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汐水如嫣,君如珩_第95章

小说:汐水如嫣,君如珩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2:03:41


这话一出,她便更加羞臊了,支支吾吾道:“谁知道你脑子里成天装着什么……”

“除了你,我还能装什么?”乔景禹说着便把她按倒在那水缸上。

饥渴的唇舌吸吮着她的小嘴,鼻息相闻间,她觉得自己对他亦是难以抗拒。她微启唇瓣,用自己的小舌去勾缠他的舌头。

乔景禹即刻心领神会,知她这般已是在回应自己的挑逗,便用手将她的上衣往上翻去,顺势又将紧裹着的胸衣也推了上去。

“真的不会被人发现吗?”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尽管这门已经关严了,但厨房的窗户却还是透明玻璃的,她说着便扭头去看窗户。

“啪”的一声,乔景禹将墙上的电灯开关给关掉了。

“可放心了?”他问。

其实从窗外透进来的光亮,仍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两人的轮廓,但显然这种昏暗暧昧的光线更能刺激人心中的欲念。

无独有偶,纵使有些紧张害怕,但她也是蠢蠢欲动的那一个。她想,只要他速度快些,自己忍着别出声,应该就不至于被人发现了吧?

“那……那你快些?”她尽量放低了声音说道。

“喜欢快的?那汐儿自己把裤子脱了可好?”乔景禹一脸的不怀好意,就像狡猾的老狐狸在引诱一只单纯的小雌兔。

应该没有人会知道,一向与人疏离冷漠的乔三爷,于床第之间是多么的“花样百出”、“骚话满腹”。

“不动手我可就慢慢来了?”乔景禹见她摇头,便假意要与她耗下去。

“你总是这样欺负人!”她小脸一红,娇嗔着犹犹豫豫地将裙子里头的内裤脱了下来。

乔景禹轻笑一声,便把她的双腿打开,将自己的头埋进她的腿间。他试探性地伸舌在她紧闭着的ròu缝上轻舔了一下,她的下体便不由自主地往回一缩。

欲拒还迎的样子简直让他更加冲动。

他把舌头塞进那狭窄的细缝里头。舌尖在嫩ròu上轻轻翻转舔弄,涔涔的爱液濡湿他的唇瓣,画面香销旖旎……

她的身子忍不住扭动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可以了,可以了……”

“可以什么?”乔景禹停下动作,抬头明知故问道。

“可以……可以进来了……”她咬着唇,极小声地说道。她一贯清楚他的做派,只要她不说,他便能跟她就这样周旋下去。

可他偏偏就是爱听这些。

爱听她在床第之间的欢叫,还爱听她羞着说一些难以启齿的“浪话”。

这些“淫言秽语”从她这单纯无比的小丫头嘴里说出时,他的虚荣心便能得到极大的满足。每当这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于她便是不可或缺的、极度需求的。

他解开腰带,将她此时最需要的那根物什掏了出来。她微微抬头一瞥,便能看到那粗壮的轮廓正耸立在他的小腹之下。

她赶紧收回眼神,在那大水缸上躺好。静等。

硕大的阳物在逼近,她心中既紧张又期待,当她感觉到那ròu棒的顶端在她的身下轻轻摩蹭时,那种莫名产生的空虚感就愈加强烈。

她情不自禁地弓起身子去迎合他的动作,已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欲拒还迎之态。

“嗯……”烫热的物什入体,她忍不住闷哼一声,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乔景禹将她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托在她的腰间,毫不费力地就将她肏弄得娇喘连连。

果然,这水缸的高度与他预计的一样合适。

他稍稍俯下身子,双手握住她胸前的两团柔腴,姣好的胸型便在他的肆意揉捏下不断的变化成诱人的形状。

季沅汐的身子起伏不定,她伸出双手去抓着他的胳膊,纤细的指尖嵌入他青筋凸起的手臂,曲起的指节因为用力而显得没有一丝血色。

随着体内的运动愈加活络,她的脑中就愈加迷乱,口里的声音从最初的低低哑哑,已经情难自控地变得有些尖锐,完全顾不上是否会叫人听见。

乔景禹忽然放开手中的那对玉rǔ,一个反手,将她的纤纤玉臂抓握在手中。同时加大身下的力度猛的一番毫无节律的冲撞,撞的她花心乱颤。

一颗芳心旋即飘浮在了云端,越飘越高,不知归处……

那高举着的一双玉腿悠的从他的肩上落了下来,他伸手一拽那腿,便将她的身子与自己又贴近了一分。

乔景禹阖上眼,俯身将她微张的两片唇瓣含进口里,连同她的娇喘都一并吃了进去。

而与此同时,湿滑紧嫩的ròu壁却在死死地吃着他的阳物。

他放开她的唇瓣,猛吸一口气,用尽全力最后一阵抽送,伴着那水缸与门的“哐哐”撞击声,终于释放了出来。

滚热的精秽物从两人媾和的连接处渗溢出来,顺着她的臀沟滴滴答答的落下……

乔景禹趴在她的身上,两人的手相互交握着,各自喘息……

平复了片刻,乔景禹将阳物从她体内抽出,声音暗哑的说道:“一会儿我就走。”

“去哪儿?”她蓦地抬头望去,胸前仍在起伏。

“去驻地,暂时定不了回来的时间。”他需要一些时间去查那日酒会的案情,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整顿一下一O三师。

他开了灯,从橱柜里找来几张面纸,擦了擦黏腻的阳物,又整了整自己的衣物,走到她身边,拿纸轻轻替她擦拭着下身。

她垂着眸,不发一语。刚才还飘浮在云端的那颗心,突然就落了地。

“怎么了?嗯?”他将她扶起坐好,又贴过脸去,去看她的表情。

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她扭过头,小声嘱咐着:“那你记得按时吃饭,按时喝药。”

“不随我去么?”他也跟着转过脸去,凑近她。

想着报社里的那些事,她摇了摇头。

“你不去,谁给我熬药?谁给我吃糖?”他有些任性地埋怨道。

“阿进不去么?”她觉得这些事应该谁都能做吧。

乔景禹负手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想起刚刚的欢爱,他心里的不舍便愈加明显。但又知道自己不管以什么借口让她同去,她都不会心甘情愿。

于是原本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突然也变得矫情起来。

“怎么啦?”她扯了扯他的衣袖。

“没什么,走吧,我得上楼收拾行李了。”乔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