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6323_第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62626323_第2章

小说:62626323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1-12-02 16:36:09

最后的那一刻,她恍惚看见忘渊站在河畔,回首朝她看了过来……

  第三章 几日

  安锦再次醒来时,人已回到了战神殿。

  忘渊就坐在床边,往她的丹田输送灵力,见她醒了,才缓缓收了手。

  只是从来温润笑言的他,此刻竟语含怒意:“你明知自己身体不好,为何要去边界那种危险之地?”

  安锦起身的动作一僵。

  她不想告诉他,自己只是想去见他一面。

  便转移话题:“我见到的那位粉衣女仙,便是你喜欢之人吧?”

  忘渊坦然点头,眼中也漾起温柔:“她叫桃夭,是个桃花仙。”

  安锦哽住,喉咙像是堵了一团柳絮,许久都说不出话。

  半响,才挤出一句:“她和你很般配,瞧着很好,很温婉。”

  “你也很好。”

  闻言,安锦瞬间涌上股泪意,忙扭开头掩藏。

  自己很好,但他却不爱。

  她望着窗外的桃花林,想到往后他会和另一女子花前月下。

  而自己却像朝夕花一般早早死去,安锦心头莫名涌现后悔。

  这百年来他们日夜相处,可她竟然从来没有认真同他说一句:“我心悦你。”

  再不说,往后怕是也没机会说了。

  一阵沉默后,安锦开了口:“忘渊,我生辰就要到了,你可否能再陪我六日,然后我们再祭告天地解除婚契?”

  忘渊同意了。

  安锦又问:“那这六日你可否把我当成真正的妻子,一直陪在我身边,疼我,爱我,宠我?”

  忘渊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却依旧点头:“可以。”

  他的同意在安锦的意料之中。

  他总是这样,不拒绝她任何请求。

  这样好的他,叫她如何舍得放手?

  安锦压下心伤,提出了第一个要求:“现在陪我下凡一趟吧。”

  不待忘渊问缘由,她便拉着人来到了九幽山的一处洞穴。

  忘渊望着水潭旁盛开的晶莹,有些诧异:“凡界竟有如此宝地,居然能养出在仙界才盛开的朝夕花。”

  安锦凝着他眼中的陌生,苦涩蔓延开来。

  这是他们曾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

  他们在这里拜堂,洞房,在这里许诺生生世世……

  他怎会忘得这样干净?

  丹田又开始痛起来,她转身抱紧他,眼泪无声流下:“夫君,你抱抱我。”

  “好。”

  忘渊的怀抱还是这样温柔,可安锦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她忍不住问:“夫君,此时此刻,你对我有没有一点喜欢?”

  忘渊身形一僵。

  与此同时,他腰间的传音玉牌亮起一抹红色灵光,一道慌张的丽音传出:“忘渊,你快来!”

  随着话音落下,忘渊推开安锦,眼含愧疚:“阿锦,桃夭需要我,你能在这里等等我吗?”

  说好的陪她,他却又要食言。

  安锦觉得心都要碎了。

  她也很疼,也需要他。

  但她明白,他的心不在这里,自己留不住他的。

  咽下喉间的血腥,安锦勉强挤出一字:“好。”

  忘渊立刻就走了。

  安锦追出去,却连他背影都没见到。

  她落寞走回山洞,蹲在花丛中。

  没关系,自己已经等过百年,还等不了一两天吗?

  岁月成河,朝夕花开了又忘,整整三载,山洞外终于传来灵息。

  他回来了?

  安锦立刻站起来,还特地对着水面照了照,这才提起裙摆快步走了出去。

  可刚到洞口,空中忽然劈下一道惊雷,正中她丹田,几欲将她搅碎。

  紧接着,云层上方传来斩魔将士的一声怒喝——

  “帝姬安锦堕魔,自毁根基,即刻擒拿归庭!”

  第四章为什么

  囚仙台。

  安锦困在阵法中,混沌罡气在经脉中撕扯,痛苦时时刻刻无穷无尽。

  “阿锦,你可后悔?”

  天后的声音由远及近,不一会儿,明黄的身影走到了安锦身前:“母后早就同你说过,战神乃天煞孤星,你嫁给他不会有好下场。”

  安锦艰难抬头,仰望着熟悉的脸,有些恍惚。

  整整百年,自她嫁给忘渊之后,母后就再也不肯见她。

  “母后……”

  刚一开口,却被天后打断:“你可知,忘渊已准备大婚,另结新欢?”

  安锦心头一颤,他三日未归,原来是在准备这个。

  他至今都不来见她,是不是又忘了她?

  罡风骤然停止,天后踏入阵中,替安锦理了理凌乱的发。

  “只要你肯喝下忘情水,我便保下你一魂一魄,日后勤加修炼重塑身形后,你依旧是天庭帝姬。”

  “届时,母后定为你寻一位待你好的如意郎君。”

  安锦却缓缓摇头。

  “如意郎君,须得我喜欢。可我只喜欢忘渊。”

  天后笑容一僵,痛心道:“阿锦,你出生时万灵齐贺,祥瑞昭昭,你本是母后最出色的孩子,却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沦落至此,值得吗?”

  安锦沉默。

  喜欢就是喜欢,没有谁一开始就知道值不值得。

  如今再来计较,也晚了。

  她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您若怜我,能不能让我在死前见一见忘渊。”

  天后没说同不同意,只愤而离去:“你太让母后失望了。”

  安锦蜷缩在阵法中央,心头一阵凄苦。

  她的命魂已经千疮百孔,就算保下来也没几天活,又何必让母后为自己犯险?

  还不如让母后对她失望,彻底放弃她。

  可不成想,母后离去不久,忘渊真的来了。

  “情况这样严重,为何不早点跟我说?”他走进阵法中,拉过她的手便为她输送灵力。

  安锦凝着两人交握的手,想到母后提到的大婚,默默抽回了手。

  “无碍,你走吧。”

  忘渊没动:“我信你不会堕魔。”

  安锦刹那僵住。

  忘渊又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递给她:“明日行刑前将此药服下。”

  “此药封五感,护心魂,天道刑罚不可违,你只当自己睡一觉,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他神情里满是相信与维护,安锦顿时红了眼眶。

  她缓缓抬手接下丹药,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忘渊,你知道吗?我们曾是凡世一对恩爱夫妻。”

  “嗯,然后呢。”他嗓音温柔,也很耐心。

  唯独神情淡漠,就像是在听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

  那些曾经,安锦哪还说得下去。

  她紧紧握住手中的白瓷瓶,泪水滑落砸湿了瓶身。

  “如果有下辈子,你愿意爱我一次吗?”

  模糊的视线下,安锦看不清忘渊的神情。

  却听他说:“我不会让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