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1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106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传染,她小声地说了一句,"开心。"
"媳妇,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到。"
"没什么。"
"哦,那媳妇,我给你唱歌吧。"
说着便真唱了起来。
"我们会深情拥抱,我们会一直到老,只要能够爱着你就好。"
你听,多美的歌词,多么和谐的一副画面啊。
韩稹开车从大桥经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顾顺顺背着南荞开心嘻笑的样子。
是什么事让她笑得和孩子一样?韩稹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的是那份开心肯定和他无关。
他终于还是把那个曾经满眼满心是他的女孩弄丢了。
恩,真的丢了啊。
许是太过触动,又或是车里放着的情歌过于煽情,韩稹眼前起了一层薄雾,他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一向心思缜密的韩稹甚至没有去深究为什么南荞是顾顺顺在一起而不是沈暮時。
"叮咚。"
门铃响,马掰掰敷着黑面膜直接去开了门。
"荞荞,回来啦。"
她怎么都想不到,今天门外居然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顾顺顺。
马掰掰吓的直接摘掉脸上的面膜,惊讶开口:"你怎么来了?"
南荞领着顾顺顺进门,她放下包,握着马掰掰的肩膀应道:"掰掰,顾顺顺他现在失业了,没地方住。我让他先暂住在我们这里,希望你不要介意。"
马掰掰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之所这样完全是因为太高兴了,没错,是高兴,是可以兴奋一整晚的那种。
她甚至脑海里已经开始构思要买什么样的睡衣。
顾顺顺喜欢什么风格的?御姐?还是可爱风?
"掰掰,我知道你和顾顺顺有误会,但你相信我他人不坏的。"
南荞以为马掰掰不说话是不愿意,所以她有些担心地解释。
"对,那啥,马掰掰,你放心。就你这种,小爷完全没兴趣。"
顾顺顺还是嘴欠,他也知道这话不好听,可没办法呀,他所有的好话只有在遇到南荞的时候才能说的出来。
一听这话马掰掰眼里的光突然暗淡了下来,她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直接把面膜甩在顾顺顺胸前,大吼,"去死吧,自恋狂,我对你也没兴趣。"
马掰掰说完就回了房,关上门,她贴在门板上大口喘气,伸手摸了摸脸,好烫。
顾顺顺来了,他居然和自己住的这么近,一墙之隔,他就睡在自己隔壁。
越想,马掰掰这按耐不住的心就跳的越厉害。
南荞细心地替顾顺顺铺好了床,顺便帮他行李箱的衣服整理好。
顾顺顺坐在一旁蠢蠢欲动,他对老天发誓,他真的非常想直接把南荞扑倒在这张床上。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也正因为他见识到了南荞的好,他才更想好好珍惜她。
"顾顺顺,我帮你充了电话费,待会你开机试试。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回房了。"
南荞嘱咐几句,便要离开,顾顺顺见状伸手拉住她的手,撅起嘴委屈地哀求,"媳妇,我还有事。"
"恩,什么事?你说。"
"要抱抱,要亲亲,要一起睡,抱很紧很紧的那种。"
"………"
看吧,说了顾顺顺就是这样的人,只要是对南荞,再恶心的话他都可以张口就来。
南荞白了一眼顾顺顺,抽出自己的手离开了。
顾顺顺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他想起南荞问他梦想的事。
现在他是不是可以把想把南荞娶回家当成梦想。
从旁边拿过一个枕头,顾顺顺抱在怀里亲了又亲。
"媳妇。"
某男开始发春。
五日早已过去,盛浅暖被放了出来,这五天对于别人来说只是短短的一百二十个小时,可对于她来说却像过了一百二十年。
走出派出所,盛浅暖左顾右盼。她的目光四处搜寻。
"小暖,你在找什么?"
"妈,我在找韩稹,他人呢?他怎么没有来接我?"
廖莉不忍心,她想了想开口,"小暖,韩稹工作有些忙,妈妈来接你哈。"
事实真相是这样吗?当然不是,真相是这几天韩稹连家都没有回过。
不过廖莉有派人跟踪他,韩稹确实忙,他最近在参加一个"十佳律师"的评选活动。
"真的吗?"
盛浅暖有些不相信。
"真的。"
廖莉扶着盛浅暖走到马路边,她一边扬招出租车一边说:"妈妈不会骗你,韩稹最近在竞选全国十佳律师,这个对他很重要。"
十佳律师,盛浅暖笑了,这几年韩稹一直都在进步,而看看自己,除了疑心病重了之外毫无任何进展。
为什么韩稹这么优秀,他如果越来越优秀是不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拉的更大了,那样的话,她还能控制他吗?
回去的路上,盛浅暖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别人是巴不得自己男朋友出人头地,而她是想尽办法阻止韩稹,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地想毁他前程。
回到家,盛浅暖就把自己关进房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问题,甚至患上了严重的失眠。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韩稹评不上这个十佳律师,乃至于她班都无法正常上。
有一天,盛浅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廖莉,她以为会得到支持。
哪知得来的居然是一个巴掌。
"盛浅暖,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韩稹他不是别人,他是你的男朋友,你未来可以依靠的男人,你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廖莉真的没有想到盛浅暖会魔怔到这个地步。
"妈,妈。你帮帮我吧,我也是没办法,韩稹他太优秀了,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和我抢他。"
"那也不是用这个方法留住他啊,你要做的是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啊。"
别看廖莉平时护着盛浅暖,可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她是绝对不会任由自己女儿乱来的。
在她看来盛浅暖的方法根本就不是留住韩稹,而是把他推的越来越远。
"呜呜呜呜?"
盛浅暖瘫坐在地上,掩面泣不成声,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钻牛角尖。
想想南荞,想想俞以棠,想想鲍媛,还有外面那些她不知道女人,盛浅暖觉得自己力不从心。
廖莉不忍心见自己女儿这样,她跟着蹲下身子把盛浅暖搂在怀里。
"小暖,听妈妈一句劝,爱一个男人不能太满,七分热情,三分冷淡,你越是把心思放在他身上,就越容易失去他。想想你姨妈,为了一个男人最后竟然走上自杀的路,妈妈不想你这样啊。"
廖莉一直对廖娟的事耿耿于怀。不仅是自己姐姐,这个世界太多这样为情所困以至于走上极端的事,作为母亲,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呜呜,妈,我没办法,我太爱韩稹了,我想留住他,我不想分手。"
"妈知道,妈妈会帮你的,乖,听话,别胡思乱想了。"
廖莉爱怜地抚摸着盛浅暖的后脑勺,一遍又一遍地耐心安慰。
可效果不是很好,盛浅暖好了那么一会会,这过一两天又不行了。
盛浅暖不敢在廖莉面前再提这个事,她只能寻求好友陈琰的帮助。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趁着廖莉出门,盛浅暖把陈琰约来了家里。
这是陈琰第一次来盛浅暖的家,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韩稹的家。
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