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仙途_第3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嫡女仙途_第313章

小说:嫡女仙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1-28 16:30:02

上昂扬着,并不显威严,却透着一种霸道的凶猛和隐隐的邪恶。

她想,淡黄锦袍虽较之龙袍颜色浅淡一些,却依然不是普通人能穿的,这人既被称为四皇子,那便不是太子,如此颜色显然是不合礼法规制的。且即便是太子,即便能穿淡黄,却也绝不可能在未登皇位之前就敢穿着龙袍四处招摇。

再仔细辨辨那团图案,方才恍悟。每爪四趾,头上无角,尾巴光秃,咋一看确实是龙,但细辨起来,却原来只是一只蛟。

她心中暗笑,好一个野心外露的四皇子,据说凉国皇帝无心理政,想必这一国大权该是有不少已经握在了此人手中吧?皇族储位纷争她自是无心理会,但这四皇子突然驾临已经没了高阶修士坐阵,也辞去定国候爵位退居锦县的西陵家,怕是里面很有些门道。再瞅瞅她那祖父对这位皇子恭崇的模样,想也知道,这位皇子保不齐是她这祖父所仰仗的靠山。

怪不得敢向飘渺宗叫板,原来是有了皇家这层关系。可皇族人虽也是修士,可一向都只议民政,如今堂堂皇子来到锦县,却不知是真为给老太太奔丧而来,还是另有别的目的。

思索间,一些朝中来的官员因为相熟,纷纷上前与那四皇子攀谈,西陵剑也混迹在其中,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能站上前一步,说了句:“四殿下神威,晚辈小民多年前曾有幸得见殿下一面,今日又有此机缘,真是三生幸事。”

四皇子还真偏过头来瞅了他一眼,眼神中却甚是轻蔑。他没理西陵剑,到是别过头来跟西陵问天说:“听闻你们西陵家出了些变故,少了些人,怎么剩下的都这么没出息?区区凝气,身上还一股子猪圈味儿,真是扫本王兴致。”说罢,复又看向西陵瑶,轻蔑的目光总算是收敛些,再道:“也就你还行。”

西陵瑶亦笑着回了句:“你也还行。”换了那四皇子一阵狂笑。

西陵问天看着这二人你来我往一人一句,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面上现出几许满意的表情来。他对西陵瑶说:“四殿下初来家中,不好怠慢,宅中虽不比宫里,但也有几处别样景致,便由你陪着殿下四处转转吧!”

那四皇子也点了点头,很是认同地道:“本王觉得,甚妙,甚妙。”

西陵瑶却是“咦”了一声,然后带着满腹的疑问不解地开口:“祖父开什么玩笑?四殿下第一次来,难道我不是么?还府中景致,我连东南西北院儿各住着什么人都还没搞清楚呢,怎么可能领了招待客人这个活儿?再说,四殿下是来做什么的?他是来为祖母奔丧的!祖母大丧在即,全府皆哀,您却让四殿下在这种时候去逛景致,这不是要陷四殿下于不义么?人家好心好意来奔丧吊唁,祖父您可莫要让殿下因此背上个对行丧者不敬的罪名。这传到天下人的耳朵里,可是好说不好听的。四殿下,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那四皇子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西陵瑶竟如此牙尖嘴利,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接这个话。

西陵问天也是闹了个没脸,特别是其它人也跟着起哄认为西陵瑶说得对,纷纷对他加以指责,不但让他的脸面挂不住,也因此让四皇子也极不痛快。他咬咬牙,暗里将西陵瑶骂了无数个回合,这才无奈地向四皇子躬身认错:“都是在下考虑不周,还望殿下恕罪。”

这位皇子刚一入府就被摆了一道,心下极不痛快。狠狠地瞪了西陵瑶一眼,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的人迈开大步匆匆入了府宅内院。西陵问天赶紧在后头跟上,亲自为皇子引路。

直待那一众人走了远,宫氏才扯了扯西陵瑶的袖子,小声说:“我见那位皇子面色不善,虽想不通是什么道理,却还是觉得他似乎是冲着你来的。阿瑶,你从前可认识那人?”

她摇头,“并不认得。但娘亲分析得没错,我也觉得那位皇子来者不善呢!不过没关系,这座老宅里与我做对的人可多着去呢,也不差一个新来的。”她一面说着一面又看向西陵剑和西陵娟,继而冷笑一声道:“就是不知道那些冲着我来的人,有哪些是真有本事,有哪些是自不量力。”

她这话出,西陵娟又要发作,却听西陵元金怒喝一声:“受惩一年却仍不知悔改,我看你二人是猪圈没住够,想再继续住下去。也好,老宅里也不缺猪圈,若是怀念那种地方,我这就潜人送你们过去。”

二人一听又要被送入猪圈,吓得再不敢吱声,默默地退到人群中间,低下头,一言不发。

西陵元金拧着眉看了他们一会儿,这才又对西陵瑶道:“阿瑶莫要大意,那位四皇子在数年前就有了结丹巅峰的修为,我方才瞅着,怕是境界又精进了几分,隐有快要凝婴之象。你若执意不肯走,那就得千万小心,可别被他算计了去。四叔知道你如今在宗门里身份不同往日,既如此,那不如送个消息回去,也无需虚空子前辈亲自出面,只要那位元婴期的大长老能往锦县走一趟,便可保你平安。”

雪氏也在旁边附和道:“阿瑶,不是我们想麻烦那位前辈,而是在这种局面下,若他们成心与你为难,就是由你四叔出面,也很难护你周全。”

她看着二人,能够感受到对方那种发自内心的关怀,那才是亲人之间该有的。她为此欢喜,也深深地感激。她拉起雪氏的手,再看看西陵元金,给了他们一个安慰的笑,然后开口说:“四叔,四婶,你们放心,这座家宅我既敢回来,就已经做好了面对的打算。不管他们有何算计,无需旁人出现,我自己就能应付。就是我爹娘,还要麻烦四叔四婶多照看一二。他们如何针对我不怕,怕的就是有那种小人如余氏般,转而打我爹娘的主意。”

西陵元金重重点头,“你放心,三哥三嫂我与你四婶定会照顾周全。阿瑶你在飘渺宗那样照顾商儿,我与你四婶就是拼了性命,也必将三哥三嫂护得稳妥。”说罢,又是一声重叹,继而转头看向这座老宅,心头愈发的沉重起来。

她将爹娘暂时托付给西陵元金夫妇,自己则带了孔计又往老夫人那头走去。路上,孔计忧心地问她:“师叔祖可是真有办法对付那位四皇子?眼下咱们人手虽多,但修为上却都只是平常水平,最高的也不过就是筑基后期罢了,真要动起手来,怕是要吃亏。若早知祖宅这边会是这种情况,弟子出门时就该将师叔祖留在谷内的那只白虎一并给带过来,有那六阶白虎在,自是不必怕这里的任何一位了。”

听他说起白虎,西陵瑶又想起昨夜君无念传来的纸鸽,面上不自觉地就浮起得意的笑。

孔计觉得西陵瑶笑起来特别好看,尤其是她平时穿着红裙的时候,那种带着小小得意与窃喜的笑就更是招人喜欢。他很喜欢看西陵瑶笑,好像只要她一笑,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