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_第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蜜汁炖鱿鱼_第17章

小说:蜜汁炖鱿鱼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1:14:40



她以为自己和appledog有关系?或者,以为自己暗恋appledog?

开什么玩笑?

他一时有些好笑,真是躺着也中枪啊:“她生气不生气,和我没关系。不过——”

嗯?

等等……

没关系?他说没关系?

gun为了避免让闲杂人等听到,用一种近乎于耳语的声音,笑着揶揄:“小姑↘↘请记得收藏本站^闪^爵^小^说^到浏览器收藏夹中哦!娘,情报离谱啊。不是说喜欢我吗?怎么连我单身,且对女人没兴趣都不知道?”

“我……”

“哦,对,”他补充,“不止女人,我对男人也没什么兴趣。”

……

……

于是坐在第三排的Kamp;K众人,以及在场其它俱乐部的人都近距离地观看了一场调戏与被调戏的哑剧:Kamp;K的老大gun是如何偏过头,对着自己的女朋友耳语了一句,就成功地让那个超级大萌妹一秒面红耳赤,双手捂住嘴,和他足足对视了十秒后,猛地将整张脸都埋在了自己的书包上……

这……

传闻中的不近女色呢……

开玩笑吗!

这明显是调情领域的个中高手啊……

第十六章 个中高手!

第十六章

个中高手!

他就是觉得无聊,演练了一把对自家队员那套揶揄打压的手段。

很快,比赛开始,gun脸上的神情全无,恢复冷淡,开始观摩SP的八分之一决赛。

……

整个会场都暗下来。

身后,突然有人暗搓搓地戳了下她的肩。

她回头,蓝莓给她打了个眼色,用口型说:去洗手间。

她看了看已经专注看台上大屏幕直播的gun,悄悄将背包放在了座位上,猫着腰和蓝莓一起潜伏进了洗手间。前脚刚迈进去,立刻就被蓝莓揪出来,带到大厅的某个角落:“鱿小鱼——”“我尽量给你要签名,”她举手投降,可怜巴巴,“好不好?”

“签名先放后,”蓝莓眯起眼睛,凑近,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倒是她的倒影,“给我讲清楚,你和我男人的男神是怎么回事?”

“就……”

……

她用了十分钟,将整整一个星期的事情讲清楚,然后默默地,低头对手指:“不是不告诉你,就是觉得表白被拒挺丢人的……”

话没说完,一根手指就戳上她的额头:“表白?表白是倒追的大忌,你知不知道?!谁会对一个只见过两次就表白的妹子有好感?啊?你的智商都被狗吃了?”

“……我没想表白,不说清楚就会被误会喜欢那个娘娘腔啊……”

“空有九十分的颜,到现在连个九分的男人都没有,还初恋?还暗恋?还表白?就你这样怎么拿下我男人的男神?”

“……”

蓝莓揉揉自己戳疼的手指:“倒追最蠢的就是,在对方没看到你任何优点时,就冲上去说我喜欢你,鬼才会接受这种蛇精病好吗?你要渗透,要各种出现在他身边,展现各种专长,最美好的最擅长的,甚至是最受男人欢迎的瞬间,可就是不能用语言承认喜欢他,让他百爪挠心,让他各种猜想,让他明明感觉到你喜欢他,可就是得不到答案,懂?”

“……嗯。”

“让他先开口问你,先开口暗示,先开口表白,懂?”

“……嗯。”

……

……

十分钟的填鸭式教育后,她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他的身边,反复琢磨蓝莓的话:他那么方便都不肯解释,就说明,他不反感,甚至,对你已经有好感。

有……吗?

她有些忐忑,偷看他:我怎么没看出来……

gun显然中途也离开了一次,从休息室拿了保温杯,继续将杯子里的水倒入纸杯里,一口口喝着润喉。他感觉到,身边的小姑娘又开始不安分地瞄自己……他将纸杯,凑在嘴唇边,发现那一束小小的微弱的目光又偷偷移开了。

……

整个比赛很精彩。

当Kamp;K赢得四分一决赛时,全场爆出巨大的掌声。

掌声、主持人的兴奋恭喜、还有五个男孩起身的致谢的动作,都是她从未见过的陌生画面。她从没近距离看过这种比赛,好像,游戏这种东西一下子就变得高大上了……

她忍不住,和满场的观众一样,鼓掌鼓得掌心都红了。

五个人走下台,从gun身前走过。gun微翘了嘴角,一个个点头过去。

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意外的胜利,他没准备再看剩下的SP四分之一决赛,站起身,拍了拍佟年的后背,示意她可以走了。

于是Kamp;K就在这场比赛的中场,全部离开。

……

佟年跟在他身后,感觉自己的后腰时不时被蓝莓用手指狠狠戳一下,再戳一下……终于在跟着他走进VIP休息室时,憋出了半句话:“恭喜……你们赢了。”

蓝莓昏倒,说好的欲擒故纵呢?!

gun将保温杯扔进背包里,拉上拉链,提起来,斜背在肩上后,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头顶。

佟年马上紧张。

“你不是要解释吗?”因为说了太多的话,他嗓子越发哑了,更显得压迫。

她愣住。

啊,对,解释,她惊醒,轻声问:“现在可以了?”

偷听的蓝莓……

不要解释啊!解释就没机会了!请随意误会吧,这就是爱情最开始的苗头啊!

Gun发现,跟着佟年的陌生女孩在一个可以偷听的范围,冷淡地,看了女孩所在的位置。后者立刻打了个冷战,自觉自发,退后一步,两步,三步……

“完全可以,”gun两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在她面前弯下腰,平视她的眼睛,“先给我演练一遍,你想怎么解释?”

“演,练?”她磕巴了一下。

“让我听听,你能不能解释清楚,”他仍旧看着她的眼睛,“我不想浪费大家时间。”

“我……就说,我和韩商言……”

佟年从没和他如此长时间对视过,此时,此刻,现在,在那双眼睛里看到自己的清晰影子,竟然,彻底,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满耳朵,都是砰砰砰,砰砰砰……

我和韩商言……怎么来着……

“不会说?”

砰砰砰……

他还想再说什么,就这么看着小姑娘的脸从煞白到傻红,红得简直比当年以脸红出名的appledog还严重……忽然觉得,似乎自己又过分了?小姑娘就是喜欢你而已,又不是罪大恶极,收敛点,当她是队员那么教训就过分了啊,他告诫自己。

于是,稍微捡回一点良心的人,清了清喉咙:

“坦白讲,我没交女朋友的计划,”他站直了身子,扫了眼身后正在收整,准备撤离的大男孩们,“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