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仙途_第3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嫡女仙途_第315章

小说:嫡女仙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1-28 16:30:02

生,也算圆满。”她说着,又看向西陵瑶,面上现出苦色,“你昨日说得对,你是我嫡亲的孙女,我最该做的,是全力维持你支持你,而不是一门心思的与你为难,把你往外推。还有从前,我怎么就想不开会听了他们的话,把你父送往弃凡村呢?可惜,现在明白这些已经晚了,以我现在的状态,最多三五日便是大限,什么都来不及了。”

西陵瑶平静地坐在床榻边的椅子上,听着她说,也不插话,只等老夫人把该感慨的都感慨完,她方才开口问了句:“昨才过来看你,你状态虽也不是很好,却还不至于像今天这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能让你的生机突然消失?”

听她这样问,老夫人不由得笑了起来。那笑中带着深深han意,让站在一旁的孔计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生机是被人生生取走的。”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道:“是你那祖父,他昨夜突然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以术法抽我生机。我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我生机吸食,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成了方才那般模样。阿瑶,你也莫要问我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将死之人生机能有多少?他却连这一点都不肯放过,这其中缘由,我实在不知。”

老夫人面上现了一片茫然,显然对西陵问天为何突然来取她生机一事诧异莫名。

可西陵瑶却在这时候又给她扔了一个重磅消息:“他何止是只吸食你生机,祖母可莫要以为自己这一场坐化大限来得正常,事实上,你突然失去的二十几年寿元,却是已增加到祖父身上去了呢!”

“什么?”老夫人闻听此言几乎傻了,整个人愣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西陵瑶也不催,就在一旁静静坐着,足足坐了一柱香的工夫,终于听到老夫人的一声叹息,和一阵悔之晚矣的笑。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透着浓郁的恨。“怪不得这半年来他待我及好,怪不得这半年来我几乎每晚都睡得很沉,醒来之后完全想不起夜里发生过什么。他说是因为年老了,所以需要休息,需要睡眠。却不知,竟是在我失去知觉后,被他将寿元一点点吸食干净。”她看向西陵瑶,目光中带着乞求,“你能不能帮我报了这个仇?”

西陵瑶却反问她:“你不想知道祖父他为何取走你的寿元么?”

老夫人摇头,“知道了又能如何?我一个将死的人,要那些原因还有何用?我只想报仇,只想他死。只有他死,我才能安心闭眼,才能安心入轮回。否则,生生世世,怨魂不息,永世都无法超生。阿瑶,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沉思片刻,再问:“帮到是可以,但是我帮了你有什么好处?毕竟他也是我的祖父,虽说不仁不仪,可你康健的岁月里跟他比起来,也没好到哪去。”

老夫人点点头:“是啊!我们于你来说都是仇人,我如今这般模样,连储物袋都在昨夜被他取走,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处能够给你。可是你要知道,他是一个野心极大之人,他在这种时候地追求寿元,定是有了大计划,也定是有了在修道一途继续前进之法。一旦让他得逞,怕是要祸及天下,也祸及你们飘渺宗。”

她说到这里,话语停了下来,再看看西陵瑶,半晌,继续道:“适才我听闻京都的四皇子来了,那便再告诉你一件事。那位四皇子曾经与你大堂姐有过婚约,可是数月前你大堂姐的命魂牌突然暗了下去,却也未全熄。你祖父曾分析说,很有可能是成了修奴。在那这后,他外出过一趟,是去京城,再回来时就像换了一个人,突然就说西陵家还有希望。但是我觉得那希望并不是家族的希望,而是他自己的希望,为了这个希望,他可以搭上家族的一切……”

第245章有人来了

西陵瑶从老夫人的院子里走出时,还能听到那老太太在屋子里不甘地大声喊着。

她能理解那个老人此时的心情,一起生活了三百多年的丈夫,虽然妾室成群,但在这个年代也不算什么大事。她以为她的丈夫也不过就是同别的男人一样,喜欢新鲜的,喜欢年轻的,却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把自己几十年的寿元都搭了进去。

西陵问天取自己正室的寿元来成就自己,西陵瑶想,若那老头子真是谋着什么大计划,怕是老夫人二十几年的寿本不够用,这座大宅中,肯定还有更多的人在吸食的计划之内,又或者,已经悄无声息的成为了他的牺牲品。

“孔计,你可曾听说过还有吸食他人寿元这种邪门功法?”她拧着眉问道:“吸多少就能等量补给自己多少吗?若真这样的话,那这天下岂不是要乱了套?”

孔计摇头道:“弟子并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事,只知高阶修士可以为低阶修士续命,却从未听说过寿元还能吸食,否则六大宗门的大长老和老祖们,何苦还会那样在意寿元果,寿元不足时,直接抓人来吸不就行了?当然,任何事也都不是绝对的,或许就有某些秘法能够达成这种目的,而老家主又刚好掌握了那种秘法。”

他的分析跟西陵瑶的猜测八九不离,四皇子的出现让这座家宅除内忧之外,又凭添了几分外患。

皇子出行,带的人不少,同来的护卫就有二十人之多,另外还有许多随侍的下人。因有皇族人住在府宅内,其它人便不得再随意走动,该在什么地方待着就在什么地方待着,连串门子都给省了。

西陵瑶安排孔计带着那几十名飘渺宗弟子都搬到了东边的几处院落来住,安排得不偏不差,刚好将西陵元氏与宫氏住的院子给围在了中间。这些入了飘渺宗的族人,有许多已经没了爹娘,还有许多在选择进入宗门时,就安排爹娘去了凡人城池或村落生活,甚少还有至亲的人跟着家族一起回到锦县的。就连这次老夫丧,这些人也都多留了个心眼,在回来的路上纷纷通知了散落在外的亲人,千万不要回来。

将东边院落都安排好,西陵瑶依然不是很放心,可眼下也再没别的办法。她四叔四婶都被老候爷叫去招呼皇子,连西陵商都送到了她爹娘这边带着,这座府宅就像是个极危之地,人人都在谋求自保,都在想着一旦发生危难,如何能够生存下来。

西陵瑶告诉孔计:“一旦老宅这边出事,你立即带着我爹娘还有商儿离开锦县,直接回到飘渺宗去。记住,一旦出事,什么都不要想,速度离开。你们也不要分散,要所有人一起走,也不要去任何别处,寻最近的路,用最快的飞行法器回到宗门。只要进了护山大阵,你们就是安全的。”

孔计有些不情愿,“让我留下吧!我实在不放心师叔祖一个人在这边。这哪里是家族,这分明是吃人的魔窟。要依弟子说,咱们干脆也别等办丧,现在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