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1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189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和,现在让她骄傲的不是她那个不上不下的儿子陈飞,而是这个她以前看不上眼的外甥韩稹。
"行啊,那就交给他们年轻人,阿稹,荞荞,你们两个全权代表我们巷子里的几十口人了啊。"
真是好"光荣"的任务,南荞一点都不想揽下这活,她不过就是回来替自家奶奶处理事情的,怎么就忽然变成了代表,还要和韩稹一起处理这事,真是笑话了。
南荞不语,低着头想着如何推掉这事,没曾想某个讨厌的男人竟然擅自主张地替她做了主。
只听韩稹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在空气中散发开来,"我和荞荞会尽力的。"
"好…好…"此处应有掌声,只见众人纷纷抚掌欢笑。
下午,韩稹和南荞就被叫去了居委会开会。
这延龄巷居委会的主任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快二十年了,可以说她是看着韩稹和南荞长大的。
居委会的会议室里时不时地传出主任阮艳虹的笑声。
"哈哈哈哈,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你们两个都长这么大了。尤其是阿稹,你真是有出息,我听你舅妈说你的公司都已经在国外上市了,自己成了大老板还在北城立足,实在是太厉害了,当初我就说你一定是个有出息的棒小伙。"
阮艳虹这真不是胡乱吹捧,想当初韩稹考上北城大学她上门慰问送祝福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孩子有出息,反观他旁边的南荞就很一般了。
刚才她听说两人要结婚的消息,便心中腹诽,他们实在不搭啊,估计这以后也不会幸福,南荞这女孩子太不自尊自爱了,说的难听些就是不要脸。
所以阮艳虹对南荞是很冷淡了,来了这么久几乎就没有正眼看她。
南荞当然也看的出来。
"阮主任,我们还是聊聊拆迁的事吧。"
韩稹不着痕迹地拉过南荞的手,紧紧握在手中,阮艳虹怔了片刻,然后马上转了笑脸,"好,好,是该说正事。"
"阿稹,你看这是拆迁的征地批文,上面清清楚楚地写明了关于拆迁补偿条例。我们开会研究过觉得很合理,可巷子里的那些老邻居就是不接受,这拆一补一,全国都是这样。后来他们不愿意,我们这边又和上级领导做了沟通,他们答应补1.5倍,这可以说是很通融了,可咱们那些老邻居还是不答应,非要把违章建筑也补进去,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阮艳虹把文件推到韩稹面前,南荞粗略地看了一眼,客观来说,这个补偿算的上是不错了,但她这么想并不代表巷子里的那些人也会这么想,不然她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了。
韩稹没有去细看那些文件,这些年他处理过不少拆迁的官司,他深深地明白若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很可能最后人财两空的是延龄巷那些人。
"恩,那你们有与开发商那边谈过吗?"
韩稹看着阮艳虹问道。
"有啊,可他们是商人不是慈善家,1.5倍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这要是再让他们答应咱们老邻居那些条件,恐怕很难。"
"这次拆迁的县领导是谁?"
韩稹没有被阮艳虹绕进去,越是大是大非面前他越是能保持冷静的头脑,他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只要清楚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好。
"让我想想,哦,是咱们县专门负责拆迁的领导廖莉,廖主任。"
呵,这世界可真小,廖莉不就是盛浅暖的妈嘛,南荞不懂,可韩稹却清楚的很。
韩稹点点头,"阮主任,我想请您帮个忙,能不能找个时间帮我约一下廖主任还有那边开发商的负责人。"
韩稹是聪明的,这事和阮艳虹说有屁用,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居委会主任,她能做什么,重点应该是廖莉和开发商那边。
"好,没问题。"
阮艳虹爽快答应。
"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韩稹牵起南荞的手往外走,这时忽然刮了一阵冷风,南荞缩了缩身子。
韩稹二话没说当着阮艳虹的面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南荞的身上。
乖乖,阮艳虹有些大跌眼镜。
她跟着到门口说了一句:"荞荞啊,你等的这一天终于来了,真不容易,想当初你是怎么追的阿稹,咱们都是看在眼里,为了他追到北城,真是勇气可嘉,不过还好,现在算是否极泰来了。"
这话说的很对中庸,你说是赞美,听上去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但认真一想好像又话里有话。
南荞终是没有开口,她把西装外套重新脱下来还给了韩稹。
他给的温暖带刺,她无福消受。
韩稹对着阮艳虹点点头,便朝南荞追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布满乌云阴郁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
南荞和韩稹都没有带伞,在荆县他们也都没有车,所以只能淋着雨走。
下雨天很容易来戏,试想一下南荞现在心里有气,韩稹是不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与她在雨中缠绵,吵上那么一两句,调节下气氛,然后待到高潮部分直接堵住她的唇,两人在大雨滂沱中深情拥吻,想想就很浪漫有没有?
恩,是很浪漫,浪漫中带着一丝神经。
韩稹见雨越下越大便拉着南荞往右侧跑去,那个他们要去的地方正巧就是天中,他们曾经有一大半时间都耗费在了这个地方。
南荞任由韩稹牵着她跑到教学楼里的某个教室。
"南荞,冷吗?"
"啪!"
韩稹话音刚落,他俊逸的右脸就挨了一个巴掌,声音清脆,听起来力道应该不浅。
"演够了吗?玩够了吗?"
"………"
南荞往后退一步,与他保持一定距离,"韩稹,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不喜欢我的时候,让我变成全世界的笑话,现在你在外面玩够了,满足了,又回来,再次把我变成一个笑话,为什么骗别人我们要结婚,又是为什么要在别人面前装出一副对我很好的样子,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良心?那是什么东西?韩稹不知道。
他慢慢朝南荞走去,不顾她的反抗再次牵起她的手,"荞荞,我没有良心,我很坏,骨子里就是那种凉薄的人,你说的对,我就是在玩弄你,以前是,现在也是。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现在是用真心在玩弄你。"
"混蛋!"
"啪。"
南荞又抽了韩稹一巴掌,这一次还是右脸,他依旧没有还手,只是把自己俊美无俦的脸往她面前又凑近了几分。
他把自己的额头贴着她的额头,用那双勾人魂魄的双眸紧紧将眼前这个女人的目光锁住。
他好闻的气息喷洒在南荞脸上,"打吧,荞荞,你打吧,十二年我欠你多少,你就抽我多少个耳光,好不好。"
"滚!"
南荞推开韩稹,"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你把我当什么,又把李执盈当什么?你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
"哈?"
韩稹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南荞,我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你以为我干嘛非要你不可?我努力过啊!"
话说到这里,韩稹的音调高了许多,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戳向自己的心口,"我也曾逼过自己去喜欢别人,接受别人,与你老死不相往来。可它不答应啊,我的心告诉我,自己实在没有精力重新去了解一个人,也没有精力再重新向别人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