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终不回首_第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此爱终不回首_第5章

小说:此爱终不回首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25 20:18:38

江辰西一时间不能面对。

婚后的这几年,他有许多事都对她很过分,甚至是两人夫妻生活的时候都喜欢用绳索捆绑住她,看她挣扎,看她痛苦,他就有一种发泄性的快感。

他以为他都已经这样对她,她总会怕他,惧他,然而到了第二天,她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还是会温柔的为他准备好他喜欢的早餐,在自己出门前会贤惠的替他整理好衣领。

所以他一直觉得苏樱就像块石头一样,永远都不会生气,可现在脆弱苍白的苏樱在他面前静静地闭着眼,他心中很闷,好像是突然被抽走了所有的氧气。

到底她也不过是个柔弱女人。

抢救室的红灯像血一样的刺眼,也刺痛江辰西的心。

没过多久护士慌忙冲出来,匆匆抱了许多袋血浆又跑了进去。

医护人员各个都匆匆忙忙进出着,在门开合之间,江辰西看到失去意识的苏樱静静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

“江总,江太太伤势太重了,一只腿恐怕是……而且刚生产完又高楼坠下引发了大出血,现在情况很危险,家属需要签字。”

主刀的医师站在江辰西身旁小心翼翼的说着,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第9章 名义夫妻

“什么?签字?”

江辰西突然觉得一阵心慌,以至于他阴冷的眼神让医师有些害怕。★首★发★追★书★帮★

“…江总,江太太因为子宫受损造成宫内严重出血,现在只有把子宫切除才有一线生机。”

江辰西一下子感觉天晕地旋。

没有了子宫,岂不是彻底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

江辰西皱紧了眉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思索一阵过后,他沉声问大夫:“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五楼摔下还能保命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太太的右腿伤势太重,想要保住也很难,所以没有其他办法了。”

面对江辰西的追问医生感觉到一阵压力。

江辰西的声音冷的可怕。

“摘除子宫保她的命,但如果右腿保不住,你们这家医院就不用开了。”

说完江辰西便转身就走。

这里沉闷地让他压抑,他感觉如果继续在这里待着会窒息,他需要透透气。

医生看江辰西走了,便匆忙回到手术室,想想他说过的话,更加慎重仔细,生怕出了一点差错。

漫长又折磨人心的几个小时过去了,苏樱终于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

她终究是没保住子宫,至于她的右腿,打了钢钉,能不能回到从前的那样,还得看后期的恢复情况。

苏樱还是依旧由陈嫂来照看。

伴着难忍的疼痛苏樱醒了过来。

在她挣开眼睛的一瞬间,眼里满是迷茫,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灵魂的空壳一样。

“太太,你可终于醒了,喝点水吗?”

陈嫂见苏樱醒了十分激动,但作为一个下人,她也没再继续说些什么。

短暂的混沌之后苏樱想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痛不欲生大抵如此。

从跌下去的那一刻,自己是否就不用再爱他了吧?

眼泪不知不觉顺着眼眶滑落下来。

“江辰西在哪,我要见他。”

苏樱的脸色苍白,声音更是细微虚弱,让人看了十分心疼。

陈嫂迟疑了一下,但仍是如实说:“太太,江总这几天去谈合作了,这段时间我来照顾您。”

苏樱觉得有些好笑。

“是去谈合作还是不想见我? 陈嫂,以后你都别再这么叫我了,我已经和他离婚了。”

离婚这两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想想就刺痛苏樱的心,但又不得不去面对。

江辰西可以为了安萱萱而毫不犹豫抛下她和她离婚。

陈嫂却否认道:“不是的太太,你现在还是江太太,江总在你手术的时候把离婚协议书撕了。”

“什么?”

苏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但这是为什么呢?

他不是为了安萱萱什么都可以做吗?

难道说是因为她坠楼而心里产生了些许愧疚?

是这样吗?

江辰西对她从不在乎,他怎么会因为她而愧疚呢?

苏樱觉得有些嘲讽,不禁冷笑一声。

突然身边的手机响了,苏樱拿起手机。

是安萱萱。

苏樱本不想接,可一想起她对待她儿子的恶毒,便接了起来。

安萱萱尖细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苏樱,你别以为现在你还是他的妻子就能怎样,这说明不了什么,他只是可怜你这个残废。可怜你从五楼摔下,被摘了子宫从此不能生育,摔断了腿成了一个残废。这些不过是他怜悯同情你。更重要的是,他如果现在和你离婚,外界那些媒体会怎样评价他?说他抛弃妻子,残忍无情!苏樱,他在乎的只是江氏集团的名声而不是你!你别心存幻想了!”

第10章 亏欠

苏樱收紧了手指,因为用力握着手机而关节微微发白。★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看了看陈嫂,像想起了什么,摸了摸肚子,抬起头看着陈嫂,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我的子宫被摘除了?”

陈嫂觉得一阵心疼,想否认,但无奈点了点头,苏樱的眼神让她不敢去看她。

苏樱的手一松,手机便摔落在了地上,电话那头安萱萱的声音还没有停。

“你是不是以为你没了子宫生不了孩子他就会可怜你把你的孩子还给你?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辰西说了,之后便会将这孩子给我,过继到我的名下,不管他现在娶不娶我,那孩子都得管我叫妈!”

安萱萱叫嚣完便挂了电话,而电话那头的苏樱心中五味陈杂。

“让江辰西来见我!我立刻要见他!他害我不能生育,摔断我的腿,现在还要把我的孩子给别人抚养!让他直接杀了我算了!”

苏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安萱萱没说错,他不和她离婚只是为了不被社会舆论攻击,只是为了公司,他到底是不爱她的。

可笑,她到底还在期盼什么?

她沦落到这个地步,江辰西竟然还要把她的儿子过继给安萱萱,只是因为不能如期娶她进门,到底是凭什么?

难不成她连爱上他都不配吗?她就要遭受这样的罪吗?

苏樱再也无法忍耐哭了出来。

这些年来,她从来没后悔过对江辰西的付出,她无怨无悔一心一意爱着他,然而她现在真的好痛苦。

人们不都说爱情甜如蜜?

可为什么她从未体验到过甜蜜,全都是苦涩。

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境地?难道只是因为她爱上他?

突然,苏樱只觉得喉间突然一股子腥甜,随后”哇“的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