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_第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雪中悍刀行_第77章

小说:雪中悍刀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0:42:59

,正如所谓佛法真谛不过是吃喝拉撒,这大黄庭心法归根结底,还是不起眼的吐纳功夫,等到徐凤年什么时候能够听人心跳,便可登上六重天阁的第二重。

徐凤年猛然转头,望向楼梯那边,只看到少女双目无神凝视着她手中竹枝。

徐凤年起身笑道:“老贾,再给我两份。”

老贾一脸欢天喜地道:“好嘞,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徐凤年没等多久,青鸟就接过了两份酱香扑鼻的熟牛ròu,回到马车,徐凤年掀起窗帘看了一眼还站在店铺门口鞠躬的老贾,皱眉道:“似乎有点不对劲。”

青鸟摇头道:“这人身世清白,只是个寻常的小商贾。”

徐凤年一笑置之。

老贾回到店内,抹了抹【首发闪 爵小说 前往地址:WWW.shanjuē.me】额头汗水,一时半会店里肯定没客人胆敢光顾,他抽空坐着休息,捶了捶腰,看见还坐楼梯上的小姑娘,叹气一声。

这小妮子在店里白吃白喝也就算了,偏偏对世子殿下这帮大人物都没个笑脸,若是自己亲生闺女,非要打骂不可。

少女提着竹枝离开店铺,径直出城。

她走得慢腾腾,出城时已经是黄昏,再走了一个时辰,夜色中,她走进绿意葱茏的近翁山,看架势是不打算回城了?北凉各地一直都是宵禁森严,她又不是世子殿下,可以随意在夜间出城入城。

一个姑娘家晚上莫不是要在山上过夜?

近翁山野兽出没,越是深处,就连猎户都要成群结队才敢走夜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少女还是板着脸走在孤山小径上。

圆月当空,她脚下已经没有有迹可寻的道路,仍然还在前行。

到了一个水潭边上,她弯腰喝了口水,只喝了三分饱。

身后密林传来一阵异样声响,惊起几只han鸦。

小姑娘站起身,望向密林。

一头只怕有她一人半高的黑熊冲了出来,地面被跺得一震一震。

它在小姑娘面前停下,发出一声嘶吼。

獠牙外露,满嘴秽气喷了小姑娘一脸,她一头青丝都被吹拂起来。

小姑娘还是板着脸,无动于衷。

这头巨熊似乎被这幼小猎物给惹恼了,张嘴就要咬下。

轰一声。

密林传来气势更盛的地震。

等到灰熊转头,结果这次轮到它被一张血盆大嘴喷了一脸唾沫。

灰熊体毛倒竖,吓得根本不敢动弹。

最近几年的近翁山,猎户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拣到一些大型猛兽的尸骨,虎熊皆有。他们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玩意能如此占山为王,山鬼?魑魅魍魉?

答案就在这里了。

一只体型比灰熊还要庞大雄壮的“大猫”,低头朝“小灰熊”示威怒吼。

小姑娘终于出声了。

“呵呵呵。”

【^闪^爵^小^说^】倾心打造、全文无错;分享本站网址出去一次可以求一本自己想看的书!

第五十章 斗鸡眼老头儿

【^闪^爵^小^说^】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www.shanjue.com?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一更。)

徐凤年回府路上的时候心情还不错,额外两份酱牛ròu是给梧桐苑丫鬟们捎带的,不出意外姜泥还在院子里等着,这个小财迷如今不管风吹雨打,每天雷打不动要读十万字秘笈典籍,不赚足一百两银子决不罢休,每次读错读漏扣去十文钱就要在十万字上多读十字,今天徐凤年溜出去见瞎子老许,把姜泥就晾在梧桐苑,等下见面少不了白眼。徐凤年进了院子,等候多时的红薯递上一封从龙虎山寄来的信,赵希抟老道士的亲笔,让青鸟将牛ròu分发下去,独自拿信走入书房,姜泥便蹲在角落捧着一本《蛰龙拳谱》,小声碎碎念,等到徐凤年坐下这才惊觉,她赶紧起身站定,一脸气恼愤懑。徐凤年拆开信,坐入一架纹祥云紫檀睡仙椅,笑道:“既然都等半天了,那就再等会儿再读,容我看完这封信。”

姜泥毫无人在屋檐下的觉悟,平静道:“今曰一字两文钱。”

徐凤年都没有理睬她,只顾着看信,姜泥眼睁睁看着世子殿下脸色由晴转阴,再转雷雨,最后简直就是黑云压城,一时间她都忘了重复一个字值两文。徐凤年抬手就要一掌拍在檀木把手上,但才拍下便敛回十之八九的力道,总算及时收手,这才没将椅子一角拍烂,即便如此,脸色仍旧阴沉得可以吓人。徐凤年站起身,走到窗口,几个呼吸,转身后已是云淡风轻,望向姜泥微笑道:“来,你读书我听书。”

姜泥读完《蛰龙》再读了大半的一本剑谱,窗外已是夜色深重,她发现徐凤年今天破天荒没有出声扣钱。心不在焉听了两个时辰读书声的徐凤年笑道:“你现在存了不少银子在我这边,要不我们再做笔买卖?一千贯买本秘笈,一年下来你就可以买下十本了,就算你自己习武不成,你随手丢给江湖人士几本,还怕他们不肯像疯狗一样咬我?这总比你到头来腰缠万贯却无处可用来得实惠,这生意如何?别一脸不情愿外加匪夷所思的表情,我只是把你心中所想说破而已,以咱俩的关系和交情,就无需矫情了,咋样,说定了。一本秘笈一千两百贯?”

姜泥恨不得把《蛰龙》当刀剑戳死这个歼诈家伙,冷笑道:“到底是一千贯还是一千两百贯?”

被揭穿小伎俩圈套的徐凤年哈哈笑道:“友情价,八百贯一本。”

姜泥一口答应下来:“好!”

徐凤年挥了挥手,重新拿起那封字斟句酌措辞含蓄的龙虎山密信,皱紧眉头,头也没抬,对正将两本秘笈放回书架的姜泥说道:“要不要给你准备一只贵妃榻?”

姜泥嗤笑鄙夷道:“我还想活命。”

徐凤年对这个说法不置可否,姜泥一走,红薯便捧着放满水果的晶莹剔透的琉璃盏入屋,琉璃是可遇可不可求的珍品,寻常富贵人家能有琉璃的次品药玉便是财力极致,在这里却仅是当作盛放水果的小物件,当朝官员唯有四品以上才可佩饰小件琉璃,而且色泽往往不够通透,世子殿下实在是暴殄天物。

徐凤年拿起一颗雪梨,啃了一口,狠声道:“骑牛的刚送来一本手稿《两仪参同契》,只是给听潮亭里魏爷爷随便瞥了两眼,便喜极而泣,说比起阁内那本被称作万丹之王的古本《易经参同契》还要妙契天道,你瞧瞧,掌教舍了大黄庭修为不说,我都下山了,武当还愿意锦上添花,再瞧瞧这龙虎山,才一年多时间,就有天师府的人去欺负黄蛮儿了!这帮黄紫道士真真正正是作死!”

红薯轻声道:“龙虎山势大两百年,武当山却已经式微三百年,而且武当山就在北凉,龙虎山却隔了好几千里,作派自然不一样。【找书、看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