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炖鱿鱼_第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蜜汁炖鱿鱼_第55章

小说:蜜汁炖鱿鱼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8 21:14:40

要。

一辈子那么长,我都给你。

佟年。

“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谁明白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海阔天空》

——网络完结——

番外 酒X酒

番外

酒X酒

今天是情人节,某人生日。

Kamp;K俱乐部内部弄了个小酒会,老大事先并不知道。为啥不知道呢,众人想给老大惊喜。所以,当gun背着黑色斜跨包,穿着羽绒服冒着严han从机场赶回来,乘着电梯一路上楼满脑子都在想着稍后的训练计划。

顺便盘算着点名,谁要是去过情人节了,那就不好意思了。

电梯门在gun眼前打开,他嚼着口香糖一步步走出来,羽绒服已经被脱下来,右手攥着,丢到了前台的椅子上。

没人?

拐弯,沿着走廊走进去,训练房内冲锋枪、爆炸声震天,他刚才冒出个头,demo就立刻扬了扬墨绿色酒瓶:“老大!嫂子在等你!”

轰地他就懵了。

满屋子酒瓶,没一个清醒的。

下一秒,门口就找书 看书 分享书 尽 在 s h a n j u e · me 闪 爵小 说没人了,grunt还趴在窗台上低声和艾静打电话,啧啧感慨:“Dt这小子太阴了,为了和女朋友约会,直接把韩商言媳妇灌醉了。”

走廊尽头,左手边,韩商言的房间。

他手摸上冰凉的金属扶手,还蹙眉想了想,稍后会发生什么,大概在脑内演练了几个场景后,按下扶手,走入。

漆黑一片,想摸灯开关。

摸到了柔软的小手背,很快熟悉的感觉就来了……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八爪鱼抱住了他的腰,蹭来蹭去,从脸到身体,“快说你很高兴……”

“……高兴。”

他还想问话,下嘴唇被轻咬住,小舌头滑进来。

唔,尝出来了啤酒、白酒、梅酒、红酒……

他阖眼。

不要发火。

靠,妈的谁灌的。

热乎乎的小手心,学着他平时的样子,摸到他脖后,把他压向自己,亲得还挺高兴。gun别无他法,只得抄起她的两腿抱在腰上,在黑暗中用脚到处摸索,想找椅子,没找到。

没办法,只有悬窗了。

刚坐上去,她就兴高采烈地把他扑下去。

他没来得及反应,后脑重重撞上玻璃。

靠……

哗地一声,拉链被利索解开……

“佟年,”gun努力让自己声线平稳,“还有一个月就婚礼,一个月,三十天,七百二十小时,四万三千两百分钟。你再忍忍……”

右肩的运动服被拼命往下扯。

“我来,我来……”明天还有比赛,不能弄得太难看被那帮兔崽子看出来。

gun摸索着把拉链彻底扯到底,身子向前一些,双手倒背着将运动服脱下来,还没丢到地上,腰带就被佟年拉出来了……

温热的唇,压在他的鼻梁上,眼皮上。

他尽量让自己想点比较单纯的东西,比如明天和SP的比赛,可以把外边那帮兔崽子都换下来,让越来越猛的二队替上……

黑暗中,小孩停了几拍,目光闪灼期待地凑近,羞答答地问了句:“你怎么不动啊?”

……

宽厚的手掌扣在她后颈,他声音轻哑:“第一次……不会怎么办?”

……

诶?不是说无师自通吗?

“那……我试试吧。”她也没迟疑,迷糊着三下五除二把腰带解开,抽出,丢掉。然后费劲地爬下去,昏头转向去扒他的牛仔裤。

gun靠在玻璃上,被她逗得不行,手伸到她腋下,又把小孩捞回来,放到腿上。

寂静中,两手拽着短袖下摆,脱掉。

小孩目光更闪了。

gun有种被观赏的感觉……

于是,放人到地板上,光着脚跳下来,光着上身,俯身去看她的眼睛:“真做?”

她应了声,越想越开心,小声说:“生日礼物,还是情人节。”

……

还是有种被临幸的感觉。

他要笑不笑地打量她:“一会儿别哭。”

她愣:“啊?……”有些怕,“……你这有感冒药吗?夜片?我吃一片就能睡着。”估计就不太疼了?

“……”

“没关系,我要是疼哭了,你哄哄我就好,我很好哄。”她先把自己说服了。

然后利索地走过去,抱住他光裸的腰。

他是真没想到要这么过生日,进门就被自己小女朋友扒光了,如今是骑虎难下,继续?不好向她爸妈交待……那么快就婚礼了。

不继续?显然,手心里的汗,都在提醒他,这次没跑了。

他弯腰,把佟年横抱起来,努力从这一刻开始让所有都变得比较梦幻和美好,小孩醉酒不失忆,不能让她受委屈。

……

然而第二天早晨,当佟年抱着被子,满脑子浆糊满心幸福地努力回忆时候,却只有几个片段特别清晰,比如,他揉自己的胸像揉面团似的……

同一时间。

gun坐在大厦楼下的台阶上,吹着冷风,把嘴里的水果糖嚼碎着,低头看秒表。

远处,Kamp;K队员都拼了命地往回冲。

一个个到了地方,demo眼泪都跑出来了,抱着gun的腿一个劲儿哭:“老大我真跑不动了,真不是我们干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