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93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眼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吕兆忠,反问道:“哦?那令郎与此事到底有无关联?”

“有关无关,还不都只凭子珩你的一句话?”吕兆忠意味深长的说着,便递给乔景禹一支烟。

乔景禹摆摆手,斜睨了他一眼,问道:“吕部长可知我的‘出身’?”

吕兆忠自是清楚眼前人的身份背景,但他如此没来由的一问,倒是不知他想提的是哪一件。

“一O三师是我当年带过的部队,之于我的意义我想我不提,您也应该清楚。”

“那是那是。”吕兆忠附和地点点头。

“就不论那几个歹徒是否污蔑令郎,就令郎在军中这两年的所作所为,我早就想要亲自过问一番。”想起这吕子洋,乔景禹恨不得将其就地正法!

“哎,犬子自小性情顽劣,本想送着到部队里历练历练,却不想还是这般屡教不改。全赖我教子不严,还望子珩看在鄙人的薄面上,能够手下留情。”吕兆忠说着便对他弯腰作了个揖。

乔景禹背过身去,只当作没看见。

“这事儿,我会亲自去查,至于如何惩戒,部队自有部队的纪律,不是我一人可以做主。吕部长如若想知道案情的进展,我倒可以卖个人情给你,到时一定派人告知。至于其他的,恐怕我也是无能为力,还请谅解。”乔景禹说罢,便向一旁等候的汽车走去。

“乔部长!这事儿真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吕兆忠追上前去。

“吕部长,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况且,您说令郎是冤枉的,又何必如此担心?”乔景禹坐在车上,探出头去反问了一句。

就这一句,竟噎得吕兆忠无话可说。

乔景禹抬手看了眼腕上的表,复又道:“吕部长,上班可要迟到了,乔某先行一步。”

他怔愣在原地,看着乔景禹的汽车驶出大门……

直至汽车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上了自己的车。

吕兆忠对着坐在前头的秘书厉声道:“今天一天,务必给我打听到乔景禹此人所有的嗜好!”




第六十三章吃药

待接上她后,乔景禹才吩咐何进往“济仁堂”的方向去。

“现在总能告诉我去‘济仁堂’做什么了吧?”乔景禹拿着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手里玩来玩去,觉得她哪处都是好看的,连这白嫩的小手也不例外。

“给你看病。”季沅汐若无其事地说道。

乔景禹闻言一惊:“我?我有什么病?”

“昨天你不是不舒服吗?”她歪着脑袋看他,皱着眉说道。

“我就是没睡好,缓缓就好了,哪用得着看病?”乔景禹说罢便拍了拍前头的椅背,“阿进!调头回公馆!”

“不行不行,没病你也看看去,喝几副中药调调身子也是好的。”就知道他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眼看没多远就是‘济仁堂’了,她可不能半途而废,她冲着前头正在调头的何进大声吩咐道:“阿进,去‘济仁堂’!”

“没病喝什么药?阿进,回去回去!”乔景禹执拗地与她对抗起来。

季沅汐同样也没有让步的想法,站起来对何进厉声道:“阿进!去‘济仁堂’!”

“阿进!”乔景禹毫不示弱地又是一喝。

“乔景禹,你听不听我的?”季沅汐急了,粉白的小脸气鼓鼓的,用刚才被他把玩着的那只手,在他大腿上狠拍了一下!

“啪!”

“……”

一记响亮的巴掌声,让车里顿时静默了下来。

古怪的气氛维持了片刻,何进停下车,也不敢往后看,左右为难,吞吞吐吐道:“三……三爷,少奶奶,我……我听谁的?”

乔景禹拿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人,只见她环手于胸前,别过脸去,并不搭理他。

乔景禹摇摇头,无奈道:“听你少奶奶的吧……”

何进闻言便再次发动了汽车。

然而,季沅汐仍是面不改色,不为所动。

乔景禹拿起她的手,凑到自己的嘴边,吹了吹她发红的手心。

“打疼了?”他柔声问道。

她依旧不说话,乔景禹便叹了口气:“唉!都怪我,皮糙ròu厚的,把我们汐儿的手都给打疼了!是该好好吃点药调理调理了!”

这下,倒是把她逗笑了起来。

他也笑了,把她搂进怀里,低声说道:“欢喜了?”

“我这是为你好……”她靠在他怀里蹭了蹭。

“我知道,汐儿对我最好了……”他怎么能不明白,她就是在意自己才会这般。这样想来,“看病”这种事也不算什么了。

只是他没敢告诉她,他是真的很怕吃药,尤其是那种黑浓苦涩的中药……

汽车抵达“济仁堂”时,已是傍晚时分,药堂里此时并没有太多的病患。

季沅汐拉着乔景禹的手走到郭诚面前。

“诚哥!”季沅汐笑着叫道。

“来了?”坐在问诊台前的郭诚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小夫妻。

“姑爷看是吧?”来前,季沅汐便同他打过招呼,因此他也就不多绕弯子了。

“对,他看!”季沅汐把乔景禹拉过来,坐到郭诚前面的椅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乔景禹觉得把他拉来看病,她就显得格外高兴。

“这回是……想要孩子要不上么?”郭诚笑了笑,故意打趣道。

“什么要不上!”乔景禹闻言一急,“我能生!”

“什么乱七八糟的?”季沅汐又急又臊的,“诚哥,别拿我们开玩笑!”

“好,好,好……”郭诚笑得差点喘不上气来。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平复了一下,又认真问道:“那姑爷是哪儿不舒服了?”

“我没有不舒服。身体好着呢!”乔景禹矢口否认。

“没不舒服就回家吧!”郭诚摆了摆手。

乔景禹正要起身,却被季沅汐给按住了,“诚哥,别听他的,你给他号号脉,看看舌头什么的,一准能看出问题来!”

郭诚无奈地笑笑,对乔景禹说:“姑爷,那就听这丫头的吧?”

乔景禹只好按着郭诚一步步的指示,乖乖看起了病。

这一看,还真看出点问题来。

郭诚说他是肝火旺盛,肝气犯胃,并加以逐条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