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_第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蜜汁炖鱿鱼_第21章

小说:蜜汁炖鱿鱼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1:14:40

吃了个隐晦的闭门羹,整场表现都极差。

比如,从不给佟年倒饮料,从不陪她小声说话哄她开心,从不关照她吃菜,从不……最后,连姑妈都觉得幸好没给闺女相上这位大少爷,否则只有女方拼命倒贴的份。

整顿饭都快吃完了,佟年才偷偷地,在自己手机上输入了一行字,递到他眼皮底下:为什么……要说假话?

别看这么简短的一行字,她足足打了十分钟,换了各种措辞。

虽然知道他说得是假话,还是有一点点的期待,纵然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会不会,他……觉得自己比表姐适合他?

gun看清了问题,有些头疼。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有些麻烦,要从Dt从十二岁回国开始说起。显然,他今晚不想再费任何脑子了,需要最快给一个安全无害的说法。

“我弟弟,有个喜欢了十年的女孩,”他用两个人最近的距离,最安全的音量告诉她,“他来之前拜托我一定要帮他摆脱这次相亲,实在太棘手,不得已只能用非常手段了。很抱歉,过了今晚,你随便找个借口分手,不体贴、不温柔、没共同语言,年纪太大——都可以,分手原因随你定。”

“哦……”她眼神黯了黯。

“抱歉。”这句倒是难得诚恳。

“没关系……也是为了帮他嘛。”她轻声喃喃。

她眼睛轻轻瞄了眼吃饭的大男孩,估计是因为和长辈吃饭,他难得没有继续戴着棒球帽,而是脱下来放在了腿上。一言不发,低头吃饭。

喜欢了十年的女孩啊,真好,十年前我才九岁……

咦?不对,十年前他不也才十二岁吗?

好早!

晚上,众人要离开的时候,爷爷特地让他开车将佟年和父母送到家。

车开到楼下,熄了火。

佟年慢慢地解开安全带。

妈妈还想要留在车里盯着两个人,就被爸爸先推了推肩膀,意思是,长辈的,怎么也要意思意思给人家一点点说话时间。

于是,在不情不愿里,佟年爸妈下了车。

车里放着电台的歌,是朴树的《平凡之路》,他开得声音很大,整个车内都在循环着歌词:“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烟消云散……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的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佟年瞄着车外的爸妈,轻声问。

gun有些走神,不知道是不是在认真听歌词的原因,还是音乐声实在太大了,只听到她在说话,却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他视线从车窗外的景色,移回来,落在她身上:“还不回家?”

“我想先问个问题。”她举手,重申自己的要求。

gun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我们……什么时候分手?”

总要,有个时间吧?

gun没想到是这个问题。

他在小姑娘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各种情绪,纠结的、失落的、慌乱的、口是心非的……这诸多情绪下难以隐藏的是那抹小小的,非常想要压抑住的期盼。

车内有些异常的安静。

……

……

一分钟后,佟年乖乖下车。

妈妈立刻将她没系好的大衣拉紧,低声问:“说什么呢?这么久?”

“没说什么,”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轻声喃喃,“就是……说了几句话。”

***

gun的车停进地下车库,下车、进电梯、按下二十楼,过了十五秒,电梯抵达一楼。门打开时,正有几个Kamp;K队员拎着小盒小找书 看书 分享书 尽 在 s h a n j u e · me 闪 爵小 说盒的宵夜走进来,看到gun的时候,年纪最小的demo反射性倒退了一步,这才紧跟着前面两个马上闭嘴的队员低头钻进电梯。

老大……在吃糖T.T……肿么破。

队长,Dt队长你在哪儿,grunt,g帅你在哪儿,我们搞不定老大啊啊啊啊!

门慢慢关上。

身后,两只手同时伸出来,扶住了demo和其中一个队员的肩膀:“年夜饭?”

“是啊……老大,”demo声音涩涩地,不敢回头,“这不没买到飞机票和火车票,准备初二再回去……吗……”

“吃完了来我房间,测测手速。”

……

他说完,想了想,又问了句:“还谁在,都叫过来,不及格的明天晨跑。”

……

众人快哭了。

有年三十测手速的吗?!有年初一晨跑的吗?!

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年了!这俱乐部没法呆了!

gun发现没声音,蹙眉,极黑的眸子从镜子里扫了几人一眼:“没听见?”

***

一个小时前的车内:

歌曲渐入尾声,gun觉得车内的温度有些高,随手把空调关上,漫不经心地反问她:“你想什么时候分手?”

啊?我?

“怎么?”他语气不咸不淡的,“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合适……”

现在?现在好像不合适吧?明天?好像也太快了点……一星期?一星期会不会显得太滥情了0.0?一个月?

她在心里,不断不断地,往后挪着时间轴……

“这样,”gun打断她漫无目的浪费时间,按下中控台上的开锁键,啪地一声,前排车门解了锁,“等你觉得合适了,通知我。”

第二十章 分手不准时!

第二十章

分手不准时!

第二天,Dt从爷爷住的宾馆回到俱乐部的公寓,发现十几个男孩都穿着俱乐部的短袖,蹦蹦跳跳地搓着胳膊,原地做着热身运动,demo看到Dt立刻眼睛都红了:“队长!”众人一涌而上,不管比他大的,还是比他小的,全部都一副终于找到了依靠的感觉。

不用说,走廊尽头那间房里的人昨晚的心情一定坏到了极点。

Dt沉默着,点点头。

直接走到了走廊尽头,推开门。

发现房间里一地都是各种巧克力包装纸,水果糖包装纸,总之各种糖……没开灯,gun正在电脑里以绝对的优势虐杀对手,然后头都没回:“回来了?”

显然,敢这时候推开他房门的只有这个敢出卖他的人。

Dt的眼睛,再次对房间巡视了一圈,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一颗糖丢出来,顺着Dt的耳边嗖地一下飞出去,直接砸到了对门。门外,跟过来偷听的众人猛地一抖,立刻小跑着去晨跑了。反倒是差点被丢中的Dt什么多余的表情也没有,连眼神都没变过,反手帮gun关上门,直接摸出房卡,刷开对面那扇门。

补觉。

房间里的男人就坐在椅子上,身体向后仰着,再次翻了翻助理拿来的行程单。主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