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48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荐身后的季沅汐。

季沅汐错愕,原来这位是阿进的爹!

“请少奶奶安!”

管事见到季沅汐,额上的褶皱都舒展开了,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边说边给季沅汐做了个揖。

“何叔好!”

季沅汐微笑着,上前虚扶了他一下,打心里觉得这是位慈蔼的长辈。

“好,好!哈哈哈!三少爷在里头,少奶奶您跟我来。”

何管事还是第一次见着这位三少奶奶,心里由衷地高兴。

他从十三岁便来了乔家,在乔家娶妻生子,后来又拖家带口地跟着老太太到了南京,乔景禹便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后来老太太作古,乔景禹便安排他到了这处别墅,每日的扫洒庭除也有下人应对,因而说是管事,实则就是想让他安享晚年。

乔景禹待他就如亲人,如今见着眼前这位三少奶奶,一副乖巧可人、知书达理的模样,觉着三少爷这下总算是婚姻圆满,叫他如何能不高兴!

何管事一路走来喜形于色,将后头的季沅汐引至一处小木门前。他轻扣了两下,木门吱呀一声就被人打开了。

“少奶奶请……”

季沅汐一脸茫然地走了进去,何管事就同开门的下人一并退了出去。

木门被带上后,季沅汐这才注意到前面雾气缭绕的温泉池子。

“来了?”

乔景禹只披了件浴袍,从温泉后面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愣着做什么?过来啊……”

乔景禹见她愣在原地,便几步上前将她拉到池边。

“你……今日不忙?”

季沅汐连周末都很少见他这般悠闲,何况今天还是工作日,怎的有闲心泡起温泉了?

“老早就想带你来了,正好今日空闲,带你来放松放松。”

乔景禹说着便要替她宽衣。

季沅汐拿开他的手,“这温泉别墅又是你哪位‘狐朋狗友’的?”

她想起前些日子和他去过的宋氏庄园,便想着有可能又是某位朋友的私产让他借了来。

“这地方不是‘狐朋狗友’的,却是一位红颜知己的。”

乔景禹嘴角上挂着一丝邪魅的微笑。

季沅汐娥眉微蹙,心中有一丝酸涩,嘴上还是强装的镇定:“那你应该让你那位红颜知己来陪你戏水啊……”

乔景禹搂住她,低头吻了上去。

他的唇瓣火热、湿润,就像这不断上升的氤氲雾气,令人迷失其中。

“傻瓜,这温泉别墅是你的。”

乔景禹离开她的唇,低声说出这句话后立马又吻了上去,将她内心的疑问全都堵回了嘴里。越吻越深,全然不给季沅汐张嘴的机会。

他一手伸进她的墨发中,将她的头抬起迎合自己,一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解带、去扣……

最后将两人都剥离得干干净净,才抱起她缓缓走进这撒满玫瑰花瓣的温泉池水中。

季沅汐被他的吻搅得心荡神驰,全然不记得昨晚才闹过的别扭,还有心中无数的疑问。

不是不记得,只是此刻不愿去想起。

氤氲的热气让她腮晕潮红,纤细的胳膊攀在他的肩膀上,任他亲吻自己脸上的每一处。

饱满的rǔ房紧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原本圆润的外形此时被挤压得变了形状。

乔景禹的手在水下轻轻揉捏着她富有弹性的翘臀,两人修长的腿在水中交交缠缠,引起水波微微荡漾,花瓣慢慢四散。

稍烫的泉水将两人的体温迅速升高,春情只需一触即燃。

“这水,好舒服,可以抱着我睡一会儿吗?”

季沅汐缓缓睁开眼,声音甜糯地冲他撒着娇。

乔景禹本就不想在这展开攻势,今日他需要积攒力量,厚积薄发。

只是刚才的画面太过……淫靡撩人,险些没忍住。

“好,一会儿回屋,你得听我的。”

乔景禹宠溺地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不是我的别墅吗?为什么听你的?”

季沅汐背对着坐在他怀里,一脸矜傲地故意与他抬杠。

“因为你是我的。”

乔景禹的唇蹭着她的耳垂,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朵里,仿佛比这蒸腾的水汽还要灼人。

“说不过你。不过你什么时候偷偷买了这个地方?”

把狡辩变成情话,他永远信手拈来。季沅汐只好换个话题。

“等你哪天看到房契自然就知道了。”

乔景禹一手搂着她的腰贴壁而坐,一手撩着水,浇到她滑腻的香肩上。

自他从美国毕业回来后,在“三言书局”再次见到她,便一直念念不忘。只要有空暇必定会到她们学校门口偷偷瞧上她一眼。

早在那会儿,他就买了这个温泉别墅,而且是以她的名义买的。

因为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像今日这般,鸳鸯共浴。




第三十三章孩子
“半卸红绡出洞房,依稀侍辇幸温汤,三郎方爱霓裳舞,珍重梅姬且素妆。”

拥着怀中娇娇软软的美人泡在温泉里,乔景禹阖着眼,脑海里闪现出这首有关李隆基与杨玉环的诗来。

故事的结局,终究是是君王负了美人,从此茕茕孑立、孤家寡人……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这两样,乔景禹都想要。

他嘴角浅笑着低下头,吻了吻季沅汐平滑细腻的香肩:“小东西,还没睡够吗?”

“唔~好想在这睡上一天……”季沅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纤白的胳膊拍在水面上,激起一层水花。

“办完正事儿你再睡!”

乔景禹一把将人从水里捞起,替她裹上干净的睡袍,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捂在她的眼睛上,往温泉后面的屋子里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贴着,光脚走在铺满了雨花石的小径上,五彩斑斓的雨花石被水渍打湿,显得愈发玲珑通透。

推门而入,满室的馨香清而不浊、醉人心脾。季沅汐深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这清雅的香气仿佛渗进了她的肌理。

乔景禹将她带到床边才放下覆在她双眼上的手。

装裹着紫檀木大床的轻纱床幔外,暮色寂寂、烛影重重。床头上方悬挂着他们的结婚照,与乔景禹书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