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22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军官的授意,才将周先生调走的,也不知道周先生得罪了什么人?”

“周先生不是请假吗?怎么调走了?”

季沅汐闻言大吃一惊,周先生的文学造诣她可是崇拜的很。这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让他点评自己的文章了。

叶晓玲的母亲在周泽明家帮佣,这些她自然了解。

“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和什么女学生有关。”

“啪”的一声,乔景禹将手里的叉子重重摔在桌上。

把季沅汐和叶晓玲都吓了一跳。

“叶小姐是吧?如若还想好好吃饭,好好上学的话,就麻烦闭上你的嘴。”

乔景禹的语气阴冷,让人不han而栗。

“我不过实话实说罢了……”叶晓玲脸色发青,嘴里还在嘟囔着。

乔景禹突然起身,一手拿起椅背上的军服,一手拉过季沅汐。

“叶小姐,这些东西平日里你怕是也吃不上,今日就敞开了肚皮吃。这学,你也不必上了,吃饱一顿是一顿吧!”

乔景禹冷冷地笑着,拉着一旁愣住的季沅汐走出餐厅。

叶晓玲原本想着,可以借此挑拨他们二人的关系,以她的容貌,男人们不可能不喜欢自己。

可是为什么周泽明是这样,乔景禹也这样?!

叶晓玲紧紧地咬着牙,一身冷汗的呆坐在椅子上,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心中羞愤不已……

乔景禹开着车带着季沅汐在南京城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玄武湖边上停了下来。

“想问你的周先生?”

乔景禹转过脸,冷冷地看着坐在副驾上的季沅汐。

“没有。我想问你,你是唐僧吗?”季沅汐反问道。

“何意?”乔景禹不解。

“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妖精想缠着你?刚才一个不算,学校门口还那么些色眯眯的眼神。”

乔景禹见她吃醋,心里像吃了蜜一般。

“你才是我的小妖精……”

他侧过身去吻住了她的唇。

车窗外夜色沉沉,绿树成荫,风吹过玄武湖,潺潺的水声与树叶沙沙声重叠在一起,不绝于耳……

乔景禹伸手将季沅汐拉到主驾上,季沅汐搂着他的脖子,跨坐在他的腿上。

军车座位宽大,正好能容纳下两人。

“小妖精,贫僧想要吃了你……”




第十六章争吵
五月鸣稠,六月精阳。

哪怕此时车外夜风习习,也不能熄灭车内这对半裸男女缱绻缠绵的欲火。

汽车后座上散落着男人的腰带、军装裤子,还有女学生的黑色长裙和rǔ白色内裤……

被箍在乔景禹和方向盘中间的季沅汐,身上的校服连着内里紧缚着的胸衣,都被乔景禹撩了起来。

他的头埋在她那嫩白浑圆的双rǔ间。阖上眼,他正深深品吸着这对令他神魂颠倒的粉白玉兔。

顺着她rǔ房漂亮的曲线,他火热的舌尖触上了一朵粉色的娇蕊,在他温柔的舔吮下愈发挺立。

季沅汐只着一双白色长筒袜跨坐在乔景禹不着一物的下体上。两个人的私密处紧紧贴合在一起,
乔景禹的手托着她的袅袅细腰,一上一下地来回挺送。

渗出的花蜜弄湿了两人融汇在一处的耻毛,乔景禹的腿间,也全是一片温热的湿滑……

她的一双纤纤玉手抓着他的头发,怕抓疼他,却又像抓着救命稻草般不敢松懈。

她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身体,似要将自己的花心紧紧包裹住他的硬物,不让他轻易溜走,嘴里发出阵阵娇啼。

“吻我……”乔景禹倏地将自己的脸从她的双峰中抬起。

季沅汐搂上他的脖颈,用自己的柔唇吸住他的嘴。她的舌尖像只魅惑的灵蛇在他的檀中肆意游走。

雪白的藕臂将二人的距离越拉越近,双腿的纠缠将二人的ròu体紧紧结合在一起,不容半点空隙。

乔景禹的一只手从她的腰间挪到了她的背上,一只手紧紧地掌着她浑圆的臀部。

他用力地将身上的人往前一送,季沅汐浑身一阵酥麻和颤栗袭来,她的背抵着他的手掌,便靠到了方向盘上。

“嘀————”

一阵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响彻整个玄武湖,划破寂静的夜晚。

季沅汐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一激淋。正想坐起,却被乔景禹死死按在身下。

乔景禹此刻正沉浸在她秘洞的收缩带来的快感中,如何能顾得上其他不相干的声响。

片刻后,花心的热烫和收缩让他再也忍受不住,他咬住牙猛挺了几下,体内的阳精如火山喷发般泵射而出,抵达她的最深处……

待身下的筋挛渐渐消失,乔景禹复才将靠在方向盘上的季沅汐搂到怀里,二人依偎着靠在座椅上。

刺耳的鸣笛声这才消失,只有偌大的玄武湖上还能听见一阵渐弱的回响。

“刚才吓坏我了。”季沅汐心有余悸道。

“哪来的小妖精,竟如此胆小?”乔景禹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故意嘲弄道。

季沅汐在言语上从未赢过他,便发了狠,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嘶~怎么又咬我?”

显然有些疼,乔景禹微微皱了皱眉。

“你说我妖精,那我便咬你一口,给你做个记号,省得往后又被别的妖魔鬼怪惦记上。”

“好,那你在我身上都咬一遍吧!”

说着,乔景禹便要把身上敞着的衬衣索性脱掉。

季沅汐见状,正要开口驳斥一句,便看到外面有一道光远远射了进来。

她忙站起身来,把后座上的衣物,一股脑的扔到他脸上。自己赶紧窜回了副驾上。

“什么人!”一队巡夜的卫兵听到一阵军车的长鸣声后,循声而来。

相比意乱心慌的季沅汐,车内的乔景禹稳若泰山,他慢悠悠地系好了衬衫的扣子,也不急着穿裤子。便放下半个车窗,对着外面的人阴冷地说道:

“陆军署乔景禹。”

领头的卫兵本想盘查一番,却用手电筒照见这辆军车的车牌,的确是陆军署乔署长的车,便立刻并腿挺胸,向不远处的军车行了个军礼。

“乔长官好!我们是今夜的当值卫兵,巡夜至此,长官有何吩咐,请示下!”

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