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_第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蜜汁炖鱿鱼_第18章

小说:蜜汁炖鱿鱼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1:14:40

孩,最小才十五岁,就把所有未来、前途都交到我一个人的手里,所求的也不过是有朝一日能身披国旗,拿回世界冠军,向父母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所以,我没时间,没精力,应付任何一个Kamp;K以外的人。”

他说完,视线又落下来,落到她的身上:“听懂了?”

……

佟年没想到,他说出的是这么严肃的一段话,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这里是他的世界,一个陌生的世界。

让人仰望,也值得去仰望。

……

Dt正好走到他身后,听到这么一段话,难得的将视线偏了偏,看了看那个可怜的被gun装出来的伟岸形象骗了的小姑娘。

看不下去了。

每次拒绝人的套路都不一样,这次最离谱,竟然拿俱乐部说事。

Dt真心觉得,小姑娘完全可以芳心另许,好好一个不会玩手段的纯洁妹子,要是跟了gun就毁了……所以他选择↘↘请记得收藏本站^闪^爵^小^说^到浏览器收藏夹中哦!沉默着,转身走了。

于是,什么喜欢不喜欢,签名不签名?完全浮云。

佟年和蓝莓就满心满眼地,我们好肤浅好胡闹,看着gun带着Kamp;K众人离去。众人不知道小嫂子为什么不和老大一路走,虽然有猜测,但还是不太敢问,只是最后离开时,纷纷对佟年点头,一脸嫂子下次见的热情笑脸……

第十七章 相了个亲?

第十七章

相了个↘↘请记得收藏本站^闪^爵^小^说^到浏览器收藏夹中哦!亲?

失恋了……

佟年整整三天没出家门,就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对着屏幕看一个个密室风暴的比赛视频。从Kamp;K和SP到二线战队,最后都看完了,就去看网络上的精彩名局。等到第三天晚上已经是除夕,她连Kamp;K的所有采访视频、文字资料都看完了……

gun很少接受采访,只有寥寥两三篇,话总共不到十句。

都不太正经。

真得不太正经,和那天他所说的话判若两人,也和他百度百科上所构筑出的形象不同,好像,他的回答永远都能把记者的问题化解,然后再丢一个嘲讽技能。

最重要的是,她终于有些了解,当初solo战队解散,也让gun在最鼎盛时期彻底退役了,只留下了短短的一行话,自此消失十年。

佟年看着那段退役的话,甚至觉得心酸。

他当年退役的时候是有多伤心啊……

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一个小小的屏保,是她自己做的。里边有个卡通的男人形象,在变幻各种表情,对个骑着大猫的萝莉说着话。每隔三秒,会变换一句,都是他曾对她说过的话,她都一字不差地都输入进去。

为了怕爸妈偷看,都改成了日语。

鼠标触上去,还能发出声音,声音还是根据他的声线特地做的……

……

她无意识地用鼠标,碰了碰那个卡通男人,蹦出了一句话:“小姑娘,情报离谱啊。不是说喜欢我吗?怎么连我单身,且对女人没兴趣都不知道?”忽然跳出来的话,让她一愣,马上又脸红了……然后又立刻觉得更伤心了。

好吧,失恋也要有缓冲期……

要不然也太滥情了。

她安慰自己。

门在身后,悄无声息地推开,母亲大人走进来,看了看蔫耷耷的佟年,笑着劝说:“准备准备,要出去吃饭喽。”佟年失神地回头:“在房里吃行吗……”

“那可不行,年夜饭怎么能自己吃?”母亲大人继续低声哄她,“先下楼打个招呼,你姑妈他们都来了。”

……好吧。

她动了动手臂,站起身,推开门,沿着楼梯走下去。

诶?好多人——

为什么环绕沙发的尽头,坐着的那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正在低头喝茶的男人……那么像他?!一定是傻了……

她郁闷地低头,狠狠踢了踢楼梯扶手,转身……上楼。

“年年?”楼下姑妈的声音立刻响起来,“我还说你怎么一直闷在屋里呢,学习学傻了?”姑妈热情地招呼她,“快来,你表姐刚回来,你们也好久没见了吧?两三年?还不好好聊聊?”

……

她最怕就是碰到精英表姐了。

但大过年的,也没办法,总归是亲戚。

她只能又闷闷地转头,然后,彻底僵在那里。喝茶的男人已经抬起头,根本就是他,从眼神到坐姿,到那种不太耐烦的感觉都是他……

她就这么傻着,穿着一身柠檬黄色的运动服,站在楼梯上。

运动服上还画满了熊……

gun轻挑眉,视线收回,继续低头喝茶,好像这屋子里的一干人等都和他没有太大关系。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楼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姑妈和妈妈围着,絮絮叨叨地介绍着她和表姐的工作学业,然后再介绍给一个老爷爷。

“十九岁好,十九岁好啊。我有个外孙也和你差不了几岁,也是学计算机的。一会儿啊你们认识认识,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老爷爷听着佟年妈妈的介绍,和蔼地端详着呆若木鸡的佟年,越看越觉得和自己那个小外孙般配,忍不住侧头问gun:“小白呢?什么时候到饭店?”

“不知道。”gun答,嗓子已经完全说不出话的感觉。

“给他打个电话,年夜饭可不能迟到。”

老爷爷呵呵笑,比他随和多了。

很快在妈妈的招呼下,众人纷纷起身,准备去预定好的餐厅吃年夜饭。

佟年懵懵地穿了大衣,围好围巾,跟在妈妈身后走出。十几个人,四辆车,只能分散着送走。“年年,”妈妈随手将她的围巾系紧,压低声音说,“交给你个任务啊,你表姐和那个大哥哥在相亲。你们是年轻人,你去和他们两个坐一辆车,听听两个人在说什么,见机行事啊,乖。”

相亲?

他要和表姐相亲吗?

他不是说……没交女朋友的计划吗……

佟年抬头,看见不远处的gun已经打开了前车门,背对着众人,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到副驾驶上。“我不想坐他的车……”她鼻子一酸,低下头。

傻子,人家哪是不交女朋友?

分明就是……不想搭理你而已。

“乖啊,”妈妈还以为她是尴尬,“你不过去,难道还自己打车去?”

“嗯,”她紧紧攥着自己的大衣袖口,“我自己打车过去……”

“打车干什么啊?”身后已经有人挽上她的手臂,表姐压低声音,拜托她,“我和他也是第一次见。一起嘛,这样冷场的时候,咱们还能说话。”

不要……打死也不要……

她低头,死活不肯挪动一步。

可也就是这么短短两三分钟,所有人真的都已经分开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