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60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她蓦地睁开双眼,就看到镜中的男人正在努力地舔吃着自己裸露的下体。

不觉眼饧颜晕,心中一阵羞耻,双手胡乱揉抓着他的头发,腹内已是暗潮涌动,春流汩汩流出……

湿滑的蜜液落入到乔景禹的嘴里,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奔腾。

沸腾的血液仿佛此刻全都涌向了下腹的某一处,怂恿着他去毫无保留地进占这春情漫溢的女人。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汐儿可知这句诗的意思?”

乔景禹起身,墨色的眸中闪着亮光,如有漫天的星辰坠入,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情迷正盛的季沅汐一时间琢磨不透他的言外之意,微喘着轻抿了下樱唇,摇了摇头。

“此刻惟有汐儿之身,方能解我相思之苦……”平时一贯清冷高傲的乔景禹,说起荤话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

可如此浪漫的诗句经他这么一曲解,着实令人万般羞臊。

乔景禹看到她这般,更加心爱得不行,唇角不自觉地就扬起一抹惑人的弧度,继而覆上去,在她的柔软的檀口中恣意攫取。

身上的衣物也被他迅速的解下,火热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阻碍的交缠在氤氲的浴室里。

入目之处皆是无限春情。

季沅汐纤细的胳膊勾住他的脖子,两条玉腿也主动地缠上他的腰间,两片雪白浑圆的臀ròu被他托于火热的大掌中,任他施为。

只那一瞬,季沅汐便感到下体顷刻间被他占满。就在结合的瞬间,二人口中同时发出难以抑制的愉悦呻吟。

镜中的男女忘我的交媾,仿佛只有如此,才能消解彼此心中积攒了多日的相思之情……

每一次挺动,乔景禹都想要深入、再深入,连他的腹肌都沾染上了彼此欢爱的气息,滑腻淫丽。

他只想一直占有这个温润的巢穴,被她的紧致包裹,被她的湿滑灌溉……

一次次温柔而缱绻的律动,一直持续到身下的ròu壁开始止不住的收缩。

身上的女人随着魅惑的娇吟声仿若化为了一滩水,惫怠地趴在他的肩上,双腿也开始从他腰间缓缓滑落。

“好汐儿……再坚持一会儿……”乔景禹将她逐渐滑下的双腿撩起,夹在胳膊下。

最后猛地抽送了几十下,低吼着紧紧抱住她。健硕的身躯正在筋挛,他倏地抽出那条浸满了爱液的巨物,白稠的精液喷射而出……

季沅汐从他的身上下来,将自己的头埋入他汗湿的怀中,用手轻轻抚着他的胸膛,柔声细语道:“谢谢你能体谅我……”

“以后别对我说谢。”乔景禹在她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二人在浴室里洗净一身的淫靡之后,乔景禹又找出药箱,给她的伤口上了药,才将她抱回床上,拥着她安心地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乔景禹不忍叫醒还在睡梦中的季沅汐,便轻手轻脚地独自下了楼。

何进早就收拾妥当等在了楼梯口。

“去江宁大饭店把我的配枪取来,顺带把房退了。”乔景禹放低了声音对何进说道。

“是!三爷,今日是去军政部报到的日子,您别忘了。”昨晚那一番折腾,何进怕他忘了这要紧事。故而一早等在楼下,要不是乔景禹及时下来,恐怕他又得冒昧地去打扰刚刚和好的小俩口了。

“我知道。沅昊呢?”乔景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瞧见季沅昊的身影。

“季少爷昨夜宿在客房了,这会儿在厨房,说是要给少奶奶‘亲自’做顿早餐。”何进略带嘲讽的说道。

他暗自腹诽,这季少爷,说什么亲自下厨,结果还不是坐在椅子上指挥着穗儿干这干那的。

“哦?难得他这么有心,我去看看。你先去忙吧。”乔景禹说罢便抬腿往厨房走去。

季沅昊见乔景禹进来,立马从椅子上起身迎上去,嘴里还叼着一块面包片。

“姐夫,我三姐呢?可还好?”季沅昊把着嘴里的面包片拿下来,遂又抓着乔景禹的胳膊,有些紧张地询问道。

“不碍事,都是皮外伤,一会儿我去军政部报到后,就带她上医院再做个全面检查。”乔景禹说着拍了拍他的肩。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我做了早餐,一会儿姐夫也尝尝吧?”季沅昊这才放下心来。

“好。今日你同我一起去军政部报到,先在我身边呆上一两年,再放你到军中历练。”乔景禹说道。

“姐……姐夫……那个,昨夜在江宁大饭店的事儿,我不会告诉我姐。不是,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季沅昊对乔景禹这番突如其来的安排有些犯懵,他以为这是希望他隐瞒昨夜之事,而给出的等价交换。

“臭小子,你想什么呢!往后,你跟在我身边,尽管向你三姐如实汇报我的所有动向!”乔景禹拍了一下季沅昊歪怔的脑袋。

自己的这番安排,本就想让季沅汐安心,怎知却让这小子歪解了去。

更何况,虽说季沅昊在黄埔军校中的表现不算特别突出,但放在军中也算是出类拔萃。将他暂时安排在自己身边,既能让季家安心,往后再将他派去军中任要职也可服众。

“是!”季沅昊像模像样地向乔景禹敬了个军礼,而后拔腿就往外跑。

“你去哪儿!”乔景禹对着飞奔而出的季沅昊喊。

“我不同姐夫一块儿走了,我怕别人知道咱俩的关系!”季沅昊边跑边回头冲着乔景禹摆手。

这小子,他乔景禹都不怕别人的闲话,他倒是开始避嫌了。

乔景禹望着季沅昊远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乔公馆众人见状,这才没有了昨日那般如履薄冰的模样……




第四十一章“肇事者”
待季沅汐下楼,乔景禹已经离开乔公馆往军政部去了。

“小姐!”穗儿见她从楼上下来,立刻冲上前去,拉着她左看右看,“小姐,到底伤了哪处?”

“那车没撞到我,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的,没事的。”季沅汐抱了抱满脸忧色的穗儿。

“呜呜呜……小姐,你可吓坏我了……”穗儿想起昨夜小姐那番失魂落魄的的样子来,还是心有余悸。

“别哭了别哭了,我这不好好的嘛!”她用手顺了顺穗儿的后背。

“对了,这个,这个是昨夜送您回来那人留下的名片。他说,如果您去医院,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