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2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201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按照当时她要是还不清醒过来,怕是真是把命都赔上去了。
想到这里南荞手中的力道不觉又加重了几分。
"嘶?"
韩稹沉吟一声,"荞荞,轻一些,我痛。"
痛死活该。
"那韩稹我问你,后来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盛浅暖,为什么你们又没有好好在一起呢?"
南荞没有提她看到盛浅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的事,在她看来自己是很鄙视这种挑拨离间的事,虽然她也讨厌盛浅暖,但她还是不允许自己变成那种落井下石的人。
"很多原因,鞋合不合适穿了才知道,我努力喜欢过,但结局不由我,她只是我青春年少的一个梦,梦醒了,她就不在了。"
"恩,所以她是你青春年少的美梦,我是你青春年少的噩梦,挺搭。"
南荞自己说着说着嘴里就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没忍住,因为这话确实很有道理。
韩稹见她笑的这般好看,一时没忍住。他微微侧头伸手按住南荞的后脑勺将她贴近自己吻了她的唇。
"韩稹,你!"
"怎么了?亲你都不行吗?稹哥的吻是甜的,比蜜还甜,这话是谁说的?"
"啪!"
南荞用力地对着韩稹的后背拍了一记如来神掌!
"韩稹,你说好不动手动脚,你混蛋!"
南荞与他拉开距离,谨慎地看着他。
"呵,我怎么滚蛋了?我动的是嘴。"
"你无赖!"
"是,你不是吃这套嘛,顾顺顺最擅长的不也是这招?我说了,你喜欢的我也有。哈哈哈。"
韩稹笑了出声,他这人一般很少笑,就算是笑也不会是现在这种毫无顾忌,放荡不羁的笑。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他笑起来会迷死很多人。
南荞负气下床,韩稹抓住她手腕,yào还没上好,去哪?"
"你管我。"
"恩,就管你,听话把药上完,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话还没结束,你不是就想这样和我谈,然后好让我放了你,行啊,要是你说的都有道理我会放了你的。"
真会放吗?狗屎,放屁差不多。
韩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放了她,所以说南荞不信他是对的,他这个男人太坏了。
"真的?"
"随你信不信。"
韩稹松开南荞的手,指了指后背,"上药。"
南荞无语,万般无奈之下她只能继续重新给他上药。
"说到哪了?噩梦?荞荞,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我知道。都知道。"
韩稹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来,他说话的语气里充满着愧疚的歉意。
"那你现在别再对不起我了,以后咱们也别再有交集了。"
南荞继续上药,韩稹背上都是小伤口,她有些后悔答应留下来,这些要抹到什么时候啊。
"嗯。"
韩稹这一个"嗯"字里面隐藏了多少的波涛汹涌啊。
空气又沉寂了下来。
南荞专心上药,韩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蓦然,他又开口了。
"荞荞,你最恨我的一件事是什么?"
"没有最恨,说起来都是恨。"
韩稹愣怔片刻,"好,一件一件说吧。"
"不想说,我不想再去把伤口扒开,让自己再痛一次。"
"可我想听,当时我不知你苦,不知你心痛,现在我想与你感同身受,南你受一分的苦,我韩稹便要自己承受十分的痛。"
这句话韩稹没有说出来,说出来太矫情了,他把它埋藏在了心里。
"说吧,荞荞说了稹哥才好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有多坏。这样才可以放了你。"
南荞在上药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你说的是真的?"
"我想想。"
"等我一下。"
韩稹起身走进浴室,从镜子旁边的台面上取了一个东西下来握在手心里。
他重新坐回床边,背对着南荞,"继续上药吧。"
"哦。"
南荞把药膏一点一点抹在韩稹的后背。
脑海中也开始回想过去的一点一滴………
与此同时,一辆从北城开来的高铁列车在荆县站台进行了短暂的停留。
这个点下车的人并不多,顾顺顺从车厢里走出来,他四处张望,安静的站台上除了寥寥无几的站务员,只有他一个乘客。
顾顺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界面,拇指轻轻触碰通讯录第一栏的那个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顾顺顺嘴角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从韩稹接了那个电话起,南荞的手机就一直关机,他查了定位,她的定位显示的地址是荆县唯一的五星级酒店的位置。
而且从他上高铁到下来,南荞的位置都没有发生变化,不,准确的说是发生了,房间变了。
顾顺顺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快步走出站台,一出站,他就顺利地坐上了出租车。
"师傅,香格里拉酒店。"
"好勒。"
"小伙子,听你口音是南方人吧?不是咱荆县本地人吧。"
出租车师傅开着车,嘴里扯着皮,逼逼叨叨的惹的顾顺顺耳边聒噪的很。
"恩,不是。"
"哦?那你是过来旅游还是找人啊,我看你都没有拿行李啊?还有啊,你的脸是受伤了吗?"
那师傅也不知是真没眼力劲看不出顾顺顺的敷衍与烦躁,还是就是个脑子进水的话唠子有事没事都要说点屁事。
"是找人?"
那出租车师傅见顾顺顺不语便又问了一次。
"哦?找什么人啊?需要帮忙吗?"
顾顺顺:"……"
说实话,如果不是影响司机开车要被判刑,他真的挺想把方向盘抢过来再将他踹下车。
"诶,小伙子,说话啊。"
只见那师傅笑脸盈盈地看了一眼副驾上的顾顺顺,露出慈父般的笑容。
"找别人床上的女人。"
顾顺顺说完这话,自己都忍不住在心里嘲笑自己。
"呲?"
伴随一阵急刹车,顾顺顺惯性地往前冲,如果不是安全带保护,他现在恐怕早就与挡风玻璃来个亲密接触了。
十字路口,红灯!
"啥?小伙子你这是爱上了别人的老婆啊?"
那出租车师傅扶着方向盘,一脸惊疑地看着顾顺顺。
"这可不行啊!"
顾顺顺烦躁地降下车窗,把头别向窗外,外面正下着雨,湿润的雨水轻轻地落在他满是伤痕的脸庞,将他心里的怒火压下去了几分。
须臾,他回头看着出租车师傅皮笑ròu不笑地应道:"别人床上就一定是别人的老婆吗?他妈的就不能是我喜欢的人上了别人的床啊。"
"哎呀,那你这是被戴绿帽子了呀?"
此时,红灯变绿灯,出租车师傅推动挂档器,嘴里振振有词,"嘿,还挺应景,绿了?"

第九十九章:他很怂
顾顺顺神色立僵,有一种当场被石化的感觉。
他妈的这老东西是什么鬼投胎转世?这内心怎么就这么多戏呢?
"师傅,能不能麻烦您个事?"
顾顺顺说这话的时候像是硬生生地把那几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好啊,你说什么事?"
师傅答应的极为爽快。
"从现在开始麻烦您能不能让您那金口休息片刻。"
顾顺顺哪想有一天他也能把"闭嘴"这两个字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这时候若是一般的人那肯定是明白了顾顺顺的意思,乖乖闭嘴就是了,可偏偏这出租车师傅就是个超世绝伦的大二逼。
他扭头看了看顾顺顺,然后做出一副意味深长谆谆教导的样子说道:"年轻人,叔懂你的痛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