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69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時轻笑一声,露出好看整齐的白牙,"其实没什么啦,就是请你吃饭,你叫上南荞。"
马掰掰尬笑,"学神,你这话说反了吧。应该是你想请南荞吃饭,顺便带上我吧。"
这就是沈暮時的套路,她摸的透透的。
被猜中心思的沈暮時也不遮掩,他点点头,如实地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掰掰,南荞现在特别需要陪伴,如果我单独请她吃饭,她一定会拒绝,而且会有心理负担,如果带上你就不一样的,她会轻松很多。"
马掰掰挠挠头发,她就知道是这样。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以后你们两个要是在一起了,一定要给我包一个大红包,为了你们我牺牲了不知道多少。"
"一定。"
南荞今天的课由晚上调整到了白天,她刚出门就看见沈暮時和马掰掰两个人。
"荞荞,这呢。"
马掰掰热情飞扬地挥动自己的手。
南荞看见朝他们跑去。
"诶,你们怎么来了?"
南荞她并不记得自己今天和他们有约啊?
马掰掰看了一眼沈暮時然后说道:"今天我想请你吃饭,然后我觉得两个人没什么意思就把咱们沈大男神叫上了。"
这是沈暮時编的借口,马掰掰觉得自己就像他手里的枪。
"哦,好啊,吃什么?"
南荞欣然接受,她今天刚好有空,正好前几天她也想请他们吃饭。
"吃火锅吧,这么冷的天。"
沈暮時一听"火锅"两个字就觉得胃里一紧缩,上次他刚回过陪南荞吃了一次,直接把自己吃进了急诊室。
不过看南荞这么开心,他自然也不想扫她的兴。
北城一家网红火锅店,他们三个排了好久的长队才等到位置。
马掰掰兴奋地点菜,沈暮時和南荞两个人聊天。
"南荞,现在还适应吗?在上课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别说,被沈暮時这么一问,南荞还真想起来了。
她扭头从包里拿出一本数学书,这是她最头疼的,翻开内页,密密麻麻的笔记,看的出来南荞很认真。
"沈暮時,你看这道题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来解题方法,要不你替我看看。"
沈暮時拿过书本,不出一会的功夫他就算出来了。
"南荞,你看,这道题……"
沈暮時耐心地和南荞讲解着,他俩的头靠的很近,两个人都沉浸在高度集中的状态之中。
马掰掰见此情景忍不住拿出手机悄无声息地给他们拍了一张合照,别说真特么太养眼了。
这简直就是神仙配仙女,绝配,高配,顶配,配一脸啊。
马掰掰陶醉在其中,她一边感叹自己摄影技术如此之高,一边发朋友圈。
"绝配。"
短短两个人就很容易让人误会,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呢。
朋友圈传播的速度那叫一个快,笆鸡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他认真看了八百遍才敢确认那他的荞姐。
天啊,才多久没见,她居然变得这么漂亮了,比以前洋气了不是一点半点。
笆鸡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把那张照片拿给了韩稹看。
"稹哥,你快看,荞姐和她新男朋友。"
笆鸡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见过盛浅暖,虽然她也漂亮,但他还是喜欢南荞。

第四十八章:前男友找上门
韩稹看了一眼,马上就认出照片里的男人是沈暮時。
其实这是他早就想到的事,南荞身边从来都不缺追求者,韩稹很清楚她一直很受欢迎。
但沈暮時这件事和顾顺顺同理,以韩稹对南荞的理解她不可能这么快投入新的感情。
笆鸡全程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韩稹,生怕错过什么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可惜他在韩稹脸上除了淡定什么毛都没看到。
"稹哥,你怎么没反应?"
笆鸡怏怏不乐地收回手机,他还以为能借此激发一下韩稹,却没想到头来自己在这里瞎JB激动。
韩稹合上文件,顺势在笆鸡头上敲了一下,"以后这种事不要告诉我,浪费时间,笆鸡,我和南荞没可能,这辈子都没可能。"
说完,他拿起外套直接走了出去,刚出公司大门,手机就响了。
"喂,恩,刚从公司出来,马上到。"
"………"
盛浅暖挂了电话,看了几条新闻便觉得眼睛酸涩,她锁上手机在店里四处看看。却没想竟然让她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沈暮時,她的表哥,此时此刻正在和她男朋友的前女友吃火锅,还有那个打自己的疯女人马掰掰也在其中,盛浅暖简直就不敢相信,她拿起手机直接朝他们走去。
马掰掰是第一个看到盛浅暖的,她刚抬头就正好和她目光对上。
"冤家路窄。"
马掰掰放下筷子,一副等着干架的姿势迎接盛浅暖。
她的举动引起沈暮時和南荞的注意,他们也看到了盛浅暖。
这里除了南荞,其他的都知道沈暮時和盛浅暖的关系。
"你怎么会和她们在一起?沈暮時,你知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对我的?"
盛浅暖的语气听上去很不好,愤怒之中夹杂着委屈。
"小暖,都过去了,不要太计较。"
又是"小暖",南荞明显很不理解为什么沈暮時也会这样叫她,难道他们?
"计较?沈暮時,如果你被人当众羞辱,肋骨被打骨折,你也会那么大度不计较?"
"卧槽,南荞把男朋友都赔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说了,马掰掰是个暴脾气,沈暮時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先炸了。
盛浅暖怒不可遏地看着马掰掰。厉声质问:"什么叫赔?韩稹根本就不喜欢南荞,他不过就是利用她,从始至终他喜欢的都是我,要是认真追究,这第三者应该是南荞吧,她借着我和韩稹冷战的机会趁虚而入,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南荞沉默不语,她一直以为这事翻篇了。
"切,盛浅暖,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我们荞荞好歹和韩稹认识了十二年,你和韩稹多久?这若是放在古代,你还得尊称南荞一句姐姐。"
吵架,马掰掰从来就没有输过,她别的本事没有,一张嘴是真能说,天都可以被她说出个窟窿来。
"你,马掰掰,行,等着。"
盛浅暖知道说不过马掰掰,她把目光转向南荞,"我还真以为你有多爱韩稹,这才没多久就转投我表哥怀抱。真是恬不知耻。"
"啪!"
马掰掰拿起汽水瓶,敲碎一半直怼盛浅暖,"你他妈的嘴巴放干净点,还北城大学高材生,我看你是野鸡堆里毕业的吧,盛浅暖,你还真别说,我们荞荞如果和沈暮時在一起了,你到时候还得叫她一声表嫂。"
"我……"
"够了!"
沈暮時径直起身,他双眸凌厉地看着盛浅,"你闹够了吗?南荞现在和韩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别伤及无辜,小暖,做人做事要适度,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任性。"
"我任性?好啊,你们都欺负我。"
"南荞,你真是好样的,我表哥现在心向着你,高兴了?"
南荞不说话并不代表她认同盛浅暖的说法,也不表示她就是可以任人揉搓的软柿子。
南荞赫然起身,她好看的双眸直视盛浅暖,开口说道:"我沉默不代表我好欺负,如果你再敢惹我和掰掰,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们的吵架引来不小的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