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36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父亲安好,女儿今日特来给您请安。”

季沅汐对着坐在书桌前的季先礼福了福身。

“坐。”

季先礼拿着毛笔的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季沅汐走过去,缓缓地坐下,仿若又回到了从前在季府里晨昏定省那般。

“听母亲说,父亲前些日子病了?现下可还好?”季沅汐的声音听起来乖巧懂事。

“无碍。”

季先礼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小女儿。

小女儿出落得愈发像三姨太孟氏了。不过比起孟氏的弱不禁风来,小女儿看起来倒是圆润不少。

季府家大业大,自季先礼开始主家后,就很少在后院耽误时间,几房姨太太也均是为开枝散叶才娶的。

季先礼所出三子三女,除了儿子他偶尔还亲自管教外,三个女儿他基本是不大管束和亲近的。如今看到小女儿已亭亭玉立,不免有些感怀。

二人沉默了许久。

季沅汐复道:“父亲,沅昊的事儿您也别太放在心上。”

“别跟我提他,翅膀硬了我管也管不了。倒是你,子珩对你如何?”

季先礼顿了顿手中的青玉紫毫笔,望向季沅汐。

“父亲安心,我在乔家挺好的。”

季沅汐没想到,甚少关心自己的父亲会问及她的近况。

“嫁人了,就把心放在夫家,娘家没什么事需要你操心的。子珩不是还受伤了?吃罢饭就回去吧!”

原本也想关心一下女儿,可贴心的话刚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又是冷言冷语,季先礼活了这把年纪,却还是不知如何在言语上关爱子女。

季沅汐似是早已习惯父亲这般模样,作了揖便退下了。又在季夫人的院子里吃罢饭后,才在季沅昊和陈妈的目送中坐车离去。

车刚驶出季府所在的街巷,车胎就突然爆了。

司机老严下车察看后,便对车里的季沅汐无奈地说:“少奶奶,车胎被扎了,这车一时半会儿怕是走不了了。”

还好天色尚早,季沅汐和穗儿闻言都下了车。

“严伯,不行你就到季府去找门房,让他给你找几个懂车的来,我和穗儿先走。”

季沅汐刚说完,就有两辆黄包车从她边上经过。

“坐车吗?小姐?”拉车人冲着季沅汐吆喝了一声。

季沅汐和穗儿便一前一后地坐上了黄包车。

“去中心医院。”季沅汐还未坐稳,车子就被拉动了。

黄包车一路疾驰,在快要接近中心医院那个街区的时候,突然拐进了一个巷子里。

“师傅!是不是走错了?前面直行就能到了。”季沅汐突然心里有点紧张。

“小姐,你不知道,前面封路了,咱们只能走小路。”

她回过头去,发现身后穗儿的那辆车不见了,显然他们并未跟着自己走这条路。

季沅汐越来越感到不安,她冲着拉车人喊道:“停车,我还得下去买点东西!”

拉车人并没有听从她的吩咐,而是拉着车跑得更远了。

“停下!你是什么人?快停下!”季沅汐不停地从车上站起,却因为车的速度太快,又被颠得坐了下来。

她疯狂的叫嚷着,阒无一人的空巷中只有她的回音……

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儿,车子停在一个大仓库前。之后就从仓库里冲出几个壮汉,将季沅汐双手双脚都用麻绳捆住,眼睛也被一块黑布蒙上。

她被他们扛起,扔到了一个墙角。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心里除了恐惧已经容不下任何情绪。

中心医院的病房内,顾尚钧正在给乔景禹检查伤口的愈合情况。

“你这伤愈合的不错,就是小心近期内别有大动作,否则还可能撕裂。”

顾尚钧说着,环视了一下四周,疑惑道:“弟妹呢?怎么今日不见她来?”

“哦,她今日回趟娘家,这会儿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吧。”

乔景禹看了眼墙上的钟,已经是下午六点,三点的时候便接到季沅汐从季府打来的电话,说是这就过来,按理说早该到了。

顾尚钧心里一沉,赶紧说道:“刚刚我在大街上,看到有辆黄包车拐进了旁边的巷子,车上的人身形瞧着挺像弟妹,可那车跑得太急了,也没看真切,想着也许是我看错了……”

“阿进!”顾尚钧话未说完,乔景禹就把何进叫了进来。

“快派人去查查,少奶奶现下在何处?”乔景禹复又转头对顾尚钧说:“尚钧兄刚才说的是哪条巷子?”

“三七一巷!”

“查!”乔景禹面露戾色,额上青筋凸起。

“是!”何进领命后,飞奔而去。

南京港的某一仓库中,季沅汐被人灌下了一杯味道古怪的药水后,开始浑身燥热、手脚绵软……




第二十五章催情剂
季沅汐身上的麻绳已被解开,但手脚却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就连声音她都发不出来。她的头脑昏胀,眼神开始涣散,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她使出浑身的力气,咬破下唇,也仅能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些。这片刻的清醒,却让她听到这些人肮脏恶心的对话……

“这妞儿看起来不赖,细皮嫩ròu、前凸后翘的,我都有点舍不得这么草率的糟蹋了。”

一个男人说着就上前摸了一把季沅汐的下巴。

她想避开,却浑身无力,刚一扭头,便栽倒在地上。

“你舍不得,我舍得,要不是得等着水哥来,我早就上了!”

“可是这药能撑到水哥来吗?”

“这你就不懂了,这药可是好东西,洋人的玩意儿。据说只要不泻火,这药就得折磨人到死!”

“哥几个儿,要不咱先过过手瘾?这妞儿奶子可真大,一定好吃,哈哈哈!”

她瘫倒在地上,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默默流出的泪水浸湿了蒙着双眼的黑布。嘴角抽动着,发出几声微弱的“不”字……

她感受到有人在渐渐地逼近,她用尽全力护住自己的身体,无力的双臂却很快被人分开、按住。

上身的衣物被人粗暴地尽数撕开。当丰满的胸部赫然出现在这群暴徒的眼前时,季沅汐已经咬紧了牙关,只要他们敢乱来,她就一头撞向他们,有一个算一个,绝不能让他们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