?我肚里的馋虫刚才可都让你勾出来了!”

季沅汐见叶晓玲破涕为笑,便拉着她出了教室。

乔景禹今日又推了应酬,一处理完陆军署里的公务,便自己开车来了“育德女中”的大门前。

他今日开的是陆军署的军车。他下了车,靠在车门上,他想第一时间就看到自己惦了一早上的小丫头。

他头上的军官帽在冷隽的脸上落下一道阴影,尽管容貌出众,却天生给人一种冷漠的疏离感。

身上的军装,英武笔挺,脚上的军靴让他的双腿显得格外修长。

乔景禹的出现,引来女学生们的纷纷议论,还有的甚至红着脸侧目偷窥。

乔景禹被人打量得浑身不自在,他蹙着眉头,正想回到车里,便看到季沅汐拉着一个女学生说说笑笑的走来。

季沅汐此时也看到了乔景禹,二人短暂的一对视,季沅汐便先红了脸,她赶紧扭过头去。

乔景禹一见到她,原本冷漠的脸上渐渐晕上了一层柔和的笑意,眼里是藏也藏不住的宠溺。

季沅汐一手拉着叶晓玲,慢慢吞吞地终于走到了乔景禹的面前。

“这位是我的同学叶晓玲。一会儿和我们一起吃晚餐,你不介意吧?”

乔景禹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这丫头,怎么单独吃个饭还带个电灯泡?亏的自己连何进都给打发走了。

“这位先生,不知您认识那家新开的‘欧士林’西餐厅吗?”

叶晓玲嘴角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一双桃花眼让人心神荡漾。

“不认识。”

乔景禹并没有看她,径自坐到了主驾上,语气冷冷的,让人不由地想要躲远些。

这南京城还没有乔景禹不认识的地方,他不过是想让这个讨厌的电灯泡识趣儿地离开罢了。

“不如,我坐在前头,为您指路吧?”

叶晓玲显然没有领会乔景禹话里的意思,她跟着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上。
百度闪.爵小.说 s h a n .j u e · me 看最新各类小说。
乔景禹皱了皱眉,眼神里颇有些厌烦之色。

“还不上车吗?”

乔景禹开了车窗,对还站在车外的季沅汐说,声音里明显透着不悦。

季沅汐愣了一下,才开门钻进车后座。

一路上,乔景禹和季沅汐全都沉默不语,惟有叶晓玲一人在不停地指路。

一行人在叶晓玲娇娇弱弱的的声音中终于到了“欧士林”餐厅。

餐厅经理见乔景禹走进来,赶忙笑盈盈地上前问好。

“乔署长难得光临,今日我做东,一定让您和二位小姐满意!”

季沅汐和叶晓玲都疑惑地看向乔景禹,不是说不认识吗?

分明就是熟客的样子。

“私人约会,不必劳烦薛经理。”乔景禹对着薛经理颔首。

“乔署长哪里的话,承蒙您照顾,本餐厅才能生意兴隆,请您吃顿饭,应该的,应该的!”

乔景禹见状,也不再推辞:“如此,多谢薛经理了。”

薛经理殷勤地将他们三人引到一处视野极好的位置,身边的服务生从乔景禹的手上接过军服外套,搭在椅背上。

乔景禹替季沅汐拉开了自己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一旁的叶晓玲见乔景禹并没有想帮她的意思,便只能自己拉开椅子,坐在了二人对面。

用餐时,三人并无过多交流。

只见乔景禹不仅把自己盘中的牛排都切好了推给身边的季沅汐,还用叉子叉了送到季沅汐的嘴边。

季沅汐没有接,但对面的叶晓玲看着有些眼红。

“沅汐,你听说了吗?学校好像是得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