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_第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蜜汁炖鱿鱼_第52章

小说:蜜汁炖鱿鱼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1:14:40

竟然开了微博!你还是唯一被关注!”

她嗯了一声,飘乎乎的。

“不打扰你们,撤了啊。”亚亚攥了攥她的手。

怎么有种嫁女儿的惆怅感……哎。

很快,阶梯教室的学生都走光了,就剩下她,陪着他和老教授。

老教授聊得意犹未尽,拍了拍gun的肩,告诉他,自己还要赶去下一堂课。等教授也撤离,教室就真的只剩下她和他。

韩商言看她捧着书,一副心神不宁,快要飞起来的小模样。

他知道自己会越来越忙,所以让97向亚亚要来了她的课表。想挑个上午下午的,陪她过过普通学生情侣的日子。

昨天看微信,能感觉到她想和自己多说话,却拼命压抑着,不肯打扰自己。

那些校园情侣拥有的小甜蜜,估计她都没机会感受了。

这么一想,也算是欠她不少。

“你同学对你都还不错?”他终于合上用来装样子的笔记本,塞进她书包。刚才看到那些小孩走过,都对她挤眉弄眼的,显然关系很好的表现。

“嗯,好多都是本科同学。”

“我记得你说,‘我不太会说话,以前总得罪朋友和同学’?”

记性真好啊0.0……

“大三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大家都不爱和我说话。”

他点点头。

想到亚亚说的话:

“她说自己总得罪人?想多了。也就大三时候,少年班学生被分去各个系,突然进入新班级,都这种待遇。以前我高中转学也这样。

我们这届本科的,都知道一句话:系里有三宝,佟年,内网和校队。

知道为什么吗?内网大资源库,要什么片有什么片,更新比任何网络站点都快;校篮球队有国家运动员,常年帅哥聚集地;最后就是我们小佟年了,在专业课和大作业方面,对同学完全的有求必应。”

Gun摸摸她的小脑袋。

佟年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们走吧?这个教室还有课。”

Gun本来就是为了陪她,无可无不可,站起身。

座位太小了,坐了整整两节课,完全伸展不开腿。

现在,感觉被释放了一样,他活动了下肩膀,看她利落地收拾书本和笔。忽然想到,自己学生时代都在做什么?完全没印象,果然每个人的生活重心都差很多。

两人走出阶梯教室,逆着赶来上课的人流,下楼,取车。

她就推着自己白色的小自行车,走在他身边,不停给他指:那里是本科宿舍区,那里是研究生宿舍区,那里是活动中心,那里是物理楼,化学楼,还有建在湖中央的,自己干活的实验室。Gun从没怎么感受过国内大学的氛围,双手插着长裤口袋,陪她慢悠悠走着。

两个人经过外院。

“你怎么和这个教授关系这么好?”她终于按耐不住好奇,问他。

“他人不错。”

“……”

“怎么?”

“他在我们院的绰号是老魔王,挂人最多……”

Gun“哦?”了一声:“他人挺有意思,一直教英语教到四十几岁,忽然决定给自己放个大假,就出去读了个工业设计的硕士。”

“然后继续回来教英语?读到硕士……”干什么用呢?

“本来就是消遣,”gun看到图书馆,“有人消遣是旅游,有人是读书,我就是玩游戏。什么都求个目的,就太无聊了。”

他对图书馆很有兴趣。

她就在楼下锁了车,带他进去。

二楼是消遣娱乐的书,他没停留,和她直接往上走,到三楼专业书籍区。

四周静悄悄的。

在读书区坐着的学生,都在埋头做着笔记,她就跟着他,一路走向那一排排看不到边际的书架区,时不时能看到有人在找书,有人在低头发短信,有几个小姑娘对着教授给的书单低声交流,还有……情侣在拉拉小手摸摸小胳膊……

Gun停住。

她也跟着停住。

抬头看,都是设计书籍。他的专业相关?

他随便抽出来一本,翻了翻。

她靠近,也凑着看了眼,轻声问:“你手绘是不是很好?”

他不置可否。

真好,她最羡慕手绘好的人了。

“那……怎么从来没画过?”

“画什么?”gun扬眉。

“画……人?”

显然,小孩完全不知道工业设计是做什么的。他将书合上,书角放在她额头,沿着那小鼻梁滑到鼻尖:“你难道认为工业设计和人体彩绘是一样的?”

“……”没说是人体彩绘啊……

于是,当有人走近这个书架,认出电院那个很有名的拿过ACM世界名次的萌妹,是如何面红耳赤,逃也似地跑开。她身后的男人倒是悠哉,慢条斯理地将书放回原位,莫名感觉四周都飘着粉红泡泡有没有?

妹子脸这么红……难道是……表白?偷吻?

这……

开玩笑吗……这里是图书馆好吗!

同学!

求回放求重播求再来一次……

***

不久,《密室风暴》全国总决赛在北京开始。

佟年用三个月永不休假为条件,和导师换了一周小假期,陪gun去百度^闪^爵^小^说^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shanjue.me参加密室风暴的全国总决赛。这周恰好碰上大小会议,酒店房间紧俏,他就定了双床的行政套房。

两人进门后,他先去洗澡:“晚上约了朋友吃饭。”

她答应着,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拨电视节目。

没多久,就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响。

她立刻从床上跳下去:“你好了?”跑进洗手间的一瞬,傻住了……

就围了浴巾……

她秒速转身,却被他从身后抱住,眼前天旋地转。

被放在了大理石台上。

他拉住她的脚腕,扣在自己腰后:“跑什么?”

她不安分地扭动着,想要避开他,这个姿势……

“我有点怀念你喝酒的时候了,”他逗她,用下巴压住她的额头,将她搂在自己身上,眼睛看着镜子,“走之前,给你讲个故事。”

故事?

她感觉他手有些不安分,心猿意马。

“我父母都不在了,”他简单交待,“有个阿姨,是母亲去世后嫁过来的,后来父亲去世,我和她相处得竟然比亲生父母还久。小时候,我很讨厌她,她又不让我搞电竞,所以我就一个人回了国内。”所以……才在成年时最终选了中国国籍吗?

她仰起头,想要看他。

被他制止了。

“后来,回到国内,我认识了一个电竞高手,叫solo。”

SP中国区老大?

“他那时候有个小女朋友,叫appledog。最开始,就我们三个,想搞个战队,后来人越来越多,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