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之吻_第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恶魔之吻_第19章

小说:恶魔之吻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26 23:02:25

周晓光怒了,“言舒敏!你这样会吓到她!她好心好意待你,你就是这样蛮横不讲理?”

“周晓光,在你的心里就只有一个沈笑!”言舒敏突然大哭起来,“我又算什么!”

聂修宁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起先是诧异于沈笑开口,后来是对于这两人的关系生疑。

他这才上前去,轻轻带过沈笑,一边哄着怀里似受惊的小猫,一边朝周晓光问道,“她在你眼里,究竟算什么?”

周晓光被先后问了两次,自己都乱了,可是偏偏,他竟也没有一口否定言舒敏。

“舒敏!”又在这个关头,另一道男声震怒响起,却是言振元出现。

原来言振元今夜在此也有饭局,而言舒敏也是陪同。只因为前些日子起,言家姐妹正式入言氏企业接管公司。

“跟我回去!”言振元并没有多言,只是拉住言舒敏就要走。

周晓光欲喊,“舒敏……”

“你这个小子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再和舒敏有任何往来!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言振元撂下这句话,就将言舒敏拽离了花园。

周晓光握紧了拳,目光怅然追随而去。

聂修宁默然瞧着这一出,却忽然感受到怀中的沈笑突然轻轻发颤,他急喊询问,“怎么了?”

却见沈笑直直盯着方才言家二人离去的方向,她呢喃不清在说,“小心……小心……”

一场闹剧过后,聂修宁回了刘佬一声,提前撤了饭局回去沈园。而周晓光相送沈笑上车,分别之时手里却多了一方手帕,沈笑咿呀念着一句,“那个妹妹,那个妹妹……”

只怕是见不得女孩儿掉眼泪,所以沈笑才会念念不忘,周晓光这才接过手帕,像是有千言万语道不尽,最后聂修宁道,“她要是知道,也不会怪你。”

车子扬尘而过,周晓光怔在原处久久,握紧了手中的帕子。纵然她不怪他,可他又怎么能够,对那人的妹妹动了心思……

回沈园这一路上,关戎在前方隐约听见沈笑一直喊着“小心”两个字,终于聂修宁也是忍不住问,“小心什么?”

沈笑迷迷糊糊,却又颤了声说,“坏人……”

关戎实在不明所以,哪来的坏人?

可聂修宁一回想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心中则是一拧。

夜深了,沈园里静了下来。

沈笑入睡后,关戎来到里书房里听命。

手边一支烟燃着星火,聂修宁垂眸问道,“言氏最近什么动静?”

关戎道,“海蓝小姐和舒敏小姐已经开始接管,但实权还是握在言董的手里,明面上言董对两位小姐言听计从关照有加,可背地里就要挖空整个言氏……”

“三个月之内,我不要在北城再见到这个人!记住,神不知鬼不觉!”

待将一支烟掐灭,聂修宁来到床畔为沈笑盖被子,他亲吻她的额头说,“很快,很快就没有坏人了。”

第二十五章 你说我就信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从那日出门归来后,沈笑就变得有些魂不守舍。★看★最★新★章★节★百★度★搜★求★书★帮★张婶听见她总是念着“坏人”,险些被吓到以为园子里出了什么脏东西。

自家少爷却并不理会,只是说道,“只是前些天撞上了一场误会,不要紧的。”

张婶松了口气,这才明白原来如此,却也叹道,“可是小姐这些天比之前吃得更少了……”

这也是聂修宁近日头疼之事,他在想着办法让沈笑多吃一些。

聂修宁对沈笑的担忧呵护,简直到了捧在手里都怕摔了的程度。他每日的工作就变成哄着沈笑吃喝,可沈笑却又爱答不理。

聂修宁也成了一个复读机,往往一句话总要说上好几遍,只希望沈笑能够应他一声。但是偏偏沈笑没有理过他一次,可聂修宁不厌其烦,甚至还以此为乐。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度过,一眨眼秋日来临,初冬也到了。

距离盛夏已是三个月有余,冬日北城天气han冷,前些天下了第一场雪,沈笑贪玩,在雪地里捧雪玩了好一阵,结果就害了风han引起感冒。

这下子可不得了,聂修宁如临大敌,所以最近哪怕是去公司,都要带着沈笑一起。

结果到了聂氏,大厦里零星出入的职员只瞧见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带着一个裹得像只粽子一样不见五官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只露出一双眼睛,却是黑溜溜的十分引人遐想。

“叮——”直达电梯下来,伴随着众人恭敬注目,聂总搂过女人就要进入。

可一刹那,女人像是恼了,猛地将聂总狠狠推开了!

但是聂总丝毫也不生气,反而是笑着去握她的手……

又是“叮——”一声,电梯门关上,这精彩一幕也就结束了。

众人看得称奇,纷纷想着到底是哪个女人这样胆大,又是哪个女人竟然能让聂总这样宝贝?

而当企划部秘书跟随经理去了一趟总经办后,一则惊天消息就传遍整个聂氏,那个胆敢对聂总动手又让聂总那样宝贝的女人,她居然登堂入室坐在了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曾经聂总身边的心腹助理沈笑!

可沈笑不是辞职离开了吗?

还有传闻,她和聂总闹翻了,所以一拍两散……

今日她重新出现,众人才幡然醒悟,看来不是闹翻,而是隐退不干默默当少奶奶去了!

只是这样一来,众人却也狐疑,聂总和沈特助好了,那言氏千金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是早就分手了!那位海蓝小姐也进入公司成了名誉总经理,人家那是好聚好散……”有人笑言说。

豪门子弟之间的恋爱游戏,好聚好散也是常事,直到这一日天空被乌云压得阴沉,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之际,言氏千金突然闯来聂氏,引起了惊天波涛。众人不禁揣测,难道是分手后心有不甘,所以来求复合又或者是来讨要一个说法?

“海蓝小姐,请先让我通传……”陈秘书阻拦不住,因为言海蓝已经直接推门而入。

视线对上那张大班桌后方的身影,言海蓝冷声道,“聂修宁!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和我的二叔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沈笑设局!是她害了我!”

聂修宁正端坐在椅子里,他沉叹一句,“你还是知道了。”

“你说谎!你在说谎!”言海蓝几乎是崩溃的,她怎么会去想,竟是她的至亲,她信以为赖的至亲设局害她……

这全是骗局!

……

“不会是这样的……”言海蓝根本就不相信,所以她一遍一遍喊着,“是沈笑嫉妒我,是她想要拆散我和你,所以她才会给我下药,我才会昏了过去,我才会和他……”

聂靳朗这个名字,言海蓝说不出口,但是当年当她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