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终不回首_第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此爱终不回首_第1章

小说:此爱终不回首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25 20:18:38


第1章 离婚吧

苏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当她正满心甜蜜地在厨房做着“爱心早餐”,听着莫扎特的胎教音乐时,江辰西居然将离婚协议书甩在了她的脸上。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辰西,你……你这是做什么?”

她二十岁与他结婚,至今已有五年,倾尽所有去爱他,包容他,连尊严都彻底放下。

可现在,自己已怀有他的孩子,他为什么突然要离婚?

“做我应该做的事。”

江辰西的瞳孔是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看着苏樱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我不明白。”苏樱委屈地说道。

江辰西冷笑出声,指着她说道:“好,既然你装傻,那我不妨再提醒你一次。五年前,你给萱萱的那场手术,把她害得不孕不育不说,还用下流的手段上了我的床,让我不得不娶你,最后害得萱萱背井离乡。现在我告诉你,萱萱回来了,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至于你,签了离婚协议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当然,肚子里的孩子必须留下,我会给你一笔钱,从此以后,你都不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听到这番话,苏樱整个人完全懵了。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脑袋“嗡”得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难道……难道你当初娶我,就是为了让我生下小孩,然后把我的孩子给安萱萱抚养?”

苏樱难以置信地看着江辰西,身体因为悲伤而颤栗,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指甲都嵌进了ròu里。

这是梦吗?

此刻,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啊。

“没错,你对我而言,只是一个代孕的工具。”江辰西冷冷地说道,声音毫无感情。“让你走,是因为你欠萱萱,也欠我的。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不!我没有害她!辰西,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害她!五年前的手术,我都没有碰过她的子宫!至于我为什么会睡在你的床上,还被记者看到,这个我自己也不知道。辰西,我也是受害者啊!”

苏樱崩溃地大喊着。

这些年以来,她无数次的跟江辰西解释过,然而这个男人却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

或许,在他的心中,自己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卑鄙无耻的女人吧?

泪水模糊了苏樱的眼眶,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肚子一阵绞痛,似乎孩子也感应到了母亲的情绪,跟着悲伤起来。

“够了!”

江辰西皱起了眉头,猛地冲到了苏樱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怒声说道:“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手术结束那天,萱萱亲口对我说,是你害了她,当时我还找人做了检查,一切都和她说的一样,你还想怎么狡辩?就算她骗我,你同事总不会骗我吧?苏樱,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明明做了这么恶毒的事,却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实在太让我恶心了!我告诉你,我受够你了!要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小孩,你以为我会忍你这么久?今天这离婚协议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签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笔用力塞进了苏樱的手里。

“不!我不要签!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啊!你凭什么把我的孩子送给安萱萱?凭什么?”

苏樱哭喊着,挣扎着,然而她的力气,却远远不如江辰西。

只能任由这个男人,握着她的手用力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第2章 绝望

苏樱从未想过,会有如此绝望的一天。「^追^书^帮^首~发」

虽然她很清楚,江辰西一开始并不喜欢她,但是在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里,她以为总会摩擦出些感情的。

原来,这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碰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给安萱萱做代孕。

这种结果,如果一开始她就知道,说什么都不会让自己怀孕的。

苏樱嚎啕大哭,想去抢夺江辰西手上的离婚协议。

江辰西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将协议书放进了口袋里,并将苏樱用力推开。

“苏樱,你和我相处了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江辰西是什么性格。那些得罪过我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绝不会轻饶你!但是,如果你还妄图抢走孩子,伤害萱萱,我一定会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江辰西冷冷地说道,转身就走。

啪嗒!

苏樱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耳边,回荡着他的无情的话语,心就像被撕裂了一般。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怀胎十月,眼看孩子马上就要分娩,却要被人抢走的痛苦。

为什么?

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江辰西这么无情,要把自己和孩子分开?

“江辰西,我不会让你抢走我的孩子的!”

苏樱哽咽着喊道,四处看了看,然后猛地站起身,冲到餐桌面前,拿起上面的餐刀,抵在了自己的喉咙上。

“不要逼我!不然我就……我就和孩子一起死!”

苏樱流着泪,握着刀的手腕微微颤抖,因为过于激动,刀锋不小心划破了她的皮肤,丝丝血痕流淌而出。

江辰西眯起了眼睛,平日里那无可挑剔的俊脸,此刻却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杀气,就像一道han池,将整个房间给包裹。

“你找死!”他冰冷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压出来,“本来,我还打算让你和孩子多待几天,一直到预产期。不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来人,把她给我带到医院去,立刻进行生产,是死是活无所谓,我只要孩子!”

江辰西愤怒的命令刚刚落下,门外立刻冲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一拥而上,将苏樱往门外拖拽而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苏樱的挣扎无济于事,江辰西甚至都不在乎她手上的刀子是否会伤到自己,任凭这几个保镖,粗鲁地按住了她。

苏樱感到肚子疼得厉害,就像有什么东西踢打在上面一般。

但是,这般疼痛,却远不及江辰西话语对她的言语伤害。

“是死是活无所谓,我只要孩子!”

他的一字一句,就像利刃一般,切割着她全身的皮肤,血ròu,肝肠。

五年了,这五年的感情,究竟换来了什么?

本以为怀孕之后,他会开始在乎自己。哪怕,只有一丁点一丁点的情感,都能让她欣喜若狂。却没想到如今,他会如此残忍,如此冷酷。

“辰西,算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辰西!江辰西!!”

保镖拽着悲痛欲绝的苏樱往门外走着,她的目光却始终盯着那个高大冷漠的背影,希望他能回头,希望他能改变心意。

可是,他没有。

直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