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1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194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公室内,靳御和顾长安面对面坐着,桌上的檀香炉正冒着袅袅青烟,屋子里充满着好闻的龙涎香味。
靳御手里盘着佛珠,顾长安手里转着两枚核桃,各有各的声音,也各有各的心思。
"顾总这苦情戏是刚刚上演完了?"
靳御端着一杯清茶送到顾长安面前。
"嗒。"
白瓷杯底落在大理石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顾长安撇了一眼那个茶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轻笑,笑什么?笑杯子里的雕刻的那两只栩栩如生的小鱼吗?当然不是。
顾长安拿起茶杯,放在鼻下闻了闻,恩好茶。
"哈哈哈,还是五爷手段高明,把小儿骗的着了迷,若是顾某不使一些劲,将来怕是儿子都要弄丢了。"
高手过招。控局者胜,顾长安和靳御棋逢敌手可都是厉害的主啊。
"哈哈哈,顾总真是抬举我了,我能有什么手段,我只不过是助贵公子一臂之力,让他圆了自己的梦,谈手段未免太过高看了。"
虽然靳御比顾长安年岁小了许多,但名头却不小,此人薄情寡欲,剑戟森森,城府深沉,做事手段心狠手辣,号称人间行走的阎王爷,这全国上下谁不知道他靳五爷的名号。
顾长安之所以没能用以前的方式打压逼迫顾顺顺就是因为靳御这把保护伞在这里撑着呢。
当然今天他来就是为了讨回自己的儿子。
顾长安心照不宣地笑了一下,他重新把目光看向靳御直接表明来意。
"五爷,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我知道你的风行千里很厉害,但它不是顾顺顺能够待的地方,还请你高抬贵手放了他。"
靳御拿起茶杯看了一眼顾长安,"放了他?顾总这话我听的不是太懂。我一来没有囚禁贵公子,二来没有逼迫他做任何违心的事,何来放了他一说?顾总啊,你这罪名可不能乱安在我头上哦。"
说完他一口将杯里的茶饮入腹中。
顾长安知道,靳御这是在和他揣着明白装糊涂,他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却非要把圈子绕大,看来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
"顾总,你和顺顺是父子,我和顺顺只是老板和车手的关系,你要教训儿子那应该是关起门来的事,怎么也不应该找到我头上,你说是吧。我这人头脑简单,也是个爱才之人,你说的那些什么高谈阔论我是不懂得,我只知道他想玩,那我就会满足他。"
"那你是不准备卖我这个面子放了我儿子?"
不觉间,顾长安的音调高了些许,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
靳御会怕吗?
开什么玩笑,他要是怕顾长安,当初就不会把顾顺顺带进风行千里。
只见靳御将手伸进自己西装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铁盒,他慢悠悠地打开那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条雪茄夹在两指之间。
"顾总,我们都是生意人,商场如战场,哪来那么多情面可以讲,顾顺顺他自己要走我会放人,但若是别人来我这抢人,我靳御也不是吃素的,顾总我提醒你这里是北城不是广德,你还是别动什么脑子了。"
靳御将烟含进嘴里,顾长安眯着眼看着他,所以今天他这趟是白来了。
"靳御,你到底看中了顺顺什么?"
全世界那么多车手,顾顺顺就算是再有天赋也不是非要他不可,顾长安可是老江湖了,再加上他之前也听到过一些关于靳御的传言,那其中就包括他的性取向的问题。
"看中了他什么啊?我想想,恩?都有吧。"
"你!!!"
顾长安径直起身,勃然大怒地看着靳御。
"诶,顾总消消气,你这年纪要注意情绪管理,不然到时候可不是肝硬化这么简单,我要是你啊,就安心地养养老,你说你操什么心,别到时候该硬的地方不硬,不该硬的地方全硬了。"
诶?这话没毛病,人到了顾长安这个年纪最容易骨质疏松了,疏松了就不硬了,这骨气都不硬了,还做什么人。是吧。
顾长安听出了靳御话里的嘲讽,摸着有些隐隐作痛的胸口转头摔门离去。
靳御仰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抽着雪茄,刚才他的话也不全是故意气顾长安的假话。
半真半假,他确实挺喜欢顾顺顺的,恩,有劲,有江尽年轻时候的样子啊。
只可惜那个臭小子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女人身上。
罢了,那些东西先不想,主要这次他要顾顺顺把GP公路赛的冠军拿到手。
过了一晚,第二天,当顾顺顺走进车房的时候,见到眼前的一切他有一种心脏骤停的错觉。
没有夸张,说当场死亡都不为过。
是哪个狗东西竟然把他的"王者"肢解了。
顾顺顺心痛地蹲下身子,捡起已经被踩的稀巴烂的头盔,在看看那一堆螺丝钉他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顾顺顺浑身抖的不成样,太阳穴周围的青筋隐隐跳动,握着头盔的手骨节分明。
他眼眶里含着眼泪,"王者"对于他来说就是自己的生命,现在有人把他的命给揉碎了,他能不气吗?
不用想也知道这事是哪个狗逼干的。
杨瀛洲,在风行千里顾顺顺再想不出第二个敢嚣张动他"王者"的人!
就在顾顺顺准备起身的时候,他忽然被人从后面踹在了地上直接摔在那一堆零件上。
"哈哈哈哈,顾顺顺,心疼吗?恩,心疼就对了,老子就想看到你这副逼样。"
杨瀛洲双手插在口袋里,眼里透着狂峰浪蝶般的笑容,他鄙视地俯瞰顾顺顺,脸上写满找揍的得意。
而此时顾顺顺为看着杨瀛洲。他眼里透着……
透着什么?
三分凉薄?四分不羁?五分漫不经心?
都不是,他可能没有那么霸道总裁风,他透着的是十分想砍死杨瀛洲的怒火。
只见顾顺顺帅气起身,摘掉头上的黑色鸭舌帽扔在地上,然后朝着杨瀛洲冲去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整个人骑在他身上,挥拳如雨下,狠狠地往他那张欠扁的脸上招呼。
"顾顺顺,你他妈的给老子停手。"
停手?停他二大爷。
"杨瀛洲,你算什么东西,以前小爷给你脸了是吧,敢欺负到我的头上,真他妈的找死!"
这一刻的顾顺顺有种说不出的A,简直就是A爆了。
杨瀛洲被他按在地上狂揍。
"顾顺顺,你停下来!"
"顾顺顺,我让你停下来听到没有!"
杨瀛洲这个怂包,直接被顾顺顺秒了。
他见情况不对,便想着翻身,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日式微型军刀直接往顾顺顺脖子上划。
"嘶。"
伴随一阵刺痛,顾顺顺左侧脖子离大动脉仅有一公分距离的地方被杨瀛洲手中的刀刺破。
他捂着脖子。殷红的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渗透汩汩流出。
杨瀛洲趁着顾顺顺分神之际,他赶忙起身将他反扑在地,对着他毫不留情地挥着拳头。
cāo,我让你狂,顾顺顺你是什么东西,老子的A位也是你能抢的,我告诉你,今天拆了你的王者就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给老子长点心眼记住自己的身份。"
顾顺顺因为那道伤口挨了杨瀛洲几拳头,不过很快他又反败为胜。只见他一个漂亮的翻身,重新将骑在自己身上的人压在了身下。
"身份?杨瀛洲,该记住的人是你,你算什么东西,你真以为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