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终不回首_第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此爱终不回首_第8章

小说:此爱终不回首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25 20:18:38

的吩咐,旁边的佣人立刻把他们俩分开。

苏樱最先被拉开了,在她被拉开被束缚着的时候安萱萱冲上去猛的一脚踹在苏樱的小腹上。

一阵锥心的刺痛袭来,让苏樱好半天疼的没法动弹。而此时安萱萱却立刻扑倒江辰西怀中又开始抹眼泪,她哭着说:“辰西,苏樱她要杀了我,她怪我让孩子落了水,但我不是故意的啊,你再来晚一会我可能就要被她弄死了!”

江辰西低头看着怀中哭的梨花带雨的安萱萱,再抬头看向苏樱时一下就愣了。

四个月了,他一直没见过苏樱,如果安萱萱不说,他甚至都有点认不出来对面的人竟然是苏樱。

她怎么瘦成这个样子!

她还被安萱萱用指甲划破了脸,江辰西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苏樱凌厉的目光就直逼向他。

“你是不是不想见你儿子了苏樱?你忘了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了吗?”

本来没想这样的,但江辰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和她说话就是这样的语气。

苏樱是没祈求江辰西会向着自己的,但他真真切切听到他这些话时,心还是像针扎一样。

“里面躺着的难道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江辰西?你怎么能把他交给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你竟然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当成一个玩具一样随意送人?还对他是生是死也不管不问!你既然不能好好保护他,就把他还给我!”

第15章 给我儿子陪葬!

苏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肆无忌惮的向江辰西发泄着。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江辰西的眼里han气又多了几分。

“你做梦。”

“江辰西你简直不是人!”

苏樱被人架着挣扎着却动弹不得,这时手术室门开了。

看到医生出来了,苏樱连忙踹了两脚架着她的人,从中挣脱出来,迅速跑到医生的身边。

“大夫,我儿子还好吗?”

苏樱的目光急切,让医生有些不敢直面。

“江总,十分抱歉,小少爷送来的太晚了,抢救没有成功。”

听到医生说的话,苏樱整个人都僵住了,好像所有的血液都一下子冻结。

“骗人的吧?我儿子怎么了?你说啊!”

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苏樱还是不死心的问医生。

“江太太,节哀。”

“不要!”

苏樱疯了一样不管不顾冲进了手术室。

她的儿子就在手术台上,他看起来那么瘦弱,身上都是水,小脸苍白。苏樱再也承受不住,疯了似得扑了过去。

“儿子,妈妈来了,你快睁眼看看妈妈啊。” 苏樱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

没想到第一次见儿子,也竟然成了最后一次。 他小小的,很瘦,但他长大后一定很帅,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惹人怜爱,但他小小的身体没有一点温度,那么冷,让人甚至感觉到有些冰凉刺骨。

“是妈妈的错,妈妈来晚了,对不起,儿子,你快看看妈妈啊。妈妈对不起你!”

苏樱抱着孩子哭的撕心裂肺。

江辰西突然心像是被万根针一起扎一样。

“苏樱……”

苏樱站起身来,"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江辰西的脸上。

“他还那么小,只有四个月大,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她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怒气都发泄给江辰西,她疯狂的锤他,打他,但这怎么能弥补一丝一毫?

安萱萱连忙上前推开苏樱。

“你疯了吗苏樱,是我害得你孩子掉在了水里,你有什么冲我来啊!你对辰西做什么!”

苏樱被推到手术台上,耳边是安萱萱刺耳的声音,想想从她儿子出生到死去这几个月她对他的虐待,她就好狠!看着已经全身冰凉的儿子,她猛的抓起手旁的手术刀向安萱萱刺去。

“这一切都怪你!你才应该去死!去给我的孩子陪葬!”

刀子没进胸口,“噗”的一声,瞬时间血液从胸口中喷涌出来,溅了苏樱一脸,但眼前的局面却让苏樱痛苦不堪。

满眼的红色,但这股温热血液的来源却不是安萱萱,是她最爱的那个人,是她死去儿子的父亲!

苏樱盯着手术刀没入江辰西的胸口的部分晃了神,刚刚电光火石之间,江辰西竟然推开了安萱萱。

“你不要命了吗江辰西,她是害死你儿子的罪魁祸首,你竟然还护着她?”

第16章 你竟然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苏樱已经筋疲力尽了,她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了,看着江辰西和安萱萱,她感觉好累好累,身体好沉,突然一个趔趄,她一头摔在了地上。http://www.shanjue.com/

手术台上儿子冰凉得身体,她深爱的人被她所伤,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她最恨的人却安然无恙。

苏樱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

是已经心彻底死了吗?但那种实实在在的痛苦让她煎熬。

“和你的亲生儿子相比她更重要?你就那么在乎她?”

苏樱再也控制不住的哭起来,但她哭的丝毫没有声音,只是任由眼泪不停滴落。 这四个月她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死心了,已经不会痛了,已经把这个男人永远放在心里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了,但她错了,她此刻才发现,她根本忘不了他,但她更不能原谅他!

此刻对他有多恨,就是对他有多深爱吧。

这种复杂的感情简直快把苏樱逼得要分裂掉。

苏樱疯狂的样子让江辰西看了心一直揪着,他直直的看着苏樱,也不顾着胸口还渗血的伤口,对着苏樱冷言道:“我不会让任何人伤萱萱一根毫毛。”

安萱萱好像刚才吓傻了,现在才反应过来,哭着扑向江辰西紧紧抱着他。

“大夫!大夫!快来看看辰西怎么样了!”

大夫赶紧给江辰西止血,这时候苏樱却笑了起来。

她像是故意笑给他们看,笑的那么用力,但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她的心彻底碎了,一块一块,再也不完整了。

“江辰西,我初见你时,在晚会上你帮我解围,那时我就对你钟情,我默默喜欢着你,从未奢求什么。尽管后来我遭人设计从而嫁给你,但我还是很高兴,我想全心全意去爱你,我觉得就算你是块冰冷顽石,我也能用我的爱把你捂热。呵,是我错了。”

苏樱有些涣散的看着江辰西,那失神的双眼让人看了怜爱又心疼。

安萱萱突然慌了,她怕苏樱把那件事的真相告诉江辰西。她连忙拉过江辰西的手对他说:“辰西,表姐失去了孩子已经神志不清了,你快和我去先上药处理伤口。”

她想拉着江辰西赶紧离开,但却拉不动他,江辰西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