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_第4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朝败家子_第482章

小说:明朝败家子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9-09 10:38:08

西山,便觉得病情好了不少,像正常人一样了。”朱秀荣语带愉悦地道。

朱厚照便眯着眼道:“这样神奇?你们方才说了什么?”

朱秀荣道:“方继藩说,你是楚庄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朱厚照笑了,不得不说,这老方确实是个实人啊,没白交这个朋友!

朱厚照则是得意地看着朱秀荣道:“楚庄王算啥,我乃冠军侯是也,妹子,你信不信,他日鞑靼人敢来进犯,我定砍死一两个鞑子给你看。”

朱秀荣却是吓得花容失色。

方继藩一看,心疼了,连忙厉斥道:“太子殿下,住嘴!”

“为啥?”朱厚照不服气。

方继藩肃然道:“我思来想去,公主殿下的病情,十之八九就是因为你口无遮拦而起,你吓着她了。”

朱厚照不禁大怒起来,道:“这是什么话,我做啥了?我捉泥鳅给自己妹子吃,竟还说我惹了她?哼,你是不知道,我这妹子便是如此,心机深沉得很呢,肚子里有许多弯弯绕绕,她最喜欢告人状了!打小的时候,她随我去御膳房里偷吃的,总是最后我偷来给她吃了,她再将我供出来。她和我说没听过人唱曲,便怂恿着我去绑了个唱曲的人入宫唱曲她听,最后也是我挨揍,被骂荒唐,凡事都成了我的错!我至今还想不明白,当时东窗事发的时候,为啥妹子你哭的那般厉害,明明就是你唆使,你要听曲,你哭个啥,哭得那般撕心裂肺的,吓得母后一个劲的安抚你,最后却是我遭殃。”

朱厚照叉着手,越说越是暴跳如雷:“还有……”

“诶呀,你不要说了,你不怕人笑话。”朱秀荣连忙制止他。

朱厚照大声咧咧的道:“我不吐不快,我不怕人笑话,笑话个什么?有什么可笑话的。现在我问你,究竟是不是我让你得脑疾的?”

朱秀荣一脸窘迫:“不,不是。”

“这就对了,好事就没我的份,坏事便推我身上↘↘请记得收藏本站^闪^爵^小^说^到浏览器收藏夹中哦!,我欠了你的?”朱厚照气势汹汹的。

可看朱秀荣眸里雾水腾腾,又是一副想哭的样子,朱厚照终究又心软了下来,随即便耸拉着脑袋道:“好了好了,别又哭了,哥不说了,还不行吗?泥鳅没抓着呢,气死了!妹子,看完了就该回了,你还没出阁呢,大家闺秀不能和男子说太多的话,现在外头坏人太多了。”

方继藩便咳嗽一声道:“殿下是在说我吗?”

朱厚照想了想道:“我是以己之心,推人之腹,想想自己,再想想别人,再想想自己的妹子,吓都吓死了。想着未来妹子要嫁出去的,便整宿睡不着,男人……太可怕了。”

“……”方继藩有点懵!

这脑回路真不简单!

总算三人一路平和地回到了千户所。

第三百七十三章:日进斗金

此时,在这千户所里,原本君臣们气氛融洽的喝着茶!

不过很快,众人又为即将而来的朝鲜国之事担忧起来。

刘健心很疼,舍不得钱粮啊。

这朝鲜之战,其实没有多少意义,一旦开战,死这么多军民,就为了大义?

可不打,却又不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藩国们都在看着大明朝廷呢。

面对李隆此等的丧心病狂,看得过瘾记得把★闪★爵★小★说★分享给朋友哦若是朝廷没有丝毫的举措!

那么,势必离心离德。

兵部尚书马文升坐在这里,显得很没有底气,他所奏报的章程里,所需钱粮是不计其数,还需七万大军!

为了供应这七万大军,朝鲜国距离关内甚远,那么至少需要发动三十万民夫负责运送粮草,警戒后方。

三十万啊。

马上就要开春了,三十万青壮,耽误了农时,这是何其可怕的事。

李东阳今日也伴驾来此,从没有做过声,他是户部尚书,可来西山,却一点心思都没有,马文升所提出调拨的钱粮和民夫,不是户部可以接受的。

此时,李东阳终于忍不住道:“陛下,户部这里是真没有粮了,为了下西洋,京师中的几大仓俱都出现了亏空,这亏空要弥补不足,本就不易,现在又要拨付如此多的钱粮,非是臣不知马部堂的难处,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弘治皇帝沉吟着,也觉得头痛。

他心里想到了方继藩曾有过一份奏疏,方继藩认为李隆在朝鲜国已是天怒人怨,汉城中的兵马有不少对李隆心生不满和怨恨,倘若朝廷一面传檄剿李隆,再有人带逃亡至辽东的朝鲜宗室和勋贵们入朝,有了这外力的推动,那些蛰伏于汉城的卫军,势必动手!可是……

这靠谱吗?

弘治皇帝在心里摇摇头,倒不是不信方继藩,不过想来,他若是提出这个观点,在座的诸卿都认为可行性不高吧。

毕竟方继藩的一切理论基础都在于李隆是个大傻的前提之下,否则怎么可能在连汉城的军马都没控制住的前提之下,居然敢做这样的事呢?

弘治皇帝摇摇头道:“今年这个年,实是难过啊。”

呷了口茶,发出了感慨之后,确实觉得在这西山风虽是休闲了一日,可很快却又发现,他这天子,依旧是堆压着许多烦心的事。

众臣都是相顾无言。

所谓的国事,其实说穿了就是银子和粮食的事,这满天下到处都是一张张的嘴,哪里都在等着朝廷雨露,赈济的时候多一点,战争就得少一点,下西洋多一点,其他地方就都匀一点。

但凡是谈到了钱,话就不太好说了。

众人只是心里唏嘘。

看着天色渐晚了,弘治皇帝便预备起驾回宫!

方继藩则带着几个门生,提着土豆、鱼、瓜、猪ròu,统统包裹了起来,分成一份又一份,给弘治皇帝塞了几份,其他人纷纷送上,每人给两斤ròu,几斤土豆,一尾鱼,一个瓜,还有一些西山稀罕的瓜果。

“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方继藩努力地表现出一副洒脱的模样:“且都是大家伙儿自己挖出来、钓上来的,吃不完,自然该带回去,大家都不易啊,有闲要常来。”

嗯,重点在于最后一句,有空常来。

当然,方继藩很想说,下一次来,咱们农家乐可就要收银子了啊。

这句话就快被方继藩憋出了内伤,可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并没有说出口。

不打紧,下次来了再谈银子的事吧,现在说,显得太俗,好不容易这些大爷们被伺候的如此愉快,不能煞风景。

方继藩人畜无害的样子,让许多人颇有感触:“好好好,此地确是休闲之所,很有裨益,新建伯放心,会来的,家里那不成器的孩子,也该让他们来见识见识。”

“慢走啊,慢走!”