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婚_第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彩婚_第46章

小说:彩婚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2-24 19:37:20

么也不想,全是你了。”
“我就在你面前,你还脑子里全是我,假不假啊,你?”印裴听着男人像蜜一样的情话,心里很开心,但嘴上还是口是心非地斥责他。
于睿辰只是看着她,不说话了,但目光里全是宠滋的意味。
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的眼睛里全是你,而你的眼睛里全是我。
印裴感觉心底有幸福的泡泡一直在往外冒,不管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吃完饭,两人在街上晃了会儿才回了家。
傍晚进家,周阿姨看到两人的脸,诧异道:“你们俩今天去做美容了?”
印裴摸摸自己的脸颊,疑惑道:“没有啊!”
周阿姨往前走了两步,盯着印裴的脸左看右看,“奇怪,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的脸色特别好看,皮肤也亮,颜色也好。”
印裴母亲扶着桌子站着,闻言看了看女儿,咧开嘴巴说了句:“真漂亮!”
印裴笑着往楼上走,“怎么今天一个个的,嘴巴都像抹了蜜。”
于睿辰的嘴巴就不用说了,可周阿姨和妈妈怎么也这样?一个个争着抢着夸自己。
回到三楼,印裴特意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看来泡温泉的确是好,我这脸色看起来真是不错。”
别说周阿姨和母亲都夸,印裴自己也觉得这张脸像是变年轻了。
猛一回头,只见于睿辰腋下夹着一大堆衣服走了进来,印裴愣住:“你这是?”
于睿辰把衣服往床上一倒,转身去拉衣柜,“哪个衣柜是我的?”
这家伙终于要争取他为人丈夫的权利了。原本还假模假样地住在二楼,现在却迫不及待地往三楼跑。
印裴拉开里侧的衣柜,“放这里吧。”
这间卧室很大,印裴一个人住着空荡,于睿辰搬进来的话,便有点儿样子了。
印裴帮于睿辰把衣服往柜子里挂。
于睿辰一边递衣服给印裴一边说道:“你刚才说错了。”
“什么错了?”印裴不明白。
“你皮肤好,不是温泉的作用,也不是你自己的功劳,”于睿辰没什么表情地强调,“你皮肤好,归根结底是我的功劳。”
印裴侧目,“你是给我做皮肤保养还是对我进行饮食调理了,八竿子打不着的,怎么就成了你的功劳?”
“我运动了啊!”于睿辰理直气壮地说道。
“运动?”印裴拿衣服的手僵住,愣愣地看了于睿辰一眼,后者面无表情,但一副自己说得在理的样子。
印裴心思转圜,眼睛扫向他的下三路,忽然明白了点儿什么。
她羞愤欲加地踹了他一脚,“净瞎说。”
“瞎不瞎说的,你去网上查查吧。”
印裴瞧瞧男人志得意满的脸,轻轻笑了,“好吧,都是你的功劳!”

第33章 第 33 章

性生活是调节夫妻关系的润滑剂!
这个夜晚,在自家卧室里,于睿辰再次发挥了自己的威力,两人在房间里肆无忌惮地滋润了一回。
在汤池里,印裴总有种被别人发现的惶恐,所以很难全神贯注。在酒店的房间里,虽然私密性得到了保障,但印裴又因了陌生的环境不怎么放得开。而在自家卧室里,她的胆子便放开了。
母亲和周阿姨都住在一楼,离着三楼有很远的距离,房门还有一定的隔音效果,他们不用担心楼下的人会受他们的影响。
两具身体纠缠良久,都疲软不堪地倒向床上。
在薄被下面,两人依然紧密相连。
印裴像慵懒的猫咪贴伏在于睿辰的身上,就连声音,都带着无限缱绻的意味,“亲爱的,好累。”
于睿辰把娇软的妻子往怀里搂了搂,“以后我会注意,不让你这么累了。”
“嗯。”印裴使劲往他怀里靠,大有钻到他体内的感觉。
太喜欢对方了,紧紧拥抱在一起都不够,恨不能把对方揉进自己的体内。
“喜欢吗?”于睿辰问。
印裴停了半晌,才慢吞吞地答:“喜欢。”

书店落成那天,于睿辰的父母回来了,陪同于睿辰夫妻两个一起,参加了书店的开业典礼。
书店装修温馨、雅致,不光有纸质书还有电子书区域,顺带还有休息区和就餐的地方,配备比较齐全。
但不管配备多齐全,它也只不过是一家书店。
来参加开业典礼的梁子有些不太明白,他小声问印裴:“嫂子,你确定书店能盈利?”
印裴笑笑,坦诚答道:“不确定!”
梁子冲印裴竖大拇指:“嫂子,你真行,我发现我哥对你太好了。”后面“砸钱让你玩”这几个字梁子没敢说出口,他怕于睿辰找他麻烦。
于睿辰父母对于儿子的婚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议,看到印裴以及印裴的母亲都是客气有礼的。
于睿辰母亲拉着印裴的手,“媳妇,以后我儿子可就交给你了。你有空管管他那一身的臭毛病,一个不高兴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我反正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到这个年纪,彻底管不了他了,以后就指望你了。”
印裴不好意思地挠头:“哪有,他一直都挺好的。”
“哎哟,倒底是两口子,这就替老公说话了?”
于睿辰走过来,“妈,别吓唬我媳妇。我好容易娶个媳妇回家,你万一给我吓跑了,我下半辈子怎么办?”
“瞅瞅,这就是你说的挺好的?”于睿辰母亲挽起印裴的胳膊,“有空咱俩去逛街。”
印裴笑着答应:“好!”
于睿辰父亲走过来,“睿辰,你和印裴是怎么认识的?”
于睿辰望了印裴一眼,“在拉斯维加斯的街头偶然认识的。”
于母:“肯定是你看印裴长得漂亮,对她死缠烂打吧?”
于睿辰摇头:“错,是你媳妇主动向我求婚的。”
“撒谎都不带草稿的,人家印裴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会在大街上向你求婚?这有可能吗?”于母完全不信。
梁子跟着帮腔:“就是,我替嫂子做证,他俩头一回见面是在餐桌上,我还在当场呢,我哥上来就找人家麻烦,喝醉了故意让人家送,每次看到嫂子都挪不动步子……”
于睿辰父亲点头:“梁子说得还差不多。”
于睿辰笑着摇头:“这年头,说真话永远没人信。”
印裴但笑不语!
谁追谁的问题,她打算装傻,反正现在也说不清了。

阳光晴好的午后,印裴在书店的角落里坐了会儿,绕去了侧角的办公室。
办公室朝阳,偌大的空间里除了一张桌子,便是窗侧的一张单人沙发,单人沙发是具有时尚气息的弧形,印裴自己陷到里面,对着和煦温暖的阳光,懒懒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