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_第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刺骨_第90章

小说:刺骨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20-02-11 22:22:15

道总裁,富二代,酷不酷?屌不屌?"
顾顺顺有些心虚,他不想南荞知道那些事,他留在北城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喜欢这座城市,而是这里有让他心动不已的人,当然还有他实在不想回去。
"啪!"
顾顺顺话音刚落,这后脑勺就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他整个人处在懵逼状态。
南荞也有些吃惊,她看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个性的短发女孩在顾顺顺旁边坐下来。
"霸道个屁。顾顺顺,你怎么这么怂包呢,你这是为爱牺牲大好事,怎么就不敢讲实话呢。"
来者正是柯一檬,她把目光从顾顺顺身上转移到南荞身上,然后友好地伸出手说道:"你好,南荞,我叫柯一檬,顾顺顺的哥们,很高兴认识你。"
柯一檬的笑容很有感染力,有一种不容让人拒绝的魔力。
南荞伸手,两人握了握手。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叫南荞?"
柯一檬轻笑,"你是我哥们喜欢的女人,我自然是知道你的名字,南荞,我觉得你真人比照片好看不知道几百倍。"
顾顺顺睥睨柯一檬,接而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柯一檬咧嘴一笑,"来给你助威啊,咱们是哥们呀。"
她说着还把这手搭在顾顺顺肩膀上,看着倒真像兄弟那么一回事。
助威?顾顺顺怎么就不信呢?他觉得柯一檬更像来拆台的。
"别闹。"
顾顺顺压低声音凑到柯一檬耳边提醒道。
哪知,对方更本不以为意。
柯一檬重新看向南荞,笑道:"南荞,你别介意,我和顺子青梅竹马,我太了解他了。不瞒你说,他对你绝对是认真的。你还不知道吧,北城压根就没有什么他爸的分公司,最近他和他老子闹得挺不开心的,就是为了回不回去这件事,顺子是独子,他爸想让他回去继承家业,可他就是不回去,因为你在这,所以我说他是真喜欢你,不然就他那样娇生惯养的富二代怎么可能委曲求全去做北漂朝九晚五份上班族。"
柯一檬说完还不忘朝顾顺顺眨眨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哥们,看我多给力!"
顾顺顺皱皱眉头,他虽然理解她是好心,但还是觉得太鸡婆了。
"南荞,你说顾顺顺是不是很爱你?"
柯一檬一脸无害地看着南荞,虽然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实则波涛汹涌。
刚才柯一檬的话按照常规理解确实很像撮合哥们和他喜欢女人这一回事,但南荞觉得有些太过刻意,表演痕迹太重,当然这只是她自己的感受,事实是如何只有柯一檬自己知道。
"柯小姐别误会,我和顾顺顺只是朋友,他的家务事我也不方便参与,我公司还有事,你们慢慢吃。"
南荞从容起身走到收银台结账,顾顺顺想追出去,却被柯一檬拦住了。
"顺子,你别这么舔,我是女人我比你了解南荞,你这样不行,得欲擒故纵知道不?"
柯一檬一副先生说教为他好的模样。
顾顺顺双手抱胸看着柯一檬,yù擒故纵你自己留着用在别的男人身上吧,我和她之间单纯的很,我也不想把那些无聊的套路用在南荞身上,柯一檬,今天我当你是好心,但我不希望有下次,记住了吗?"
柯一檬噘嘴摇头,"没记住,顺子,我这是帮你诶。"
"打住,你别瞎激动,你这不是帮我,你是害我。"
顾顺顺拿起桌上的果汁一口饮尽,他现在有些懊恼,心中愁叹,下次看到南荞他要怎么解释?
"喂,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顾顺顺,你知不知道我……"
"吱吱吱…"
她话还没出口,顾顺顺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柯一檬瞄了一眼,是陌生号码,只见顾顺顺拿起手机,利落地接了起来。
"喂。"
"你好,请问是顾顺顺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记情悦的女声。
"对,是我,哪位?"
"是这样的,前天您面试我司律师助理一职,经过董事会慎重考虑,我们很遗憾地通知您这次录用作废,抱歉,希望您理解。"
顾顺顺握着手机一言不发,虽然他表面泰然自若,但如果认真观察细节还是能发现些许异样的,比如他微微泛白的指尖,额边隐约浮现的青筋……
等等都在传递着顾顺顺已经愤怒的信息。
柯一檬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说实话,她也很诧异,因为按照常理来说一般的公司都不会这么干。
挂断电话,顾顺顺径直越过柯一檬往外走去。
"顾顺顺,顺子。"
柯一檬旋即追了出去,可惜等她出了店门的时候,顾顺顺的奥迪早已绝尘而去。
cāo!"
车内,顾顺顺用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待绿灯时,他一脚油门到底直接飙了出去。
他想不通。为什么板上钉钉的事突然就变卦了呢?
顾顺顺觉得自己失去的不是一份工作,如果他没有来自顾长安的压力,他可能会一笑置之,可现在不行,这工作就是他和顾长安抗衡的筹码啊。
"吱吱吱?"
不一会儿,手机又响了,顾顺顺戴上蓝牙耳机接通电话。
"小公子,我是顾董事长的秘书小秦,是这样的,董事长交代我和您交接一下。"
jiāo接什么?"
顾顺顺有些困惑,他老头子这是在耍什么把戏?
"是这样的,董事长决定收回您在北城的公寓以及现在您的座驾,到时候我会亲自飞北城取钥匙。"
顾顺顺愤怒摘掉蓝牙耳机扔出车窗外,他妈的,顾长安这次是玩真的了?
心力交瘁,说的就是现在的顾顺顺,他从小到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吃过一点苦,他对自己其实没有信心,生活的残酷他虽然没有体会,但一直都明白它的存在。
顾顺顺本想找徐浪诉苦,可转念一想,他比自己还不如,找他也没用。
宽敞的大街上,顾顺顺漫无目的地开着车。经过一条街口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走在路上的南荞。
"叭叭?"
顾顺顺按了两声喇叭,把车停在了南荞边上,他降下副驾驶座的车窗伸头对着南荞喊道:"媳妇,去哪,我送你。"
"不用。"
南荞拒绝。
顾顺顺就知道她会来这套,麻溜地把车往南荞面前一停,对着窗外的南荞有些幽怨地说道:"媳妇,我现在心情不好,我爸把我往死里整了,你别这样,陪我说说话行不?"
南荞看了一下顾顺顺,他看上去确实不太好。因为眼神骗不了人。
"好吧,不过我只能待一会,公司还有事。"
"嗯嗯,没问题。"
顾顺顺推开副驾驶的门,南荞进入车内。
两人沉默片刻,顾顺顺便迫不及待地和南荞解释道:"媳妇,刚才那个柯一檬我和你解释下,她是我原来喜欢的人,但现在不喜欢了,我发誓哈。我知道在你的印象里觉得我是花心男,但我还是想说在认识你以后我这个臭毛病就改了,所以你别在意刚才的事。"
顾顺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耐心解释,他觉得即便南荞不在意,他也要把话说清楚。
"恩,我没有在意,倒是你,工作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我说去你爸的公司吗?怎么又不是了呢?"
比起柯一檬,南荞更在意这件事。
顾顺顺把头别向窗外,喟然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