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2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235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来,我们干一杯。"
这时,一直坐在顾顺顺旁边的柯一檬说话了,"顺子,你别说要是你今天变的和我爸一样满身铜臭我还真是看不上你,你喜欢刺激,我也喜欢刺激,改明儿,我也去参加赛车俱乐部。"
柯一檬是谁,她可不是小白兔,她坚强的很,可不是顾顺顺三言两语就能把她伤到的那种。
"哈哈哈,你看,这俩孩子都还长不大,真是绝配。"
刘怡收到顾长安的眼神赶忙开腔,"你说是吧,柯太太。"
"是是,绝配,绝配。我们家阿檬死心眼,从小到大就认顺顺一个人。"
柯太不是那种会说话的人,说话也不够圆滑,所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柯姨,你这话就说错了,你们家柯一檬有主见的很,当年她为了出国读书在机场一脚踹开了我,这叫认我一个人啊,来,你必须自罚一杯,不过我为小辈,还是要先敬您一杯,祝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杠上开花,红红火火,也希望您找到好女婿。"
顾顺顺说着将杯子里的酒喝完,柯母滞怔在那,她有些为难地看着丈夫,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这杯酒该不该喝,喝了就是间接承她女儿甩了顾顺顺,不喝,那不是显得她不给面子?
"......."
餐厅顿时鸦雀无声,顾长安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半分,他想,好一个伶牙俐齿,他去北城学到就是这些东西吗?
长辈不行,不代表小辈也逊,柯一檬是了解顾顺顺的,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今天她既然会跟着父母来,脸皮这种东西她看的就不是那么重了。
"啪!"
柯一檬伸手一掌拍了一下顾顺顺的后脑勺,"你丫的,什么叫我在机场踹了你,你怎么不说我还追你到北城呢?顾顺顺你是不是爷们,怎么老拿以前的事说,我告诉你,我现在还真就死心眼了,就认你了。"
没有认知道柯一檬说这些话是她用了多少勇气,她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啊,她一直都是那种死鸭子嘴硬型的,今天能说出这么没羞没操的话,足见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啊。
"小爷有喜欢的人了。"
顾顺顺直白回应。
"她不喜欢你。"
"你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喜欢我?"
柯一檬今天是打算和顾顺顺干上了,来都来了,反正也没打算"活"着离开,做人要有梦想,万一见鬼了呢?
"呵呵,她喜欢你怎么你们现在还没在一起?"
操!
顾顺顺绷着一张黑脸看着柯一檬,行啊,真牛逼!
"那是我的事,关你屁事!"
"那我喜欢你,关你屁事,就允许你舔不允许别人舔了?"
顾顺顺把筷子往桌上一摔,cāo你大爷,柯一檬,你来劲是吧?"
摔东西?他会难道她就不会?
柯一檬起身同样把筷子一摔,指着顾顺顺骂道:"我操你二大爷,顾顺顺,要舔大家一起舔!"
两人面对面站着,谁都不服谁,这两人就是炮筒,一点就炸!
"好了,今天是过年,都给我坐下来吃饭!"
老太太开口了,谁敢不听,顾顺顺和柯一檬坐了下来。
只见老太太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对着孙子说道:"顺顺啊,老话说的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和檬檬是门当户对,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信这套,可现实就是这套不论放在哪个时代它都很受用,你看看那些不听父母的,几个人能走到最后?所以,你不要和你父亲对抗,他还能害那你不成?至于那些外面的女孩,咱们顾家的门坎高,她们啊,进不来!"
说完,老太太的目光又转向了柯一檬,"檬檬啊,有句话你可能不爱听,但奶奶还是要说,咱们广德的女人做女人就要有个女人的样子,现在是时代变了,我那会,女子都不能和男子同桌吃饭的,更别提和丈夫顶嘴。你的男人是谁啊?他是你的天啊,这天要发怒,地就要忍着,怎么可以和他一起对着干?这绝对不是我们顾家媳妇该有的样子!奶奶知道你出过国,思想开放,但老祖宗的话咱还是不能忘,知道吗?"
"就是,就是,阿檬,你太任性了,刚才。"
柯父赶忙顺着老太太的话说下去。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刚才老太太的话有些古板了,现在都是新社会了,讲究男女平等,她那么说会不会太偏向顾顺顺了,可他也比任何人都明白,只有把柯一檬嫁进顾家,他们柯家才有可能变的更强大。
这个社会,有舍便有得,要得便要舍,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好了,吃饭,咱们好好的把这个年过完。"
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太出马。硝烟全灭!
竹爆惊春,竞喧填、夜起千门箫鼓,伴随"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延龄巷的除夕团圆夜开始咯......
在一处厂房里,老邻居们正在欢天喜地地庆祝过年,今天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大家凑成了六桌,家家户户真是好不热闹。
"哈哈哈哈,今天开心,咱们一起举杯,庆祝新年,愿咱们来年发大财,合家欢乐。"
临时舞台上,居委会主任阮艳虹手握酒杯对着下面的乡亲们做了一个敬酒的姿势,此时大家纷纷站起身子举起手中的杯子齐声高喊:"新年快乐!"
南荞站在人群中间,她仰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个除夕除了没有收到顾顺顺的祝福,其他都是完美的了。
昨天,南志国打电话来说,南小宝已经出院了,各方面情况都很好,能在除夕之前收到这个好消息也算是最好的新年礼物了。
电话里,范琳一遍又一遍的邀请她去他们那里过年,南荞拒绝了,因为她还没强大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释怀这二十年的恩恩怨怨。
再者,今年是延龄巷的老邻居们最后一次在一起过年,她不想错过这么好的团聚机会。
"荞荞,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就在南荞沉思之际,她的碗里被放了一个鸡腿,是她的奶奶。
"谢谢奶奶。"
"不客气,吃吧,好孩子。"
南荞拿起鸡腿啃了一口,忽然就听见舞台上有人提她的名字,她扭头一看,原来是居委会主任和笆鸡老爹辛辉啊。
"诶,我说大家伙,咱们马上就要各奔东西了,不如趁着今天喜庆的日子,为咱们巷子里再添一笔喜事,你们说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
"好啊,可是阿辉你有什么喜事可以添呢?莫不是你家小笆要娶媳妇了?"
"哈哈哈哈。"
"去~~"
辛辉白了一眼台下说话的那个人,他今天喝的有些多,话也就没管住,他指着那个人摆摆手指头,"我家小笆还小,这事不急,我的意思是趁着今天大家都聚在一起,咱们先来个模拟小婚礼,就把这个场子当成荞荞和阿稹的结婚喜宴如何啊?咱们啊都是看这俩小情长大的,前几天阿稹不是说他们快结婚了嘛,那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咱们都当当证婚人,见证一下他们,你们说好不好啊。"
诶。别说,笆鸡老爹这个提议还真不错,台下立刻有人附议:"这个好,阿辉这个主意非常好,反正今天大家都在,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他们也是我们巷子里最后一代小辈了,如果能看到他们结局圆满,我们就算圆满了。"
"是啊,是啊~"阮艳虹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