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55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么,你怎么下来了?”季沅汐垂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有些饿了,便下来看看你都寻着些什么佳肴。”乔景禹说着,回过头去瞥了瞥刚才那碗黑乎乎的汤水。

“最近,最近大夫说我,什么脾肾两虚,对,就是脾肾两虚,嗯。便给我开了几副汤药,都是补身子的。”季沅汐此刻词钝意虚,她抽出被乔景禹拿着的手,故作镇定地走到桌边,吹了吹那碗汤药。

早知道就凉着喝了,这药穗儿早就替她熬好了,刚才要不是觉得凉,想热上一热,这会儿也不会被他逮个现行。

一时嗟悔无及。

“哦?什么大夫?哪天也替我瞧瞧?”乔景禹也靠近那碗药,弯下腰去嗅了嗅,一贯不喜中药的他,刚闻到点味儿便用手捂住了鼻子。

季沅汐将心中的慌乱强制压下,言笑晏晏道:“你再补,我岂不是要灰飞烟灭了?”

“我的汐儿学坏了~”乔景禹说着用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怎的都学会说荤话了?”

季沅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是心慌还是害羞,一时间心如鹿撞,砰砰直跳。

“不是饿了么?光喝这个怎么能喂饱自己?”乔景禹边说边从椅背上取了围裙系上,“坐这儿等着吧。”他冲着季沅汐挥了挥手。

她便乖顺得坐在他后头,一边喝着手里的汤药,一边看着他洗菜、切葱、烧水一顿忙活。

平日里那个清冷无匹的男人,此时摆弄起油盐酱醋来,仿佛也沾染上了几分烟火之气。

“好了。”乔景禹把碗端到她的面前。

白瓷碗里,油亮的面条上缀着几截焦脆的小葱段,怕她腻,还烫了几颗小青菜在上面,还未入口就已是葱香四溢。

“还记得这个吗?”乔景禹用手轻轻擦去她嘴角上残留的黑色药汁。

“记得。”季沅汐的眼圈有些泛红,纤长的羽睫微微抖动着。

成婚的第一晚,他给她做的就是这样一碗葱油面。

用料简单,却令她回味至今。

她从未想过,有一日他们的关系能像现在这般亲近,她能感觉出他对自己的宠爱,却又时常忘了报之以李。

有那么一瞬,她想将所有的一切都向他坦白,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谢谢。”季沅汐说出这两个字时,也将眼里的泪水一并咽回了肚里。

乔景禹笑笑,眼神里却是期待落空后的怅然……

次日,乔景禹抽着烟,站在书房的窗边,看着季沅汐坐着汽车离开乔公馆后,便叫何进上来。

“三爷!”

“去药铺查查,这里头都有些什么药。”乔景禹扔给何进一包药渣。

“是!”何进接过东西,转身出门。

“等等!别去‘济仁堂’。”乔景禹说罢,将烟头揿灭在烟灰缸里。

何进不明缘由,却也不敢多问,行个礼便退了下去。

乔景禹坐回椅子上,阖上布满血丝的双眼,揉捏着眉心。

这些日子,每每二人欢好过后,季沅汐不是饿了,就是渴了,无论多累多晚也得下楼去,还不让他替她跑腿。

不是没有怀疑,只是不愿去猜忌。

如同昨夜那场经久的欢爱,他都只是在麻痹自己而已。他们的感情和婚姻从始至终只有他是全情投入的,是卑微的。纵使付出了一切,她也仅是报以敷衍的态度。

那碗汤药是何物,他心知肚明,却仍是不愿意去面对。他想让她亲口来解释,只要她说的,他都可以信,然而她只说了一句“谢谢”。

疏离又客气。

再过一个星期,季沅汐的实习工作就要结束了,与此同时她与许多同期的毕业生一样都将面临之后的工作抉择问题。

是回归家庭,还是融入社会,又或者继续接受更高的教育,是这个年代的知识女青年都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季沅汐的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一番打算。出国留学眼下对她来说不太现实,倒是周泽明的提议让她有些动心。

周泽明自从被调离“育德女中”后,一直在一所小学任教,同时还在《金陵新报》做一名专栏作者。季沅汐就是在这家报社实习,故此二人常有联络。

周泽明此前就有意向自己创办一家报社,并且盛情邀请季沅汐毕业后加入报社的组建工作。

这对季沅汐来说,无疑是一次新的挑战和机遇。能从事自己喜欢的文字工作本就是一件令人欣悦的事情,更别说能自己亲自参与整个报社的幕后构建工作。且不论成功与否,光是这个过程就足以让她受益一辈子。

现下,唯一棘手的就是乔景禹。

对她参加工作一事,乔景禹本就不太乐意,更何况他对周泽明成见之深,季沅汐也是有深刻体会的。今晚,她务必要想好说辞,好好与他商量。

然而,今日乔景禹的脾气不太好,自何进查明那些药渣的成分后,乔景禹便早早忙完陆军署的公务回到了乔公馆。

公馆内的下人,无一例外地都对一脸阴郁的乔三爷避之不及。

季沅汐刚进门,就看不到半个人影。

“穗儿!穗儿!”季沅汐四处张望着喊了两声。

穗儿闻之从厨房里头轻手轻脚地溜了过来。

“都跑去何处了?一个人也没有?都快饿死我了。”季沅汐对着偷偷跑来的穗儿大声说道。

今日出去采访了,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她这会儿早就饿得眼冒金星了,也顾不上换衣服,放下包就坐到了餐桌前。

“小姐,姑爷一大早就回来了。也没用饭,就上楼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穗儿一边替她摆好碗筷,一边放低了声音说道。

“怎么了?是病了吗?”季沅汐心里一沉。

“不是,应该是有什么事惹姑爷生气了,连阿进都一副战战兢兢、不敢多言的样子。”穗儿递给季沅汐一条湿帕子,复又凑到她耳边说着,“我问阿进,他只说让少奶奶小心点。”

季沅汐拿着帕子擦着手,闻言微愣,心忖,“乔景禹平日总是板着副面孔,也怪不得下人们都惧怕他。但以自己这些时日的经验来看,他对自己总是有些不同的,只要待会儿乖顺一点,想必他应该也不会对自己横眉竖目的吧?”

“难为阿进还替我着想。没事,我自有分寸。”季沅汐笑笑,把帕子给穗儿,便对着一桌饭菜大快朵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