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37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易得逞!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惊得这群暴徒顾不上眼前的温香软玉,就纷纷往仓库大门的方向跑去。

仓库大门上的锁被子弹打穿,乔景禹率先冲了进来,随后进来了一大群士兵,将这群不知死活的暴徒用枪抵着,团团围住。

乔景禹在偌大的仓库四处搜寻,终于在一处堆满了草料的角落发现了瘫倒在地的季沅汐。

除了下身的一条长裙还完好外,她身上的衣料被撕得破烂不堪,细白的胳膊上,一块块青紫,一对玉rǔ也裸露在外……

乔景禹脱下自己的衬衣,将她的上身紧紧裹住,又摘下她双眼上的布条,将人搂进怀里。

“汐儿,别怕,我来了,我在这……”

乔景禹搂着她,感觉到她的身体十分滚烫,嘴角抽动着却发不出声来,眼里噙着的水雾顿时变成泪珠不断地滚落下来。

他的胸口就像被人狠扎了一刀,绞痛难忍。他摸了摸腰间的手枪。

“汐儿,乖乖在这儿等我。”乔景禹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将她扶好靠坐在墙角,起身而去。

“下的什么药?”乔景禹半裸着上身,眯着眼,拿枪指着其中一个男人的太阳穴,杀气腾腾。

“催……催……催情药……”刚才还一副耀武扬威的男人,顿时吓得尿了裤子。

“砰!”的一声,乔景禹一枪射在了此人的大腿上。

“啊!”男人惨叫了一声,跪倒在地。

“解药拿出来!”乔景禹的枪往他的另一条腿指去。

“没……没有解药,必须得有人帮她泄火……”跪着的男人疼的说不上话,旁边的人只好出了声。

“砰!”又一声枪响。

乔景禹毫不留情地一枪毙了眼前这个跪着鬼哭狼号的男人。

随后,仓库内又响起了三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把他们的眼睛都给我挖了!”

乔景禹瞟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四具尸体,阴鸷的眼神让人不han而栗。

“把手也给我砍了!”

乔景禹紧握着拳头,发出一阵骨节的脆响。

他说罢转身,走到季沅汐面前,弯下腰,横抱着她走出了仓库。

“穗……穗……”

季沅汐躺在乔景禹的怀中,艰难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穗儿?”

乔景禹将耳朵凑近她的嘴边,凭着模糊不清的发音猜测道。

季沅汐费力地点了点头,便阖上了眼。

乔景禹抱着季沅汐上了车,冲着仓库里头的何进招了招手。

“三爷!”何进小跑了过来。

“去查查穗儿的下落,有消息立马回报。”乔景禹说罢,便吩咐司机开车。

“是!”

何进从仓库内召集了一列士兵后,坐上了一辆军车。

此时季沅汐体内的药劲儿正在往上涌,浑身上下有种抓心挠肝的燥热在啃噬着她。

乔景禹见她的脸憋的通红,额上尽是细密的汗珠,他便用手不停地给她扇风。

“汐儿,马上就到家了,你忍一忍。”

季沅汐微阖的双眸上泪光点点,纤密的羽睫上挂着细碎的泪珠,微微颤抖着,发出几声痛苦的闷哼。

汽车一路疾驰,终于到达了乔公馆。乔景禹抱着她快速跑到楼上卧房,他将季沅汐身上的衣物解开,把她放到浴缸中,打开淋浴花洒,从上而下浇洒着她。

滚烫的身体,因泡在温水中而感到有一丝丝清凉,季沅汐体内的燥热得以缓解,但胸口仍是像有万千虫蚁爬过一般,难忍的麻痒入骨入髓……

“难受……难受……”

季沅汐紧闭着双眼,艰难地发出声音。

泡了这许久,她体内的药竟还未消散,乔景禹蓦地想起方才那人的话来。

他看着眼前那嫩若凝脂的脸蛋被欲火烧的通红,水润的双唇娇艳欲滴。

季沅汐白腻的双峰随着水波起起伏伏,两点樱红在水中傲然挺立。修长白皙的双腿在水中如两条柔软的白蛇蠕动着,双腿交界处的绒毛在水里若隐若现。

此时赤裸在水中的季沅汐,比平日还要诱人几分。

乔景禹顿时血气上涌,仿佛他也中了那邪性的催情剂一般。他阖上眼,五指插入她的墨发间,扣住她的后脑勺,双唇冲着那娇润的唇瓣覆去。

氤氲的水汽环绕着,两条火热柔软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水里的季沅汐扭动着娇躯,她伸出两条湿淋淋的细臂搭上乔景禹肩头,指尖上的水珠顺着他厚实的肩膀缓缓流下。

乔景禹站起身解开腰带,脱下裤子,一步跨进了浴缸。原本还算大的浴缸,因为乔景禹的进入而变得有些局促。

乔景禹将在水下的季沅汐抱到自己的身上来,他微弯着膝盖,让季沅汐分开腿趴在自己的身上。

她柔软而饱满的双rǔ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呼吸间带起rǔ峰的起伏,触动着他健硕的胸肌。

“热……”

季沅汐喘着气,氤氲的水汽让她不停扭动的身体仿佛笼上一层带着情欲的光。

乔景禹的喉结滑动,口干舌燥。他用手托住她的腋下,将她稍稍抬起,而后把脸埋进她还淌着水的rǔ房之间,唇舌在两粒rǔ珠上轮流含吮。

淌下的水正好流到他的嘴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得了他的渴。

季沅汐的脸此时都快红透了,她双眸微阖,连睫毛上都带着湿热的水珠,微微颤抖着。琉璃色的瞳仁里流露出情迷的欲色。

沉在水里的私密处微微张开,触到了乔景禹坚挺的部位,两相摩擦、刺激,早已让人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坐在浴缸中的乔景禹用力往前一挺,坚硬的物什便借着水流和花穴中渗出的滑腻挤了进去。

“嗯~”

季沅汐伏在他的身上吟哦娇喘着,热气喷洒在乔景禹的耳畔,让他不由地加快了身下的力道。

水波随着男女晃动的身姿荡漾着,二人在水中浮浮沉沉、沉沉浮浮,不知餍足……

不知过了多久,乔景禹感受到身下的花穴里,ròu壁正在快速地收缩着,他忍不住低呼一声,抽出了肿胀不堪的硬物,喷射了出来……

浓白的液体与水交融在一起……

他在心里长吁一口气,还好没有因为这场淋漓尽致的鱼水之欢丧失了他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