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90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对不起……”她的眼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今天才意识到,作为他的妻子,她对他的爱,可能还不及清婉一个陌生的女人对他所做出的牺牲。

乔景禹以为,她是在为昨晚将他撇在郊外的事而道歉,他吻了吻她的头,笑着道:“终于服软了?”

“嗯……往后我不会丢下你一人了。”不论往后发生什么事,她再也不想躲在他的保护伞下,让他独自去面对了。

“我就知道汐儿不是那种硬心肠的坏女人……”乔景禹闻言,心中已是十分满足,身上的疲惫也消散了大半。

他抱着她上楼进了屋,将她放到床上,便起身道:“你睡吧,我去冲个澡。”

“一会儿还回部里么?”她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乔景禹思忖了一会儿,想着案犯业已招供,不如在家陪她一会儿好了,便轻声哄道:“我晚点再去,好不好?”

“嗯!”她高兴地点点头,“我去给你放水泡个澡吧,舒服些。”

她起身将乔景禹拉到床上,“你先休息会儿,水放好了便叫你。”

乔景禹点点头,笑着看着她跑进了浴室。

由着她去吧,他想。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乔景禹的眼皮越来越沉……

“水好了!”季沅汐在浴室里喊他,却没见他没有反应。

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便看到乔景禹靠在床头睡着了……

清隽白皙的脸上,五官如雕刻般立体,眉似墨画,长睫如扇,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唇紧抿着。

他的睡颜比平日的模样要平和许多。

她从未见过像他如此好看的男子。

她俯下身,凑的更近一些,他温暖的鼻息便轻轻拂过她的鼻尖。

她忍不住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乔景禹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啊!”惹得她惊呼一声。

“偷偷亲我?嗯?”乔景禹唇角一勾,得意的像抓住了干坏事的孩子。

“嗯,你好看。”她垂着眸,脸挨在他的脖颈上,小声地招供。

“有那么好看吗?我怎么没发现?”乔景禹用手勾起她的脸,让她与自己对视。

就是很好看啊,她心想着,便将自己的唇贴到了他的唇瓣上。

柔软的唇瓣,还带着口脂的甜香,弥漫在他的口中。他的舌尖在她的小舌上轻轻绕圈,像含着一块粉色的软糖,舍不得一口吃掉。

本来是她去吻他,最后却变成她在配合。最后连呼吸都被他吻乱了,娇喘着将手勾上他的脖子。

绵软的身子趴在他的身上微微起伏、蠕动,让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抚弄。

他的手探入她礼服的裙底,摸到了光滑丝薄的玻璃长袜,他的手指将它褪下一点,那细嫩柔滑的大腿肌肤便暴露出一点。他的动作很慢,像是不得要领的笨拙粗人。

“笨……”季沅汐娇嗔,二人唇瓣分离,她坐起身便要自己去脱身上的衣物。

“汐儿……我身上脏,还是先去洗洗吧?”她白皙的肌肤明晃晃地呈现在他眼前时,让他蓦地想起自己身上还沾染了清婉的血迹。

不仅如此,在审讯室里呆了快一夜,身上还带着各种难闻的气味。在这种情况下与她欢好,怕是连他自己都要嫌弃。

“我也还没洗……”她双颊微红,轻轻咬着自己柔软的唇瓣,“不如……”

尽管声如蚊呐,却逃不过他此刻敏锐的听觉。

他的薄唇一勾,接了她的话:“不如……一起?”




第六十一章凡事有我

“汐儿往后得多出这样的主意才行啊!”乔景禹笑着正要起身,可突然脑袋恍惚了一下,身体一踉跄,又坐到了床上。

“怎么了?不舒服吗?”季沅汐立马坐到他身边,神色登时紧张了起来。

他用手在太阳穴上按压了几下,缓了好一阵,最后长吁了口气:“刚刚可能起猛了。没事,走吧……”

季沅汐拉住他,把手覆到他的额上,并没有发烧,相反他的手却是十分冰凉。

“是不是今日太累了?”她把他的手放在手里搓搓。

乔景禹搂过她,把嘴凑到她耳边,暧昧道:“同你洗个澡就不累了……”

“不行。我觉得你该好好休息!”季沅汐严词厉色道。

“洗完了再休息,好不好?”乔景禹低眉耷眼地望着她。

本就白皙的脸上,此刻更是赛雪欺霜似的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连同平日里淡红的唇瓣,这会儿都略显惨白。眼皮也有些耷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没精神。

“不好。”她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仔细端详着,“脸色这么难看,眼睛里还有血丝。自从你到了军政部,这人都跟着瘦了。”

“有么?”乔景禹闻言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你们女人不都喜欢瘦么?我也赶一回时髦好了!”

“不同你掰扯,反正今晚就是不行!”季沅汐严肃地声明完,又顿了一顿,语气稍转柔和,似是安抚道:“这样,我帮你洗,你看好不好?”

“你帮我?”乔景禹一挑眉,眼睛都比刚才亮了许多。

“别瞎想,只是我帮你而已,你不准动手动脚。”季沅汐解释道。

乔景禹以手扶额,故作委屈状:“为什么‘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何意?”季沅汐不解。

“只准你占我便宜,不许我碰你啊!你倒是比那‘周官’还要狠心呐!”乔景禹说着便在她白嫩的耳垂上轻啮了一下

“你再这样,连澡都别洗了……”小小的耳垂被他轻轻咬了一口,便酥酥痒痒的红到了耳根。

她羞臊地将他推入浴室,“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去换件睡衣再来。”

乔景禹迅速地将上衣脱了下来,转过身来,解开腰带,故意逗她,“不帮我脱吗?”

她用手捂着眼睛,逃也似的离开浴室。

明明一会儿就要见到他赤身裸体的样子,现在却又不知所谓的矫情了起来,可能她根本就是怕自己也把持不住吧……

待她换上了舒适的睡袍,走进浴室,乔景禹早就仰面躺在了水汽氤氲的浴缸里。

“还愣着做什么?不是要帮我洗澡么?”他的头靠在浴缸沿上,那张比平日还要白皙几分的脸侧过来看着她,长而结实的手臂伸在外面,修长的指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